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安之患(一):寒蝉 恶法临城出版寒冬

备受争议的“港版国安法”,被指为香港人带来“以言入罪”的恐惧,冲击著言论和出版自由。一众书商及出版业界首当其冲,担心因出版或贩卖政治敏感书籍,恐成为下一位“铜锣湾书店”店长,形成“寒蝉效应”。出版业界老行尊彭志铭接受本台专访时指,有书商已决定于七月中举行的香港书展,将收起与反修例运动和“六四”有关的书籍,以免惹来针对,他形容“文化大革命”已在香港出现。(李智智、覃晓言 报道)

“港版国安法”预料会于日内“被表决”通过,并被纳入《基本法》附件三,正式在香港实施。虽然中央和特区政府一直强调,有关法例只是惩治极少数主张“港独”和“黑暴”人士,但香港民主派认为是彻底破坏司法独立,严重冲击港人的言论、出版等自由权利。

这股“以言入罪”的阴霾,令7月中举行的书展率先面临考验。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接受本台专访时透露,有不少参展行家担心展出与反修例运动和“六四事件”有关的书籍,可能会遭到针对,部分人甚至收起相关敏感书籍。

彭志铭说:现在书展,已经有些书店,他们平日卖刘晓波的书籍,或评论中国的书,是否够胆量再拿出来卖呢?或者将来还卖不卖呢?还能否再出版呢?还有否新作品出现呢?“文化大革命”现在已来临了,例如现在有举报风气,甚至有一班人说会组织一团人巡书展,看看有谁人出版甚么书,再投诉人家。

经营出版社逾30年的彭志铭认为,香港出版业本来是夕阳行业,加上近年沉重的政治打压,已步入死亡阶段。

![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形容“文化大革命”已在香港出现。(邓颖韬 摄)](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629/640/a227bbd16f4f24bc084c9fb410390d8f.jpg "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形容“文化大革命”已在香港出现。(邓颖韬 摄)")

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形容“文化大革命”已在香港出现。(邓颖韬 摄)





彭志铭说:以前还有香港这个窗口,可以批评一下中国的一些问题,甚至够胆量的会批评习近平、习近平的政策,我反对你的政策也可以,现在即将会如何呢?书业并非只有出版社,书业还包括印刷厂、发行公司、书店,一间印刷厂所赚的,印一本书只给他数万元,但人家投资了一千几百万的,你会否印他这本书呢,会否搏一搏呢?独立书店会否够胆再卖呢?如果他们被人滋扰,又怎样好呢?若被人游说两句,又怎样呢?“白色恐怖”已出现了,白色恐怖都在大家心中,他宁愿卖少你一本,才能睡得心安,是否已到了这地步呢?

他感叹,香港由百花齐放的文明社会倒退变成“文盲”,全香港人都身受其害。

彭志铭:出版自由死,不是出版死。她会继续出一些歌颂习近平(书籍),现在也有歌颂习近平父亲(书籍),我们说的“出版已死”,是说“出版自由已死”。全部被她控制,全部要听话,出版她要出的书,这才是死。没有自己的独立空间,没有了出版自由的空间,这才是死。

其实香港从来没有“禁书名单”,以往主要管制“淫亵及不雅物品”,自2015年发生“铜锣湾书店事件”,当时该书店的经营者李波、桂民海和店长林荣基等五人,因出版被中国政府视为禁书的政治书籍,先后“被失踪”,引起业界风声鹤唳。

不过,翌年主办书展的贸发局副总裁周启良仍然安抚书商,强调任何议题的书籍都可以展出。

周启良说:香港是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我们很希望亦去推广我们的书展,是一个自由开放、包容性很高的书展,所以无论甚么政治议题的书籍,我们都是容许展出的。

周启良今年的态度却明显不同,日前他在记者会上被问到“港版国安法”通过后,是否不能展出政治书籍,他未有正面回应,但提醒书商要“自律”,难免令书商感到恐惧。

周启良说:我在此提醒所有参展商,我们的展出,一定要在香港的法律框架底下进行,所以大家都要留意一下,大家展出的书籍,会否有违法的书籍,这些都是大家要留意的情况。

在“港版国安法”阴霾下,一些坚持民主自由理念的独立书店,还可以如何生存呢?《序言书室》负责人李达宁认为,早有“铜锣湾书店”事件的先例,台湾学者李明哲亦因涉及政治敏感书籍和言论而入狱,作为经常售卖民主政治运动的独立书店,恐难以避免触动中共神经,跌入国家安全的法网。

