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华府看天下】年底大选结果 不会影响美国对中强硬路线

在疫情之下,美国的民主选举仍如常进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大局已定,奥巴马时期的前副总统拜登将代表民主党与特朗普在十一月竞选总统大位。

在过去几年,美中矛盾越来越尖锐。香港与台湾对抗北京的渗透与镇压,一直都单打独斗,但在最近三年忽然获得美国越来越明确的公开支持。一些朋友说香港与台湾抵抗中共的战略环境,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有利。总统是美国的最高元首,很多人将美国现在对中转强硬,归因于特朗普一人,无可口非。但如果有朋友担心特朗普连任失败,拜登上场,美国会从回亲中路线,则是过虑。

过去两年美国对港对台的有利政策,其实都由国会主导,同时得到民主共和两党支持。现在美国政界两极化严重,差不多所有与内政有关的议案,都遇到两党投票取向相反的情况。但所有与中共对著干的法案,如《台湾旅行法》、《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却都在国会以极大多数,甚至是毫无异议下通过。这在两极化的美国政治环境,简直是奇迹。这也显示美国对中转向强硬,对港对台抗中加大支持,乃是两党共识,不单是一个总统一个党的事情。

在2016年大选,无论民主党的希拉莉和共和党的特朗普,都主张宣布中国是货币操纵国,向中国货加征关税。当时不论美国的主流媒体和中共媒体,都预期特朗普如当选,其中国政策将会更务实、更受商业利益影响不受意识形态干扰。更有不少人担心,特朗普家族在中国的生意,将令他对北京强硬不起来。

特朗普当选上任后的第一年,迟迟未兑现选举承诺向中国加征关税,当时不断受到民主党攻击,鞭策他尽快加中国关税。而当时也有不少分析认为,特朗普依靠中国说服金正恩与美国讲和,所以会不惜在经贸问题上给中国好处。这些猜想和忧虑,当然随著2018年美国正式向中国加关税和封杀中国高科技企业而消失。去年国会几乎无异议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特朗普迟迟未表态,又引起一些香港朋友担心特朗普会以拒绝签署法案交换北京在贸易谈判上妥协,结果又是过虑。

事实上,美国的对中政策,就像一艘巨大航母,转向需时,很难在短时间转来转去。美国对中趋向强硬,其实是奥巴马时代开始的事情。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前夕,不少美国企业已经开始投诉中国没有兑现加入世贸时的承诺,更出现美资被针对和知识产权被盗窃的状况。调整由克林顿到小布殊(布什)美中经济融合政策的呼声,开始出现。中国在南海越加霸道和在朝鲜问题上不合作,则引起美国外交军事体系要求改变对中政策。

这些意见在体制内酝酿多年。2009-11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中国凌霸行为变本加厉,终于导致奥巴马在第二任通过军事上“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政策和排斥中国在外的环太平洋伙伴自由贸易协定(TPP)来围堵中国。2018年初在《外交事务》杂志发文主张根本改变尼克逊(尼克松)以来的美国对中交往政策,作者也是奥巴马时代的官员。特朗普时代弃TPP而改以关税和科技制裁对付中国,只是方法上的转变,而不是方向上的转变。

当年华府的亲中路线,建立在两党共识之上。现在华府对中强硬,也是两党共识。今年十一月美国大选结果无论如何,美国的对中强硬政策,都不会有原则上的转变。香港与台湾朋友,最重要是同时争取民主共和两党的支持,实在不用太著紧选举结果。

- 孔诰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