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菲律宾东盟峰会化解南海争端


东盟峰会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登上中国军舰

黄栋星

东盟峰会在马尼拉举行,“主席声明”经各成员国博弈后,迟迟才出炉,内容淡化南海争端,并无提及中国。与中国友好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再次展现立场。中国军舰七年来首次访菲,杜特尔特建议中菲举行联合军演。


第三十届东南亚国家联盟(东盟)首脑会议于四月二十七至二十九日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作为轮值主席国的菲律宾,在会上力图淡化南海争端,以使不会破坏总统杜特尔特上任后趋向友好的中菲关系。

除了杜特尔特,出席会议的东盟领袖还包括:汶莱苏丹博尔基亚、柬埔寨总理洪森、印尼总统佐科威、老挝总统本扬.沃拉吉、马来西亚首相纳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泰国总理巴育、越南总理阮春福、缅甸国家顾问昂山素姬。

这是杜特尔特就任总统十个月来举办的首次国际会议,菲律宾斥资一百五十五亿披索(约三亿多美元)全力以赴,军警动员四万多警力维持治安,并在会议三天期间将大马尼拉区宣布为公共假日,会议所在的菲律宾国际会议中心设为禁区。

在峰会闭幕记者会上,杜特尔特说中国在南海造岛的议题不在会议纲程里,“我们没有谈到造岛或其他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即使谈了也没用”。他随后表示,将在五月赴北京“一带一路”出席国际高峰会时期望中方有更多的帮助,杜特尔特特别提到中国在菲律宾至少有两座桥梁的拨款。

另一方面,七年来首次访菲的中国海军三艘军舰,五月一日抵达杜特尔特的家乡达沃市,杜特尔特登上导弹驱逐舰“长春号”参观,并表示中菲可能举行联合军演,更提议在海盗猖獗的菲律宾南部苏禄海水域举行。

关于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化行动,杜特尔特说:“当我们提到(军事)建设的任何事时,必须要非常的小心谨慎……对于喜欢和平的人,像我一样,我不希望有麻烦事。”杜特尔特表示,南中国海是世界的其中一个热点,紧张的局势可能会升级。他说:“南中国海和朝鲜是两个战争燃点,还有中东。如今,全球有三个战争燃点。跟我一样的喜欢和平者,我不希望有麻烦事。”他说,他也告诉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干涉南海争端时要克制一点。

在峰会期间,杜特尔特也与特朗普通电话,菲总统府马拉坎南宫发言人阿贝拉说,两人话题包括菲美关系的维系以及区域局势,特朗普希望与杜特尔特建立温馨的工作关系,并期待于十一月访菲,出席东亚峰会。对于杜特尔特备受争议的反毒行动,特朗普表示“理解菲律宾总统面对的挑战,特别是在毒品方面”。

菲律宾与中国在二零一二年因黄岩岛对峙事件而交恶,二零一三年阿奎诺三世政权将争议提交国际仲裁,海牙常设仲裁法庭去年七月就南海仲裁案公布裁决,中国一向主张的南海“九段线”和历史性权利皆被指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UNCLOS)相悖,无法律依据而遭否定,中国遭遇南海争议以来最严重挫败。中国强调裁决非法无效,中国不接受不承认。中菲关系也因此降至谷底。

杜特尔特自去年六月就任菲律宾总统之后,开始修补和北京的关系,搁置海牙常设仲裁庭所作对菲有利的南海案仲裁结果,一再表示希望避免与中国起冲突。去年十月,杜特尔特访华,带回了二百四十亿美元的投资承诺,在杜特尔特“亲中疏美”的外交路线下,马尼拉与北京关系回暖,北京开始允许菲国渔民前往黄岩岛捕鱼,中国为菲律宾提供大笔经济援助和贷款。杜特尔特希望借助中国的实力来发展菲律宾的经济,改善民生,因此回绝了许多政界人士所提以南海案仲裁结果向北京施压的建议。

峰会前夕,杜特尔特依然向菲媒表示,南海争议是个“不成问题的议题”,菲国不会在峰会上拿南海案仲裁结果向北京施压。

前总统不满杜特尔特

峰会举办前,阿奎诺三世政权时期的政客和外媒煞有介事地作出各种“论述”,诸如“杜特尔特丧失挟制中国的好机会”、“杜特尔特让东盟伙伴灰心沮丧”之类论调不断出现,企图对主持今年东盟峰会的杜特尔特施压。现年九十岁的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在杜特尔特明确表示不会在东盟峰会上提及“南海仲裁案”后,指责杜特尔特“贬损菲律宾的角色”。拉莫斯并声称为应对中国在南海地区的举动,菲方可以同中国开展小规模“经济战”。这几年来一直著力在南海问题上煽风点火的菲律宾前外长德尔.罗萨里奥不断鼓吹应把南海仲裁案裁决当作“南海各方行为准则”框架草案甚至最终“准则”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依照惯例,东盟轮值主席将在二十九日峰会结束时发表“主席声明”,却迟至三十日上午才出炉。据透露,东盟各国对中国南海议题的不同调,是导致主席声明迟迟无法出炉的原因。