![《序言书室》负责人李达宁认为,作为经常售卖民主政治运动的独立书店,恐难免跌入国家安全的法网。(李智智 摄)](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629/640/f6ff4f057844bdf56d1d6efa1d46192e.jpg "《序言书室》负责人李达宁认为,作为经常售卖民主政治运动的独立书店,恐难免跌入国家安全的法网。(李智智 摄)")

《序言书室》负责人李达宁认为,作为经常售卖民主政治运动的独立书店,恐难免跌入国家安全的法网。(李智智 摄)





李达宁:很多人都指出过“极少数”是很不明确的词语,只要有一宗(案件),他们(国安)就可以走下来(拉人),书的重要性不在于它塞了东西给你,而是引发、刺激你的思考,这本身就是对极权最危险的事。从中共过往的往绩而言,他们对于大陆的自由、出版自由和卖书,都有很大的控制。已经有人试过因为这种活动而触犯所谓国家安全的法例,有一位比较著名是(台湾人)李明哲,他也是讨论民主自由、人权的事,然后加上卖书,途经珠海时就监禁和判刑五年,罪名都是颠覆国家政权,香港亦发生过铜锣湾书店事件,所以他们(政府当局)可能会做的是指我们卖某些书,就等于犯了四大罪,如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泄漏国家机密等这类的罪行。

李达宁透露,香港仅馀约50间独立书店,抗争的力量非常微弱,整个出版业界,由出版、物流和零售,几乎已被中联办掌控的“三中商”(三联书店、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垄断,控制整个公民社会的言论空间。

李达宁说:当他们说某些书,不会帮你去出版,不替你运送、零售贩卖时,整个公民社会的言论空间将会收窄和受到影响。我亦在这几年听到有出版业界的朋友跟我说,三中商在2016年后,拒绝了一些书的贩卖,对他们生意影响造成少了七成,坦白说是很无力,我们只能在不犯法的情况下,继续坚守言论自由的空间。因为我们是开门做生意,如果他们说你是犯法,接着如同对付铜锣湾书店一样,对付我们,拉人封铺,基本上我们没法去抵挡。如果他们真的宣布,某一些书是禁书,我们很大机会,真的要将一些书下架。

![李达宁表示,香港为仅馀给予大陆自由讯息的窗口,在“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将被彻底破坏。(李智智 摄)](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629/640/8b0388a1d037914e7be670b8279d084b.jpg "李达宁表示,香港为仅馀给予大陆自由讯息的窗口,在“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将被彻底破坏。(李智智 摄)")

李达宁表示,香港为仅馀给予大陆自由讯息的窗口,在“港版国安法”实施后将被彻底破坏。(李智智 摄)





李达宁以“书的意义”提醒香港人,言论和思想的自由是民主重要基石,必须珍而重之。

至于“铜锣湾书店事件”中曾经被捕的前店长林荣基,去年只身流亡到台湾,他亦慨叹,没想过香港的局势会如此急剧恶化,港人难再奢望维持原有的自由生活。

林荣基说:这条“港区国安法”里面的所有条文都是无限大的,如果我们想保有我们在香港的言论自由,根据我们以前习惯、生活方式是没有可能,不然你乖乖听话,便可以生存,按照我们以前发表我们的思想、言论自由,我看这个机会是很微,除非你是不怕入狱。

![流亡到台湾的香港“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慨叹港人难再奢望维持原有的自由生活。(锺广政摄 / 2020年6月20日)](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629/640/781f0e1086dcafbcc223c52110b391bb.jpg "流亡到台湾的香港“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慨叹港人难再奢望维持原有的自由生活。(锺广政摄 / 2020年6月20日)")

流亡到台湾的香港“铜锣湾书店”前店长林荣基,慨叹港人难再奢望维持原有的自由生活。(锺广政摄 / 2020年6月20日)





林荣基强调,中共这次是执意收回香港,故他最担心香港年轻人未来如何继续留在港生活,劝勉他们不值得因抗争而送命,建议到台湾或其他地方“光复香港”。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