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新“潮”之旅/可可+咖啡 屏东“黑金”崛起(影音) - 200624-1

90年代,“槟榔”曾被视为“绿金”,是台湾农村一项经济奇迹,目前屏东槟榔种植面积仍居全台前三名,但近几年在县政府推动辅导转耕下,可可与咖啡异军突起,逐渐形成屏东“黑金”新经济产业,这波屏东“黑金潮”来袭,指日可待!

**屏东咖啡种植面积、咖啡农 全台之冠**

咖啡农张金山:‘(原音) 我们春日咖啡带了一个焦糖的香气、、白花香的香气,还有醋栗的酸甜的感觉,主要的调性是有这四大项。’

将自家的咖啡豆研磨成粉,倒入滤纸,再缓缓注入热水,一杯有著屏东春日乡独特口感与香气的咖啡诞生了。

早年在屏东,“槟榔”被农民视为“绿金”,产量高,价格又好,“菁仔丛”成为当地最常见的风景。

不过在考量国民健康与水土保持等因素下,政府近年来积极辅导农民转耕,可可豆与咖啡也异军突起。目前屏东咖啡种植面积达281公顷,咖啡农超过300多户,居全国之冠,“黑金”产业俨然成形。

排湾族人张金山就是众多的咖啡农之一,10年前从军中退伍后,就决定与另一半从零开始,学习如何栽种、烘焙与手冲咖啡,今年更在潮州镇上开了一间咖啡馆,主打在地春日独特的部落风味咖啡。

排湾族人张金山(后)是众多的咖啡农之一,10年前从军中退伍后,就决定与另一半陈夏凤淋(前)从零开始,学习如何栽种、烘焙与手冲咖啡,今年更在潮州镇上开了一间咖啡馆,主打在地春日独特的部落风味咖啡。(江昭伦摄)

张金山:‘(原音)大家都会认为种咖啡不容易,其实我觉得整个务农都不容易啦,不管你是种植什么,第一个你的土地,你的农作物,还有天灾、环境,这个都会影响到很多。’

即使过程中遇到许多挫折,张金山也没想过放弃,目前夫妻俩在春日乡拥有大约一甲的有机咖啡园,也希望用咖啡串连部落与城镇,找到新的生机。

张金山:‘(原音)如何将咖啡产业推广推及到我的部落,让咖啡农伙伴们如何正确去栽种你的作物,很诚信去经营咖啡事业,这个地方是还蛮重要的,我的心愿是大家都能靠咖啡赚到钱,这个很实在嘛。’

**北大武山的咖啡 穿越百年时空的味道**

但谈到屏东的咖啡产业,可不能不提泰武乡,早在日据时期,日本人就在当地试种阿拉比卡品系的咖啡树,说泰武乡是台湾咖啡的起源地,一点也不为过。

而位在泰武乡的吾拉鲁兹部落,更被屏东县政府选定为屏东咖啡产销园区,从采收果实、水洗、日晒,到咖啡豆筛选、烘焙,民众都可以在园区内实际体验,并亲自品尝北大武山泰武咖啡的美味。

吾拉鲁兹部落咖啡杯测师林凯玲:‘(原音)我们这边的咖啡的话,就是采有机咖啡去做种植,我们海拔800百到1,200(公尺)的高度,因为这边的环境温差落差很大,所以可以造就咖啡不同的风味,里面风味物质就会很丰富,这边风味比较特别就是焦糖还有柑橘之类的风味。’

2009年的莫拉克风灾,让部落族人被迫从山上迁移到平地的“永久屋”,当时屏东县政府为重振部落经济决定投入资源,扶植咖啡产业发展。

泰武村长郭茂源:‘(原音)我们咖啡它是在日据时期一个奎宁试验所大量发展,当然在更早荷兰就有引进,所以我们目前的种苗就是一直从那个时候一直沿用到现在,所以我才讲说我们太武咖啡是有一种百年的咖啡味,它是一个超越时空的咖啡。’

泰武村长郭茂源说,品尝一杯“穿越百年时空”的咖啡,是吾拉鲁兹最大的魅力,为了扩大咖啡产销量能,他们正计划从产地、加工到行销,打造一体化的产业炼,打响泰武咖啡品牌,也可以带动部落青年回乡就业。 (江昭伦摄)

