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中国计划性抑制生育 维吾尔人泣遭灭族

美联社报导,中国政府为压低新疆维吾尔族及其他少数族群的生育率,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但在此同时,却鼓励新疆的汉人多多生育。

过去曾有一些女性出面控诉中国政府实施计划生育,但美联社根据政府统计、国家文件,并采访30名相关人士后,发现这种措施比先前所知更加广泛且系统性。

过去4年,新疆的控制生育运动正导致部分专家口中所谓“人口、种族灭绝”。

访谈及数据显示,中国定期逼迫少数族群女性接受妊娠检查,强制数十万人装设子宫内避孕器、绝育甚至堕胎。

即便中国国内的子宫内避孕器及绝育手术已减少,在新疆却急遽增加。

人口控制运动的配套措施还包括大规模拘留,对违规者来说,这既是威胁也是惩罚。

美联社发现,超生也是被关进拘留营的一大理由,育有三个以上孩子的父母亲若付不出高额罚款,就得与家人分离。警察还会突袭民宅,搜索被藏匿的孩子,令家长陷入惊恐。

哈萨克裔的欧米尔札克(Gulnar Omirzakh)家境极贫,她在中国出生,当菜贩的丈夫正被拘留。

她生下第三个孩子后,政府就命令她装上子宫内避孕器,两年后的2018年1月,四名著迷彩服的警官找上门,要她在3天内缴交2,685美元罚款,因为她超生了一个孩子。

军官们扬言,如果欧米尔札克不缴罚款,就要像她丈夫与其他数以十万计的少数族裔一样,送再教育营。

欧米尔札克回想起那天,仍哭著说:“孩子是神的赠与。不让人生小孩是不对的。他们想要毁灭我们这个民族。”

根据官方统计,在多数维吾尔人聚居的新疆和田及喀什地区,生育率从2015年到2018年骤降60%。

在整个新疆,生育率持续下滑,光是去年就骤减24%,而全国生育率仅下滑4.2%。

美联社率先取得德国学者曾德恩(Adrian Zenz)的新研究显示,中国政府耗费数亿美元执行计划生育,寥寥数年内,就把新疆从中国成长最快的地区之一变成末段班。

曾德恩专门研究中国少数族群议题。他说:“这种下滑幅度前所未见…有点残酷。这是压抑维吾尔人的广泛控制行动一环。”

中国外交部则嘲讽相关报导为“捏造”、“假新闻”,并称中国政府对所有族群一视同仁、保护少数族群的合法权利。

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9日谈到美联社报导时表示:“不管是少数族族群还是汉人,所有人都必须守法。”

过去数十年,中国的少数族群福利体系堪称世界最全面之一,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族群在入学考试可获加分,有公职保障名额,计划生育限制也较宽松。

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掌权后,陆续撤销这些福利。2014年,习近平访视新疆后不久,当地首长就说是时候针对所有族群实施“平等家庭计划政策”并“减少及稳定生育率”了。

然而根据资料及访谈,即使帐面上看来平等,实际上新疆的汉人大多不会因为超生而遭受堕胎、绝育、装设子宫内避孕器及被拘留,但其他少数族群却会。

有官方背景的学者多年来警告,大型乡村宗教家庭是爆炸、持刀杀伤及其他恐攻的根源,新疆政府把这些攻击归咎于伊斯兰恐怖分子。

2017年新疆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报告提到,持续增加的穆斯林人口是贫穷和极端主义的温床,“助长了政治风险”。

外国专家则认为,计划生育运动是国家对维吾尔人精心策划暴行的一部分,目的是清洗他们的信仰和身分认同,并强制同化他们。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维吾尔议题专家拜勒(Darren Byler)说:“(中国政府的)企图或许不是完全消灭维吾尔人口,但会大幅削弱他们的元气。这能让他们更易融入中国主流人口。”

英国纽卡索大学(Newcastle University)中国议题研究员芬利(Joanne Smith Finley)直言:“这是种族灭绝,就这么简单。这样的种族灭绝不是立即发生、令人震惊的当场大规模屠杀,而是凌迟式的、不知不觉的。”

中国当局于2017年在新疆展开前所未有的镇压,官员及武装警察闯入民宅搜寻孩子和孕妇;根据访谈、出勤名单及小册子,少数族裔居民被迫参加每周升旗典礼,官员还威胁他们,如果不替孩子办户口登记,就要被拘禁。

美联社发现的通知单还显示,当地政府设置或扩大奖励举报非法生育的制度。有些地区的女性甚至被迫在升旗典礼后接受妇科检查;还有一些地方,官员使用超音波扫描检查妇女是否有孕。

维吾尔人尤玛(Abdushukur Umar)本是牵引机驾驶,后来改行卖水果,他把自己的七个孩子视为上天祝福,却是第一批因超生而被罚的受害者之一。

当局2016年开始追究他,隔年他就被送到拘留营,接著被判刑7年;当局告诉家属,判7年是因为他有七个孩子。

中国政府企图改变新疆人口结构的措施,还包括利用土地、就业及津贴等优惠诱使汉人移居新疆,并积极促进汉人及维吾尔人通婚。

曾在拘留营生活的人说,女性一旦被送入拘留营,就被迫装设子宫内避孕器,以及注射疑似避孕针。

7名曾被拘留的人告诉美联社,他们常在不知缘由的情况下被迫吞服避孕药、被注射某种液体,很多人感到晕眩、疲累或生病,女性甚至不再来月经。

有些获释后离开中国的人去做健检,发现自己已无法生育。此外,还有女性在拘留营遭殴打下腹、被逼堕胎。

2014年,新疆仅使用约20万个子宫内避孕器;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暴增到33万个,成长60%。与此同时,中国其他地区的女性开始移除避孕器,子宫内避孕器的使用率显著减少。

中国卫生统计也显示,当中国其他地区的绝育手术数量减少,在新疆却从2016年到2018年暴增7倍,超过6万起。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