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泽林视点:地摊经济

(德国之声中文网)为在新冠危机后重振经济、降低失业率,中国政府总理李克强提出一项出人意料的建议:中国人应重新大张旗鼓摆地摊。这位政治家赞扬道,成都新近设置了3.6万街头摊点,可谓一夜间就创造了10万就业岗位。

李克强的这一倡议显示出,在新冠危机基本渡过后,经济规划师们正如何绞尽脑汁,试图让人们重新获得工作。因为,过去数年里,做衣服、小吃或其它生意的街头买卖人被官方视为落后的象征,不再适合中国的现代性。地方当局称街头摊点是脏、乱、差及劣等商品汇聚之地。在众多大城市,它们被定义为非法,要以网购取代之。

**新冠拖累**

多年遭排斥的这一"邪恶"竟要重得国家鼓励,这也同中国的"世纪目标"有关系: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2017年秋即已宣布,至2020年底,要在国内消除"绝对贫困",使中国成为"小康社会"。根据该国统计局发表的数字,从1978至2017年,人民中国有7.4亿多人脱离绝对贫困,即每年大约有1900万人。新冠危机却让北京的计划者严重受挫。

由是,包括成都、南京、长沙等在内的数十个城市宣布鼓励俗称的"地摊经济"。官媒传播关于有地摊商挣钱之多可买下豪华车的故事。足以让人相信此类成功故事的一位名人便是电商巨擘阿里巴巴的创建者马云。当年,他曾街头销售手工艺品,以支付他的首个店铺租金。阿里巴巴及其竞争对手京东此间也已很快宣布将提供小微贷款,支持街头贸易。

这一设想受到多数民众欢迎。老一代人回想起了1970年代末和80年代的更新气象:在国家多年扼杀私营经济后,邓小平以"致富光荣"为口号,为之铺平了道路。当时,商家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富裕似乎的确满街都是。与当年的一个巨大不同之处:那时的中国人所有不多,但能大赢。而今天,危险却在于:得而复失。

**消费具决定性意义**

因此,与邓时代不同,李的建议是一种以退为进的做法。如今,消费约占中国社会生产的60%,今年5月,零售商业额同比还减少了2.8%,其中四分之一经由网购,而去年,其比例是20%。在中产阶层,网购重又兴盛。

然而,新冠危机尤其打击了收入较少的人们:至少6亿人的月收入仅1000元人民币,约等于125欧元。在中等城市,这样的收入难以让人支付房租;根据官方提供的数字,失业率目前是6%,但这一数字仅反映城镇,并未包括因瘟疫大流行而被迫返乡的千百万民工。还有,仅今年就会有870万大学毕业生涌向就业市场。

由此观之,北京现在不能不紧急调整其政策重点。过去年份里,国家聚焦于中产阶层,该阶层确保了经济增长,而当局则以其不断增加的富裕作为自己权力合法化的依据;现在,政府将注意力转向低收入阶层,该阶层毕竟依旧占总人口的约43%,并几乎没有储蓄可言。

**官媒严批**

对这一建议的政治反应各有不同。著名的经济学家周天勇估计,若街头买卖在全国铺开,将创造出5000多万个就业岗位。但在一篇措辞严厉的评论中,首都喉舌《北京日报》却表示,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理由是,它"不卫生不文明",噪音扰民、阻塞交通。该国中央电视台也强调,"地摊经济不适合北京和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一旦卷土重来,将意味着倒退数十年,背离高质量发展这一目标。语气可谓严厉。

如此抨击官方路线,让人瞠目;不过,若考虑到北京这样的富裕都市数年来使用何其严厉的手段打造现代化城市图像、毫不顾念小微业主彻底清理所谓的城市污点,倒也多少能有所理解了。禁止街头小吃摊点和地摊商的政策多由所谓的城管--低薪的城镇管理人员--实施,这些人惯常行为粗暴。

**地方政府可信度冒风险**

在中国,对城管协助人员的蔑视超过对任何其他管理机构的人员。2017年冬季,在北京,在未事先通知的情况下,成千上万民工被以公共安全的名义从其常如地下室一般的宿舍里驱走。对这些所谓的"低端人口"的清除在民众中引起公愤,各界人士纷纷表达了对民工们的同情。倘地方政府现在回心转意,则会失去可信度,并冒爆发抗议浪潮的风险,尤其是,这些天,新冠病毒在北京丰台区的新发地市场重又肆虐,周围11个住区被封,全北京学校再度关门。

因此,对政府来说,在新中产阶层的愿望和穷人们窘迫之间、在中央政府的长远计划和日益自信的地方政府的行为之间找到恰如其分的平衡点,会越来越困难。新冠危机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凸显了这一点。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