根据法新社获得的稍早前外流的声明草稿,旨在反映所有东盟领导人意见的主席声明虽未提及仲裁结果,但对南海形势发展表示“严重关切”,并呼吁各方“完全尊重法律及外交程序”。

路透社获得的峰会主席声明草稿披露,各方将在南中国海问题上软化态度,采用克制的语言,不提军事化或造岛行动。虽然一些领导人表达“对该地区(南中国海)近来的一些发展和活动升级表示严重关切”,但未点名批评中国,不会提及甚至影射中国在区域造岛和部署军事硬体一事,内容上体现对中国的顾虑。

传中方官员施压

外媒也报道,杜特尔特面临很大压力,中方官员强烈要求任何可能提及南海仲裁案的用词不能出现在“主席声明”中,特别是“完全尊重法律及外交程序”的字眼,一名出席峰会的东南亚外交人士说,“不能认为东盟已完全屈服于中国的压力”。另有消息指,越南坚持提及中国的“填海造岛及军事化”。

不过,杜特尔特毕竟敢作敢为,虽未完全杜绝杂音,但基本上淡化了东盟与中国的南海争端。正如四月二十七日他在总统府接待汶莱苏丹博尔基亚后被问及峰会将如何探讨南中国海课题所称,不必浪费时间讨论此判决,而且也毫无关系,更何况现在没有一个国家敢在此问题上向中国施压。“仲裁只是关系权利,无关司法,更不涉及领土。你要怎么提出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够自行执行仲裁庭的判决。”

“主席声明”经过了十多个小时的难产,三十日上午终于出炉。二十五页的声明中,没有直接提到去年菲律宾对中国的里程碑式的仲裁胜利。关于外界关注的南海争议,声明说,“我们重申维持及促进区域和平、安全与稳定的共同承诺,以及争议的和平解决,包括完全尊重法律及外交程序,不诉诸威吓及武力,以符合普世承认的国际法原则,包括一九八二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在峰会前外流的主席声明草本之中,这段文字原置于“区域与国际议题及发展”底下的“南海”段落,最后版本这段文字被移至“东盟共同体建造与前途”段落。菲国外交官透露,把这段内容改置于其他较不敏感的段落,是妥协后的双赢作法。

在“区域与国际议题及发展”段落有关南海的部分,声明中说:“我们注意到一些领导人对于近来区内形势发展以及活动加剧的严重关切。我们重申加强互信与信心的重要性,在从事活动时展现克制,避免可能进一步使局势复杂化的行动,追求和平解决争议,不诉诸威吓或武力。”这符合了东盟的惯例,未直接点名任何国家,依区域情势背景这段话显然是针对中国在南海区域的造岛行为。观察家认为,“主席声明”拖得那么久证明背后各方角力、博弈的力度巨大。

菲律宾前外长德尔.罗萨里奥在声明公布后立刻反应,指出菲律宾可能已经从联合国支持的仲裁裁决中失去了优势,菲律宾可能失去了与中国在南海议价的能力。他表示,杜特尔特政权对中国的让步可能削弱菲律宾和其他东盟成员国寻求中国遵守仲裁裁决的能力,遏制北京在有争议的水域越来越自信的行为。菲律宾海事与海洋法研究所所长杰.巴通卡(Jay Batongcal)教授也对东盟主席声明未提出仲裁裁决表示失望。

针对杜特尔特刻意降低东盟与中国的南海争端,澳洲坎培拉新南威尔士大学荣誉教授卡莱尔·泰勒(Carlyle Thayer)认为,作为今年东盟主席的菲律宾未提到联合国支持的法庭在有争议的水域的裁决,错过了机会。“虽然东盟在管理南海海事争端方面取得了进展,但情况是东盟逐渐接受南海成为中国湖泊之现实。”菲律宾政论家Federico D. Pascual Jr.认为,中国未参加峰会,实际上却主导首脑会议。他说,中国抓住菲律宾主持东盟首脑会议,以数以百亿计美元的投资和贷款,承诺给急于发展经济的杜特尔特。菲律宾可能要在十年后才能再次主持东盟首脑会议,那时候菲律宾的一些地方可能已被外国力量所吞并。

