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方方:湖北大学校长顺利过关,我和梁教授一起吃鱼

方方旧照 ©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法广RFI)方方:我一向热爱武汉,从未想过离开这里。居然还有人指我为“恨国党”。武汉在哪国?转发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昨天(6月29日)

武汉的鱼,真的很好吃

文/方方

过端午节,放假回家。其实也不用上班了,自己给自己放个假。

收到读者寄来的好多东西,有花有锦旗有书有信有明信片还有荔枝和围巾等等,前阵还有读者寄了东北榛蘑和木耳,诸如此类。另有些水果什么的食物,完全不知道是何人所寄。非常感动,也非常感谢。吃的,我都会认真吃掉,用的,我也会精心使用。只是锦旗实在没办法挂出来。

节间与梁艳萍教授一起吃了饭。如我所愿地吃了鱼,喝了清酒。梁教授的酒量真是太差,说是喝酒过敏,摆着是没有当过搬运工的人。当然,我当了也白当,我也没有喝多少。好几个人喝一瓶洒,居然还剩下三分之一。看惯了我的大学同学们大杯饮白酒的姿态,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弱。

武大校友(几个月来,深感校友们的好。三观尤正,到底是我武大!)曾给我寄来几本非常漂亮的“书灯”,我转送了梁教授一个;还有北京一位大咖朋友给我寄了一个装满经典音乐的iPod。他嘱我先把这个送给梁教授,他会再寄给我一个。真的很感动哦。这世道,人智并非尽低弱,人心亦未皆凉薄。

其实我与梁教授并不太算熟,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更是少极。以前省作协举办活动,梁教授常来参加,大约会后一起吃过饭。作协组织过一个读书会,读书会的名字叫“我们爱”。连起来即“我们爱读书会”。口号就是“我们爱读书”。读书会哪年成立我已忘记。

早期的读书会非常活跃,经常举办阅读和交流活动。梁教授总会领着一帮湖大学子前来参与。湖北大学的学生们可以说是读书会最活跃的一群人。到了近几年,读书会的活动,基本上一年两次,地址也由以前的汉口改到了武昌。其他大学的参与者也多了起来,场场暴满。梁教授依然每年领着湖大学生前来。梁教授一向对学生爱护有加,湖大很多学生是深有体会的,她也是深受学生爱戴的老师。

还想说的话是:一直以来,极左团伙的惯用手法,就是组织他们的团队,对与自己意见不合者,群起攻之,制造并形成舆情,利用官员们维稳心理,进行施压。说其要挟,绝不为过。这一回,为了胁迫湖大处理梁教授,甚至点名严逼湖北大学校长:你不处理梁艳萍,我们就将揭发你的什么什么事。这一招明显有效。湖北大学的处理意见公布后,要挟者们表示了“满意”(原词)。湖北大学校长在极左那里算是过了一关。这姿态,何其意味深长。官员们可怜,除了要看上级眼色,还要看极左眼色。他们怕极左似乎远甚于怕”心惊报“。几年来,这样的戏码,一再上演,已经演成了连续剧,剧本虽旧,仍然吸引观众。

前些年不能赚钱,动力小点。现在,实行打赏制,能整人还能赚钱,越发要演成“经典”。眼见得他们的目标人物越来越多,不知还会要挟到哪些大学校长或哪些省市官员,他们倚仗自己的网站,倚仗着自己的同道,俨然已成中国的一方势力。他们甚至敢于公开号召人民起来革命,用武汉话说,真是有狠啊。

再说一件事,有一些极低级的公众号写手,文字尚不能通顺,也忙不迭地成天写文章。只要造谣,只要把话说得耸人听闻,只要吓唬得住人,就能赚到钱。

所以,这些公众号最能做的事一是瞎编,二是是“拉大旗做虎皮”,三是用斩钉截铁的语言,臆想出他们完全无知的事,以此哄骗比他们常识更差的人。新近看到的是,中纪委第几巡视组进驻中国作协,对方方已经有了处理结论诸如此类,又有军方网站已公开斥责方方日记,全都写得煞有介事。来头越大,似乎越证据确凿,赚的打赏自然也多。写这些文字的人,居然会以为所有人都跟他们一样蠢。蛮好玩的。

还有那个台湾的黄姓女主持(总也记不得此人名字。此人居然自恋地以为我怕她。比她厉害的邱毅我都点了名,她有什么好怕的?论打架,她应该打不过邱毅吧?呵呵,这个是说笑。)老是一副气极败坏的样子。自己也明白当初造了我的谣吧?我都不介意这个谣言了,毕竟电视节目需要噱头。有噱头才能有赚头,台湾电视节目竞争激烈,她想怎么胡扯都可理解。何况,明白人都知道这个电视就是个节目。节目者,演而已,真真假假,忽忽悠悠,笑过即可。难得这个黄主持人在屏幕哐哐当当的(有点像“敲锣女"那个盆子发出的声音),神情和发式都很像文革中住在我家附近的一位造反派大妈。前几天,她很是气极败坏地批我和梁教授,用了特别吓人的名目。那名目,大陆低水平的极左是想不出来的,估计这几天他们可以活学活用了。我和梁教授都觉得好好笑,而且越想越觉得好笑。如果写小说,这是个很有趣的情节。

武汉的鱼是真好吃,那天的大鱼头更是做得好。大家说,这里的鱼从来都没有辜负过我们。吃剩的,舍不得倒,我带了回家,第二天用鱼汤下了面。我喜欢武汉,或许武汉的鱼好吃是其中重要理由之一。武汉的鱼从来都没有辜负过我。对了,我一向热爱武汉,从未想过离开这里。居然还有人指我为“恨国党”。武汉是哪国的?

我与梁教授在微博和微信上自然是相互关注的,早前私人间的交流实在太少。我甚至没有想到梁教授会写文章支持我。现在,我们的交流多了起来,也是幸事。饭间大家说,以后有机会去日本玩,抓着梁教授当个导游倒是不错。

今天很多人传给我中纪委对我的“处理决定”。这样的文章,无论多荒唐多拙劣,网管都是不会删的。见人们比我紧张,只好自己出来说说吃鱼的事。

武汉的鱼,真的很好吃。今天有朋友在群里秀她做的鱼,相当馋人,我决定明天买条鳜鱼红烧了吃。

~the end~

作者简介:

方方:原名汪芳,祖籍江西彭泽,生于江苏南京,现居武汉,中国当代女作家,代表作《水在时间之下》《万箭穿心》《风景》,最新长篇《是无等等》,新浪微博“方方”。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