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访: 中美贸易协议只能靠白宫易主来拯救?

**德国之声: 本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主管外交事务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在夏威夷会晤,据悉双方除了"贯彻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没有取得任何共识。我们是否可以认为,中美贸易谈判已经走入了死胡同?**

鲁舍(Christian Rusche): 确实,中美双方的会晤并没有达到外界所期望的进展。这是因为,贸易谈判受到了美国大选的影响。特朗普总统想要对外展现出能够迫使中国让步的强人形象,而中国方面当然也不想丢面子。因此我认为,美国大选前,受到大政治气候的影响,双方难以达成妥协。

**德国之声: 您认为,如果白宫易主,大政治气候就有望改变、中美争端就有望化解?**

鲁舍: 我们必须看到,不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如今对中国态度都不怎么友好。即便民主党的拜登(Joe Biden)赢得了大选,美中关系的大方向估计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是,中国也许寄希望于拜登愿意和中国相向而行。当然,如果特朗普连任,美中之间也是有可能达成长期协议的。如果现在达成协议,反而要担心会不会因为白宫易主而被推翻。

**德国之声: 目前美中之间只有一份"第一阶段协议",双方真正的争执点,其实都被放在了第二阶段协议谈判中,其中包括棘手的知识产权、国企隐性补贴等问题。您觉得,这些难题到底还有没有答案?**

鲁舍: 我觉得首先还是要关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执行情况,即双方究竟是否切实执行?只有在这基础上才能够谈下一阶段。另外,如果双方的经济增长都乏力,中美两国也会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展现出更大的妥协意愿。同时,接下来的贸易谈判还要受到大政治气候的影响,比如香港、台湾问题,一旦进一步激化,美中贸易协议的根基也会丧失。

**德国之声: 就您的观察,双方在多大程度上落实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鲁舍: 鉴于当前的新冠疫情,这个问题有点难以评判。原油采购、农产品采购量都出现了下挫,一方面是因为中国需求量减少,另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本国劳动力也因疫情出现减员,导致供应下滑。两边都面临着压力。不过,如果我们看双边贸易数字,就会发现除了4月以外,美中贸易逆差正在缩小。这意味着贸易失衡问题有所缓解。就我的观察,中国方面已经付出了努力,美国方面也展现出了对话意愿。当然,疫情同时也是重大不利因素,比如围绕疫情起源的争论已经成为美国的选战话题。

**德国之声: 面对前景未知的美中贸易争端,欧洲到底能做些什么?**

鲁舍: 美中争端当然也牵扯到欧中关系、欧美关系。比如,美欧之间存在着汽车关税、对数码科技企业征税等争端。欧中之间的争议则包括:北京是否正在试图拉拢东欧国家、离间欧洲?欧中投资协议究竟如何继续谈判?欧洲内部各国之间的分歧让这个问题更加复杂。在我看来,最理想的情况莫过于在世贸组织框架下,欧中共同提出新的规则,并且将美国也囊括进来。但是目前来看这个理想情况难以实现,因为各方之间都有冲突。而欧洲内部的分裂,更加让人担心欧洲究竟有没有能力发挥建设性作用。

**德国之声: 不久前,原定9月份举行的欧中莱比锡峰会宣告推迟,有消息称,其主要原因是欧中投资协议谈判不畅。您觉得这一事件受中美争端的影响有多大?**

鲁舍: 我个人感觉,即便中美之间不吵架,欧中之间也会围绕投资协议出现分歧。我甚至认为,要是没有中美争端,北京更没有意愿和欧洲谈判;而现在,北京在某种程度上需要欧洲,从而在中美争端中获得一些回旋空间。所以我们现在看到中欧之间有所接近,但是这不意味着投资协议水到渠成。比如就在这几天,欧盟方面出台了白皮书,含蓄地指责中国正在通过补贴扭曲市场关系。欧洲以批判的眼光看待中国在欧扩展影响力,欧盟对投资协议的信心正在慢慢消逝。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