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政治] “党产条例”违宪否?国民党﹑党产会各执一词

大法官今天(30日)对党产条例释宪案进行言词辩论。国民党认为,该条例违反宪法第7条平等权、第11条言论自由、第14条结社自由、第15条财产权、第23条比例原则,盼解释全部违宪。党产会认为,党产条例未侵害司法权、未违反比例原则,符合宪法平等原则、法律明确性原则,并未违宪,盼大法官宣告合宪。

针对“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党产条例)”第2条、第4条第1款、第2款、第8条第5项前段及第14条规定声请解释案,司法院大法官上午9时于宪法法庭举行言词辩论,邀集声请人、相关机关、关系人、鉴定人等到庭陈述意见,并开放民众旁听。

国民党日前向大法官递交陈述意见状,认为党产条例规定于行政院下设置处理委员会,不受中央行政组织基准法的限制,违反宪法增修条文第3条、第4条规定,且其职权凌驾监察权与司法权,违反权力分立原则。

国民党指出,党产条例规定“于1987年7月15日前成立并依动员戡乱时期人民团体法规定备案”的政党,自“1945年8月15日起取得或交付、移转或登记于受托管理人”者,均推定为不当取得,为禁止处分及须申报的财产,违反“禁止个案立法原则”,且实质上完全针对国民党,显然违反平等原则。

对于党产条例将附属组织纳为规范对象,且对政党申报不实即推定后认定为不当取得,国民党认为目的及手段显不相关,违反不当联结禁止原则;国民党表示,条例中对政党自1945年8月15日起取得的财产予以规范,排除其他法律权行使的规定限制,违反不溯及既往及信赖保护原则。

国民党指出,党产条例第5条、第6条、第8条、第9条,过度侵犯政党及其附随组织的财产权,违反比例原则,违宪条文“罄竹难书”,希望大法官解释党产条例全部违宪,维护宪法尊严并保障民主发展。

不过,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日前向大法官递交“宪法法庭言词辩论意见书”,详细介绍“党产条例”的立法背景、目的、党产会处理不当党产的现况,以及对释宪案争点的意见。

党产会指出,就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的处理,宪法并无详细规范,并非宪法保留事项,自得以法律予以规范;政党于民主国家中固为人民参与政治的重要媒介,但性质仍非国家机关或宪法机关,况且党产条例仅处理政党不当取得的财产利益,并未限制或剥夺其存续。

党产会表示,中央行政机关组织基准法是依照宪法增修条文第3条第3项及第4项规定所制定,并不因此取得宪法位阶,仍属法律位阶。立法者在新民意的授权下,本得基于因直接民主正当性地位所享有的立法创建功能,借由党产条例的制定设置党产会,以排除组织基准法的限制。

此外,党产条例就党产会组织要项做准则性规定,同时授权行政院以命令规定党产会的组织规程,非但实质上与适用组织基准法的结果相同,且亦能体现宪法增修条文第3条第3项、第4项保留行政权自主空间的意旨。

对于党产条例是否侵害司法权,党产会指出,党产条例授权党产会于调查后,得作成认定附随组织的处分,无非等同于一般行政机关得就其管辖事项做行政处分的权责,并未侵害司法权核心,更无排除当事人得向司法机关寻求事后、及时救济的权利,未违背宪法及司法院历来有关司法权及人权保障意旨,也未违反权力分立。

党产会也在意见书中举出台湾释宪实务对个案立法禁止的相关见解,表示党产条例相关规定并非个案立法,退万步来说,纵属个案立法,也与宪法平等原则等要求相符而无违宪疑虑。

至于党产条例关于附随组织的定义,即“实质控制”其“人事、财务或业务经营”的要件,党产会认为应从宽审查是否符合法律明确性原则的要求,相关要件不仅普遍可见于其他法律规定中,且经司法审查后的相关裁判不绝在案。党产会对个案认定及判断后,事后尚可经司法加以确认,符合法律明确性原则的要求。

另外,对于党产条例是否违反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则、范围是否超出立法目的,而违反比例原则,党产会也分别一一说明,强调并未违宪。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