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你的花火不是我的花火!在不对的时间放烟火可让纽约客怒气满腹

一个多月前开始,当夜幕低垂,许多纽约市民就会开始听见烟火冲天的巨大声音,并且,那不是一般孩子玩的冲天炮烟火,而是7月4日梅西百货 (Macy's) 施放的那种国庆烟火。这种美丽绚烂的烟火并不受欢迎,纽约市全年无休的311服务专线,不断接到各区民众对这些烟火的抱怨,现在,纽约市政府终于正视这个奇特的现象,开始采取行动,要阻止这非法的烟火施放。

根据19日的《纽约时报》 (The New York Times) 报导,光是上半个月,311就接到1,737通抱怨烟火扰人的电话,比去年同一时间多了80倍。至于911专线,光是这个月,就接到12,500通抱怨非法烟火的电话,是2019年前6个月总量的12倍。

**纽约买卖烟火实属非法**

事实上,在纽约买卖烟火是非法的。通常是在国庆日的前几天,有人会把烟火装在行李箱或放在后车箱来贩卖。不过,今年却在一个多月前,就开始有人施放烟火。

钢琴老师麦可‧佛德 (Michael Ford) 表示,那些烟火让他无法在晚上带狗出门散步。他认为,也许大家因为居家令而压抑太久了,所以需要发泄情绪。不过,这种发泄情绪的方式,让大家更焦虑。

的确,虽然有父母带著孩子到屋顶上观赏烟火,但大部分的人很厌恶这些烟火,除了让人无法好好地睡觉,还惊吓了宠物,也制造了安全隐忧。有人在推特上表示,情况根本像是战场。像哈林区 (Harlem),会喧嚣到半夜一点,居民要如何安眠呢?

佛德说,许多人都推开窗户对施放烟火的人大吼,那些施放烟火的人就大笑。他和邻居都已打311抱怨投诉,但就是没有看到警察有所作为。

前“纽约市公园和娱乐部” (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Parks & Recreation) 部长表示,现在纽约市的警察很忙,有示威游行、抢劫和新冠疫情要处理,没空处理这种有关生活品质的问题。

**公共安全、深夜噪音造成困扰**

不过,这些烟火不只是影响居民的生活品质而已,也造成严重的公共安全问题。今年因为烟火而造成的火灾有5,947起,去年同一时间是1,590起。甚至,有些施放烟火的人还遭遇非常悲惨的结果。比如:在布朗克斯区 (Bronx) ,有位青少年在点燃烟火后,烟火卡在胸前,所幸生命没有受到威胁;在布鲁克林 (Brooklyn),有位33岁的男子在公寓里点燃烟火,烟火击中自己,受伤情况严重,仍住院观察中。

很多纽约人都想知道:究竟为什么要施放烟火呢?

施放烟火者德强尼 (Djani) 向《纽约时报》表示,我们在庆祝自己在疫情中存活下来了。而且,也是表达我们蔑视警察,因为,就算是非法,我们就是要放烟火!

事实上,非法施放烟火的问题一直都在。比如:这几十年来,曼哈顿北部的英伍德社区 (Inwood) 的居民,未经核准,就聚在迪克曼街 (Dyckman Street) ,进行一种既是抗议,也是庆祝之较劲式的烟火施放。


事实上,非法施放烟火的行径一直都在。(Ryan Wong/Unsplash)

34区的社区议会会长史蒂芬‧费尔德海姆 (Stephen Feldheim) 表示,英伍德社区的居民和警察玩著猫捉老鼠的游戏,今年六月开始,他们的行径是越来越夸张,警察却不愿回应民众的抱怨,因为他们担心又要被攻击,说是警察暴力。不过,也是纽约市政府不再认为施放烟火是犯罪问题,于是那些在英伍德社区施放烟火的人更是肆无忌惮。

不过,若说纽约市警察都完全没有作为,也不是事实。18日,纽约市警察有26次没收烟火的纪录、8次逮捕和开了22张罚单。

然而,烟火施放的情况是愈形严重,市民再也无法忍受了。于是,23日,纽约市长白思豪 (Bill de Blasio) 宣布,纽约市警察局将全力查缉非法贩售烟火的团体或个人。

纽约市长表示,有10位警察、12位消防警官,和20位警长办公室的调查员会投入这项追查工作。追查的不是施放烟火的个人,因为他们点了烟火就跑,很难追查,非常浪费警察的时间和精力。要找到贩卖供应烟火者,才能断绝非法烟火的施放。因此,不只要在纽约市里追查贩卖者,也会到附近的几个州查缉。

另外,谁也没想到,这个烟火问题,还引起阶级冲突问题。

当12日的那个周末,警察到了一个非洲裔和西班牙裔的社区处理烟火问题,一些人就认为是夫拉特布希 (Flatbush)的有钱人区迪特玛斯公园 (Ditmas Park) 的居民写请愿书督促警察的结果。

**放个烟火也能引起种族与阶级冲突**

反警察暴力、反中产阶级、反居住不正义的团体“Equality for Flatbush”抨击迪特玛斯公园支持中产阶级和主张白人至上主义。他们表示,在夏天施放烟火是被接受的布鲁克林文化传统,是全球团结主张“黑人的命也是命” (Black Lives Matter) 的反抗表现。

霍夫斯特拉大学 (Hofstra University) 的法律系教授伊琳娜‧曼塔 (Irina Manta) 表示,请愿书是对民众和媒体的诉求,希望能够停放烟火,他们并没有将请愿书送到市长办公室,也从没有和警察或市长接触。曼塔教授表示,她收到骚扰和死亡威胁的电话。

看来,现在任何事都能和种族歧视议题扯上关系,只是,想好好睡个觉,真有歧视的疑处?

作者》**蔡嘉凌** 专栏作家。现旅居纽约。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