品尝一杯“穿越百年时空”的咖啡,成为吾拉鲁兹最大的魅力,而为了扩大咖啡产销量能,目前部落族人也正在提案申请,希望以泰武乡海拔3,092公尺的北大武山当发想,成立“3092咖啡股份有限公司”,从产地、加工到行销,打造一体化的产业炼,不但能打响品牌,也可以带动部落青年回乡就业。

泰武村长郭茂源:‘(原音)我觉得这个是我们难得的机会,我们也有绝佳的天然环境,我们现在就是希望把咖啡作为我们永续经营发展的基础,带动我们整个观光也好,文化也好,这样整体营造的产业。’

**世界冠军巧克力殊荣 让屏东可可一炮而红**

除了咖啡,屏东另一个“黑金”产业就是可可豆了。

走进位在屏东内埔乡的果园,一颗颗饱满的可可果在树丛间闪耀著金色光芒,而这一片可可果园,其实全都是供应给屏东在地的巧克力师曾志元。

2018年曾志元参加世界巧克力大赛,一呜惊人的抱回4面金牌,自此之后更在国际大赛中获奖无数,这不只是肯定他在制作巧克力上的实力,更鼓舞了许多屏东农民,从槟榔转种可可,但其实这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容易。

巧克力师曾志元坚持使用在地的优质可可豆,从采收、发酵、烘焙、研磨,最终于成为一片片世界级的巧克力,这种“Tree to Bar”从可可树一路做成巧克力,过程都有严格的品管控制。 (江昭伦摄)

曾志元:‘(原音)我们要求真的很严格,第一就是我们必须达到无毒认证,这是第一步,无毒认证之后我们会去过滤他整个园区的果树,哪一些它品质比较好,哪些需要提升,他们要怎么样疏花疏果修枝这部分、使用的肥料,所以他们要慢慢符合可能都要花半年、一年来整顿他们的果园。’

坚持使用在地的优质可可豆,从采收、发酵、烘焙、研磨,最终于成为一片片世界级的巧克力,这种“Tree to Bar”从可可树一路做成巧克力,从原料端就有严格控管的制程模式,也让曾志元能用这美丽的屏东滋味,向世界诉说台湾的故事。

**金牌巧克力梦工厂 诉说台湾滋味**

另外也同样是台湾巧克力之光的,还有屏东东港的“福湾庄园巧克力”。

从取豆、发酵、日晒再到制成,整个庄园彷佛就是一个巧克力梦工厂。

福湾巧克力创办人许华仁:‘(原音)我们在每一个细节、每个步骤都可以尝试特别的手法,个别去调整,所以不只是发酵,包含在巧克力烘焙温度或是说调味方面,或是它的颗粒口感方面,或是它酸碱值方面,都是一一尝试调整,所以我们也被称作为巧克力界的NASA,就是因为这样的关系。’

“福湾巧克力”负责人许华仁不断精进制成可可豆的每个步骤,甚至打造全球独一无二的可可豆“豆窖”,希望往类似红酒或是红酒庄园、葡萄庄园去发展,发展出不同年份的可可豆,制成不同风味的巧克力。(江昭伦摄)

顶著小卷发的许华仁,原本是自家“福湾庄园”的行政主厨,偶然发现屏东可可有无限可能性,便开始大胆投入巧克力产业。2014年创立了“福湾巧克力”品牌,并在2019年世界巧克力大赛中一举摘下5金、19银、4铜的佳绩,也让评审对台湾巧克力大感惊艳。

如今屏东种植可可的面积超过200公顷,其中超过9成,都是由“福湾巧克力”收购。而为了钻研可可豆的风味,许华仁甚至打造全球独一无二的可可豆“豆窖”,尝试仿效葡萄酒一样,能以不同年份的可可豆,制成不同味道的巧克力。

福湾巧克力创办人许华仁:‘(原音)整个可可产业,整个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往类似红酒或是红酒庄园、葡萄庄园去发展,所以包含我们也把可可豆做年份区分,我们也把可可豆做熟成,我们也把它尝试不同的发酵方式,不同的发酵菌种,或是尝试把品种分开来去发酵我们的可可,让它整个更多元,有更多种的面貌让消费者去认识,去玩味。’

过去槟榔曾被视为屏东“绿金”,如今可可园、咖啡园逐渐改变当地农村风貌,也吸引越来越多年轻人返乡就业。这股“黑金”产业的崛起,有著与世界共通语言的优势,将一步步带领屏东走上国际!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