管理我的频道

最新报告:在澳中国留学生打工普遍受剥削

本周公布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在澳大利亚打工的国际留学生中,多数人在工作中遭到严重剥削,尤其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

新南威尔士大学和悉尼科技大学对6000名国际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四分之三受访者收入低于临时工最低工资,超过四分之一受访者的收入不到每小时12澳元。

据ABC《七点半》(7.30)节目报道,研究人员发现,四年前进行的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调查至今,情况一成不变:国际学生是澳大利亚受剥削最严重的打工群体之一,而COVID-19造成的经济衰退可能会使情况更加恶化。

该报告的合著者、悉尼科技大学法学副教授劳里·伯格(Laurie Berg)说:“这有可能会出现一场真正的完美风暴。”

“剥削增加了,国际学生更加渴望收入,雇主可能试图削减成本,工作也更加稀缺。”

研究人员对来自103个国家的留学生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情况最为糟糕,其中54%被严重剥削。

曾在维州Rowville一个手机店里打工的中国留学生Ivy表示,留学生打工被剥削现象非常普遍。

“我周围大部分人,只要是在Box Hill或者是墨尔本City里工作的,几乎全部都是黑工,拿到的工资大概就是12刀到15刀,”Ivy接受ABC中文采访时透露。

莫里斯布莱克本律所(Maurice Blackburn)就业法律师帕特里克·特纳(Patrick Turner)说,该报告显示国际学生经常被不道德的雇主剥削,而且许多人不敢大声说出来。

“今天的报告描绘了澳大利亚有太多的移民工人正在经历系统性的薪金受盘剥的惨剧,” 特纳说。

“在COVID-19危机下,这些被剥削工人的脆弱性只会加剧。 许多人怕得都不敢说出来,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会失去签证。 太多雇主有意剥削这些工人,认为他们不太可能面临任何后果,”特纳说。

Ivy赞同特纳律师的话,她说她和朋友们都担心举报这些雇主会对自己造成负面影响。

“我周围没有一个人举报过,其实当时我们都有聊过,干脆把他们举报了算了,但是大家都有情绪在里边,就是去举报的话,会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因为学生签证是一个非常临时的签证,澳洲政府是不会保护我们的……当数目只有一两千刀的时候,有没有可能政府根本不会对他们处以任何的惩罚,”Ivy说。

这份《澳大利亚国际学生和工资盘剥》报告发现,尽管公平工作调查专员(FWO)在过去三年中为改善工作条件做出了努力,而且政府也出台了措施对违规雇主采取更严厉的处罚措施,但这些举措似乎丝毫未能缓解国际留学生在澳打工过程中遭受的剥削。新南威尔士州工会秘书长马克·莫瑞(Mark Morey)呼吁澳大利亚紧急改革国际学生的工作规定。

“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是每周20小时的工作限制。没有人能靠这么少的收入在像悉尼这样的城市生存。因此,国际学生被迫从事那些收现金的工作,在这些工作中他们遭到了剥削。如果他们举报这种剥削,那他们可能会失去签证,” 莫瑞说。

“澳大利亚正在运行一个两层化的劳动力市场,国际学生正在陷入困境,”莫瑞说。

但在维州和塔州打过多份工的Ivy不赞同莫瑞的这一提议,并认为,如果废除了20小时工作限制,一些老板会更变本加厉地剥削留学生。

“我觉得问题的根本不在这里,”Ivy说。“这边的老板很精明,他会这样操作。比如说,我们是学生,不能超过20个小时,就是40个小时每两周。他会这样。比方说,他给我的时薪是14刀,然后我在这里工作了30个小时,但我总共应该拿420的工资。他会给我报税,他会按照22块钱一个小时,然后就刚好20个小时。这是在这边非常非常普遍的一个现象。”

该报告还发现,国际学生在打工过程中还遇到性骚扰、事故和受伤、被要求长时间工作以及如向雇主投诉则被解雇等其他问题。

“澳大利亚需要认真考虑如何对待国际学生。我们一直在谋求高额的学费和税收,同时我们都知道他们遭到无情的剥削。然而当发生像COVID这样的危机时,我们将他们排除在收入支持之外,使成千上万的国际学生挨饿,“莫瑞说。

“政府对国际学生的做法是一种深深的民族耻辱,现在是我们面对这一问题的时候了,”莫瑞说。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