不过,菲律宾前首席法官Panganiban认为,东盟十个成员国的领导人对中国宣称几乎拥有整个南海主权的主张没有形成一个强有力的统一立场乃意料中事。东盟七名成员(菲律宾、印尼、汶莱、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和越南)的海事观点与中国不一致(有时是冲突的)。其中一些与中国有很强的政治和经济关系,远远超过了他们与东盟其他成员的利益。例如,汶莱不愿意支持菲律宾的仲裁胜利,因为它的大量石油是出口到中国的,如果中国大幅减少口,汶莱的经济可能受到严重影响。“每个国家最关心的始终是自我利益。”

杜特尔特的盟友、即将上任为外长的菲律宾参议员彼得·卡耶塔诺(Peter Cayetano) 指出:“杜特尔特政府的外交政策是成为所有人的朋友,没有敌人,菲律宾欢迎所有想成为朋友的国家。”

杜特尔特在东盟峰会的开幕演说中提及应以法治与和平手段处理南海争议,他说:“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作为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成员,必须忠诚地遵守法治的至高地位。”一般认为,应东盟部分成员国的要求,虽然他不想惹怒中国,但不得不暗指中国在南海区域的造岛行为。

中国驻菲大使赵鉴华与美国驻菲大使金成都是开幕仪式上的座上宾。观察人士认为,即使杜特尔特刻意低调,但东盟国家无法达成完全漠视南海争议的共识。

东盟国家和中国多年来一直在努力制定“南海各方行为准则框架”。杜特尔特在首脑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表示,东盟领袖们希望南海各方行为准则最慢也要在今年以内出炉,“这样大家在航海时可以比较自在,否则南海始终是个冲突热点”。

“主席声明”表示,与会领导人强调全面、有效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重要性。“我们注意到东盟和中国之间正在加强合作。我们欢迎为争取今年上半年完成‘南海各方行为准则’框架草案磋商取得的进展,早日制定一份有效的‘南海各方行为准则’”。

“南海各方行为准则框架”是南海相关各方与中国协商南海行为准则时的依据,这个行为准则框架协议的谈判已经持续了十五年。北京在二零零二年签署了非约束性的《南中国海行为宣言》,宣言强调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南中国海争议。在争议解决之前,各方承诺保持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和扩大化的行动,并本著合作与谅解的精神,寻求建立相互信任的途径,包括开展海洋环保、搜寻与拯救、打击跨国犯罪等合作。

中国在二零一三年七月同意与东盟就南中国海行为准则展开讨论。然而在进行讨论期间,中国被指持续在南中国海造岛,这引起东盟国家的担忧。东盟秘书长、越南籍的黎良明表示,该协议必须具有法律约束力,以阻止“单边行动”(unilateral actions)。中国、菲律宾、汶莱、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几个国家都声称拥有部分或整个南中国海主权。

东盟五十周年愿景

东盟成立于一九六七年,成员国包括印尼、泰国、新加坡、菲律宾、汶莱、马来西亚、越南、老挝(寮国)、柬埔寨和缅甸。东盟首脑会议是最高决策机构,会议每年举行两次,主席由成员国轮流担任。

东盟今年庆祝成立五十周年,放眼落实进一步整合成员国的《东盟二零二五年愿景》,东盟领导人聚首讨论如何强化“东盟核心”,以及如何加强十国的团结协作。领导人针对东盟对外部关系以及区域与国际局势,交换意见。

东盟峰会在朝鲜半岛局势紧张、南中国海主权纠纷持续胶著、恐怖袭击阴影挥之不去的大背景下举行。在东盟领袖峰会召开前夕,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闹区发生爆炸事件,至少十一人受伤。国际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已宣称是其所为,菲律宾军警不以为然,认为是地方帮派械斗,与东盟峰会无关。另外在杜特尔特的大本营达沃市,大约八十名全副武装的共产主义战斗人员袭击了一间工厂。同时,菲律宾南部多地也接连发生地震,以致在峰会闭幕后大部分东盟领袖纷纷回国。

本届峰会的主题“拥抱变革,融入世界”反应了东盟国家的共同目标,即建成一体化、适应性强的东盟共同体,积极引领和促进全球范围内的政治安全合作、经济增长、社会文化发展。与会东盟国家领导人就共同关切的地区和国际问题交换了意见,确认东盟合作在解决恐怖主义、暴力极端主义、海盗、人口贩运、毒品等影响地区和平、安全、繁荣问题上的重要性。

亚洲周刊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