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早期华人移民在边远地区扮演的重要角色

郭思恩(Juanita Kwok)是一名历史学家。她专门研究了华人在澳大利亚边远城镇早期发展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然而,她的研究切入点却是从坟墓开始的。

“我会走进巴瑟斯特(Bathurst)公墓,寻找华人的坟墓,”郭博士说。

“一些华人是受洗的信徒,他们被埋葬在不同的墓区,如圣公会墓区、罗马天主教墓区和长老会墓区。”

从19世纪50年代开始,许多华人男性纷纷背井离乡,希望能够在澳大利亚淘到金子。但郭博士说,还有许多人来到这里从事粮食生产,与欧洲裔女性结合的情况屡见不鲜。

郭博士说,许多来自新南威尔士中西部地区的华人男性是当地蔬菜种植的”鼻祖“。

“许多华人种植者在蔬菜销售市场成就了一番事业,将所种植的农产品大量送往农贸市场,”她说。

“这些华人还带来了引水灌溉技术,从河流中抽水灌溉土地。他们将这项农业技术从他们的老家通过淘金地带到了这里。

“大约在19世纪末,他们破天荒地开始在新南威尔士州农村地区种植蔬菜。

"他们无疑为后来从事农业种植的欧洲农民奠定了基础。"

华人农民在蔬菜种植方面的成就往往让其他族裔的农民感到眼红愤怒,因为他们在当地农展会评奖中屡屡败给华人。

《巴瑟斯特自由新闻与采矿杂志》(Bathurst Free Press and Mining Journal)发表的一篇评论1886年巴瑟斯特农展会的文章反映出了华人参赛者取得的成功:

“澳大利亚农民,想什么呢,你们要让中国佬用蔬菜把你们打趴下吗?蔬菜种植要全盘拱手让给那些中国佬吗?”

郭博士说,要追踪早期中国移民的后代,非常困难,尤其是那些在结婚时改变姓氏的女性。

“还有其他一些情况,如华人为了融入社会而改名,这样他们的孩子就不会受到歧视,”她说。

“在当时的社会,华人被看不起,也就在那个时候,澳大利亚进入了一段漫长的白澳时期。”

“法律上针对华人的歧视非常多,以至许多华人父母可能认为,割舍华人身份对孩子的未来会更好。”

郭博士说,结识了解自己家庭背景的华人后代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与那些真正为自己的华人血统感到自豪并且希望寻根寻源的人见面,真是令人激动。”她说。

道恩·布朗洛女士(Dawn Brownlow)的祖父是在20世纪初来到澳大利亚的,当时她的祖父在White Rock和Brewongle地区以种植和销售蔬菜为生。

她的父亲出生在澳大利亚,起名为Charles Yow Jr,他生前是一名邮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有时也会到他兄弟Reginald在Bathurst的蔬菜农场帮忙。

他们死后都埋葬在当地的公墓,至今仍在那里。

布朗洛女士有七个兄弟姐妹,他们的母亲Ellen nee Schofield来自爱尔兰天主教家庭。所以布朗洛女士和她的兄弟姐妹从小是在一种多元文化的家庭环境中成长的。

家里吃饭,一周都是炒菜配米饭,周五会蒸鱼吃。

“我母亲往往会讲起参加华人葬礼的事情,说人们会烹饪一整头猪,参加葬礼的人在最后还能得到一个硬币和一些糖果,非常有趣,”布朗洛女士说。

布朗洛女士说,1939年,二战期间,Charles Yow Jr 应征入伍,随部队到过中东、地中海和太平洋。

“他是快速拆装机关枪的能手,”她说。

“我父亲是澳洲出生的华人,为保卫澳大利亚出征。

"直到他去世的那一天,他的背部都一直有弹片。"

Charles Yow Sr是巴瑟斯特澳洲华人共济会(Bathurst Chinese Masonic Lodge)成员。这是一个互助协会,1921年在镇上设立了会址,1953年被拆除。

直到今天,布朗洛女士还戴着一个由她已故祖父的会员徽章制成的吊坠。

这件传家宝的意义在于缅怀她的祖先以及他们在澳大利亚边远地区早期发展中所做的贡献。

“我非常自豪,我会站在卡里隆战争纪念碑的顶部大声喊出来。”她说。

相关英文文章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