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6月30日:维州多名市长反对封锁郊区 昆州今日宣布边境开放计划

今天是维州病例连续呈两位数增长的第13天,多位市长反对卫生部门针对局部地区采取封锁措施的建议。此外,昆士兰州政府将在今天将公布何时重开边境。

**(本文持续更新,第一时间为您带来澳大利亚当日要闻)**

目前,70名澳大利亚国防军增援墨尔本,协助加快维州开展的新冠病毒检测“闪电战”,以控制墨尔本周边十个高风险郊区激增的病例数。

维州病例数迄今已连续13天呈两位数增长,昨天单日新增75例,包括23例传染源不明的病例引起一些民众的担忧。

维州政府和州卫生部门表示,可能会在墨尔本高风险郊区采取封锁措施,例如,可能有必要阻止人们在城市里走动。

但这一提议遭到了维州多位市长的反对,他们致信联邦政府,表示封锁郊区是错误的做法。

斯通宁顿市(Stonnington)市长史蒂夫·斯特凡诺普洛斯(Steven Stefanopoulos)表示,郊区封锁是不切实际的。

“我所在的社区不支持封锁,这是行不通的。城市之间没有严格的界限,人们看不到市政边界,他们还是会四处走动,” 他说。

然而,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流行病学教授玛丽-路易斯·麦克劳斯(Mary-Louise McLaws)说,病毒高发郊区应该被“圈定(ring-fenced)”,阻止人们进出,才能缓解墨尔本卷土重来的疫情。

作为一名向世界卫生组织(WHO)提供疫情应对建议的流行病学家,麦克劳思教授认为,维州政府必须“非常迅速地”采取行动,封锁才有成功的机会。

她还表示,澳大利亚有可能复制中国在遏制病毒方面的成功,锁定高发地区,同时放松其他地方的限制。

她说,这一政策,包括命令人们在没有特殊豁免的情况下不要离开指定区域,在2003年中国暴发非典期间也被证明是有效的。

昆士兰州政府今天将公布人们期待已久的有关该州边境开放的方式和时间的最新消息,但维州新冠病例的激增可能对放宽限制计划造成影响。

昆州州长安娜斯塔西亚·帕拉夏(Annastacia Palaszczuk)此前曾提议7月10日开放昆州分别与与新州、南澳州和北领地的边境,因为这些地区的疫情得到了充分控制。

但上周,她对维州新冠病例持续增加表示担忧,并表示维州的情况将影响昆州重开边境的决策。

昆士兰人今天将得知当地的边界何时重新开放,这意味着旅游业和商业经营者持续数周的不确定性将宣告结束。

因澳大利亚组织遭到一系列网络攻击,联邦政府决定加大网络安全方面的支出。包括在高度保密的网络情报机构创造500多个新的工作岗位。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未来十年将在现有国防资金中划拨13.5亿澳元,用于增强澳大利亚信号局(Australian Signals Directorate,ASD)和澳大利亚网络安全中心(Australian Cyber Security Centre,ACSC)的网络安全能力。这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在网络安全上最大的一笔投资。

莫里森本月早些时候公开警告称,澳大利亚政府、企业和政治组织正受到一系列不断升级的网络攻击,来自一个老练的“国家行为者”。

尽管莫里森没有公开将这些攻击归咎于任何国家,但高级别消息人士证实,中国被认为是这些恶意攻击的幕后黑手。

中国否认了对新疆维吾尔穆斯林妇女实施强制绝育的说法。

北京被指控强迫维吾尔妇女放置避孕工具,显然试图减少维吾尔人口。

这一指控是由德国研究员阿德里安·泽兹(Adrian Zenz)在互联网上搜索中国政府数据后提出的。

英国政府发言人奈杰尔·亚当斯(Nigel Adams)说,这些指控非常令人震惊。

“这些报告增加了我们对新疆人权状况的关切,当然,我们将非常仔细地审议这份报告,” 他说。

自本月中印两国爆发边界冲突以来,印度已禁用了数十款来自中国的手机应用程序,其中包括TikTok(抖音国际版)、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和即时消息平台,以及游戏《列王的纷争》。

这是新德里迄今在网络空间针对中国的最强有力的举措。印度科技部发布命令,禁用59款手机app,主要来自中国。

该命令称它们“损害了印度的主权和完整,[此举是]捍卫印度、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该部门表示愈发担忧印度的数据安全,并且关注对13亿印度人的隐私进行保护。

本月早些时候,中印两国在有主权争议的拉达克地区(Ladakh)发生边界冲突,导致20名印度士兵死亡。

一名14岁的无人机操作者在南非Western Cape附近海域拍下惊险一幕:几名冲浪者在海中飘荡,而一条巨大的鲨鱼就徘徊在他们身边。

扎克·伯曼(Zach Berman)立志成为一名野生动物航拍摄影师,他拍到了这一让人屏息的场景。当时,他正和父亲一起观测普莱滕贝格湾(Plettenberg Bay)附近的鲨鱼活动,突然一条鲨鱼就闯进了视野。

“一开始我无法理解我看到了什么,鲨鱼开始向冲浪者游去,我担心更糟糕的情况发生,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说。

其他观测者试图警告冲浪者有鲨鱼,但是他们起初并没有看见。

后来有人乘坐摩托艇去警告了冲浪者,人们匆忙向岸边撤离,扎克才感到如释重负。

“大家上岸后,我给他们看我拍到的画面,他们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他说。

“有个人尤其惊讶,[因为]那条鲨鱼就在他面前,而他却一点也没意识到。”

**ABC中文:Jason Fang 和 Kai Feng 编辑报道**

**(6月30日澳大利亚东部标准时间早上8点数据)**

**附加**:

**数据来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疫情统计数据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