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防疫有成 日专家赞台湾准备妥当是优等生

日本在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的防疫上,备受民众信赖的是“专家会议”。专家会议副召集人尾身茂24日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比较台日防疫时表示,台湾防疫的准备做得很好,是优等生。

日本政府在2月14日成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对策专门家会议”(专家会议),会议召集人是国立感染症研究所所长胁田隆字、副召集人尾身茂、成员川崎冈部等3人24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召开记者会,提出预防第二波疫情来袭的建言。

17年前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流行时,尾身担任世界卫生组织(WHO)西太平洋地区事务局长(秘书长),目前他是日本地区医疗机能推进机构理事长。

尾身在这场记者会上表示,当年日本很幸运未受到SARS侵袭,相较于台湾,日本这次COVID-19的防疫没做好准备,台湾是优等生。

尾身表示,钻石公主号邮轮陆续传出疫情时,专家们就知道日本PCR(聚合酶连锁反应)筛检量能有问题,2月10日的会议记录曾记载,他告知政府筛检量能的问题。2月下旬,他再度强力要求政府要正视这问题,到了3月28日提议官民合作,扩充病毒筛检的量能。

3月至4月初,各地保健所的量能呈现吃紧状态,因此4月7日政府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尾身在记者会后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这次台日防疫的比较。尾身答说,日本在这次疫情中死亡人数较欧美国家少,但他之前曾在专家委员会上肯定台湾防疫有成。

他说,因为台湾有防治SARS经验,台湾距离中国近,有警觉性,加上来自欧洲的境外移入台湾的确诊病例少。他说:“总归一句,台湾准备得很好。”

他认为,相较于台湾,日本没经历SARS疫情,没培养防疫文化,所以这次没能做好准备。但目前日本疫情稳定,真的要归功于人民与医疗相关人员的努力,像是在防止群聚感染方面,医疗相关人勤做疫调,一般市民也很配合,整体而言,大家清楚行动上一定要有所改变,才能做好防疫。

尾身曾对日媒表示,日本没经历过SARS的教训,最明显的就是未建立PCR检查体制。这次他也察觉到,患者感染的历程、筛检出阳性率等资讯的收集速度太慢,这些课题有待解决。此外,行政区分、个人资讯的处理等,有时难度高,无法顺利做到疫情资讯共享。

观察日本的防疫一开始是“佛系防疫”,步调慢半拍,有些台湾人从电视画面看到日本人缺乏防疫意识的模样,替日本备感忧心。3月20至22日的3天连假,赏樱景点涌进大批赏樱客,直到3月30日传出前一晚喜剧泰斗志村健因染疫死亡的消息传出后,许多日本民众才真正提高警觉。

美国“外交事务”期刊(电子版)5月14日从东京发出的一篇评论指出,日本这次的防疫看起来荒腔走板,但结果却是全世界上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奇妙地控制得很好。

这份期刊指出,日本来自中国的观光客多、民众未能充分保持社交距离,相较于国际社会病毒筛检率低,但“死亡人数却奇迹式的很少”。此文还表示,日本防疫的结果值得令人佩服,但纯粹是幸运,还是因为政策好,实在令人看不清。

这样的评语不知是褒是贬,如果单靠幸运,那就无法记取教训,如果是政策好,似乎也不尽然。原本一般民众以为政府仰赖这个专家会议,未料本月24日日本放送协会(NHK)电子版报导说,专家会议3月2日发出“无症状者也会感染给他人”的见解,政府认为这样的说法会引起恐慌,要求专家将书面的文字删除。

日本电视台新闻网也报导,专家指出,这场抗疫可能是长达一年以上的长期战,政府需提出长期策略,结果也被政府要求删除这样的文字。

24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的这场记者会,胁田、尾身等人代表专家会议对政府提出建议,需预防第2波疫情的到来。专家们认为,疫情扩大之际,专家们备感危机,但一般民众却还没有危机感,所以2月24日,专家会议提出“见解”,呼吁民众要直接改变行动,过“新生活”。

有些人认为专家登高一呼,让民众提高了防疫意识,但也有人认为专家会议管太多。加上专家常开记者会,让一般民众误以为国家政策或防疫对策是由这个专家会议做决定。也有人认为,政府与专家会议之间的责任难以厘清。

胁田在记者会上厘清,专家建言组织(类似专家会议)只是分析现况、做评估,然后向政府提出建言,如果政府否决专家的建言,政策的实施由政府负责,有关风险沟通,应由政府主导,专家建言组织只是从旁协助。

胁田指出,专家建言组织的角色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有必要厘清。今后若要兼顾拼经济与防疫,有必要成立一个集结各领域智慧的组织。

相较于日本的防疫状况,台湾这次防疫有成,是世界上的模范,许多日本民众从媒体得知这点,就连记者搭计程车,表明是台湾人后,司机高度赞扬:“台湾做得太棒了”。很多日本人都知道台湾有天才IT大臣,政务委员唐凤解决口罩荒的问题,也知道总统蔡英文民调支持率创新高,以及台湾有个疫情中心指挥官陈时中是“铁人大臣(部长)”等。

日媒记者也好奇询问中央社记者有关日本防疫做得如何?”只能答说:“和台湾大不同,台湾很清楚谁是疫情指挥官,但日本的疫情指挥官不知是谁,一开始以为是厚生劳动大臣加藤胜信,但不知从何时起,电视上出来说明疫情的人换成经济再生大臣西村康稔。”

相较于台湾有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有日本医师建议政府成立类似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CDC)的组织,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也提出要成立“东京版CDC”,但日本政府目前没考虑成立。胁田说:“有紧急状况时召集专家发挥功能即可。平时做好以防万一的准备最重要,这可能是日本式的作法。”

台湾记取17年前SARS惨痛教训,在疾管署成立国家卫生指挥中心(NHCC),这次防疫超前布署,有人认为台湾是准备了17年才获得国际高度肯定的成果。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