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我为何参加呼吁中共党内直选活动(三)

**编按:四川成都异议人士黄晓敏因参与云南省委党校退休教师子肃呼吁中共党内直选活动,而在2017年5月17日被捕,直到2019年11月17日出狱。子肃因发表公开信,呼吁中共在十九大上开放中共党内民主直选,被判刑4年,黄晓敏因为转贴和声援被判刑两年半,其他还有多位被牵连的人士。本文是黄晓敏对事件经过的回顾。**

等到五月三日也许是四日,突然接到罗世模的电话,他告诉我正在回成都的路上,希望我到成都火车站接他,以“避免政府人员对他继续限制,也是一个不被他们继续限制的理由。”约定好时间和联系方式,我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焦急等待罗世模的通知。

**罗世模被政府限制行动**

几个小时过去了,按照正常的火车时刻早就该进站,可是还是没有等到罗世模的任何消息。我预感不妙,赶紧主动打过去,结果是不在服务区的忙音提示。我知道罗世模一定是再次被限制了自由,而且手机也有可能不在他的手里。面对自己完全不能掌控的局势,我只好安慰自己:听天由命耐心等待吧!

一天后,罗世模语气匆忙的打电话告诉我,他已经回到自贡了。原本他准备在成都的亲戚家住下,拖延时间等待机会。没想到,政府的人员也随著一起来到亲戚家,而且还说服了亲戚(都是退休官员),一起劝他离开成都,无条件的跟随他们返回居住地。

我知道我们短时间内不可能见面了。随后就用自己的微信平台发布整个事件的最新进展和动态。大意是:中共云南党校退休讲师子肃先生,倡议发起的《关于在中共19大开放党内民主直选和选举胡德平先生为新一届中共总书记的建议》,经与原中共地下党组织四川首任书记罗世文的堂弟罗世模认真商榷之后,由罗世模先生亲赴北京,向在京的红色后代传递这个动议,以争取更多认同与共鸣。同时选择适当时机,将这份党员建议文字稿,当面转呈到胡德平的手中。今天,罗世模先生初步完成使命,在地方政府的护送下,平安自由的回到四川。

此时此刻,我知道还有两件事非得他本人亲自出面才能执行。一是自由亚洲广播电台的记者想要采访,希望能够接受越洋电话,将已经发生的过程有多少就说多少的告诉媒体。其次保持联系方式的畅通,随时将发生的异常事情告知对方。最后,我还得询问关于北京红协(红色家庭后人协会)那边最新的和更细的很多人想知道的一些资讯。

**胡德平对直选总书记呼吁不置一词**

于是,通过电话交流,我了解有关这次上书呼吁信征求意见活动在北京的最新进展。首先,开国元勋谢觉哉的女儿(胡德平也尊称她大姐),用电话将呼吁信的内容转告胡德平。但是,电话那端的胡德平对于呼吁信有关的信息和内容完全不予置评,采取的是刻意回避的态度。其次,热心传话的谢大姐,其行为在他们那个圈子里也遭到一些人否定。所幸这位在西北出生成长的豪门女子,生性耿直,襟怀坦荡,她毫不气馁也不示弱的说“这个建议很好,很好啊!”言外之意是建议者对党对国满腔热血、勇于承担,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和举措,我们应当支援配合才对啊!

第二是,自贡政府派来监控阻止罗世模的工作人员也看了这封呼吁信,对信的主要内容也认为没有什么不妥。于是双方达成共识,只要不去上访喊冤的国家办公地,其他活动一律不予干涉。政府工作人员还主动提议,最好在北京多待几天管吃管住,安排一天到八达岭登长城的时间。

正是这样的缘故,罗世模在北京才能够待得够久,又平安无事的做了想做的事,虽不圆满但也大致达到预期效果。然而,火车快到成都的时候,工作人员的态度突然转变,对他的限制开始多了、细了、严格了。罗世模有一种预感,未来可能要出事。

果不其然,回到自贡的第二天,他就被强制传唤到派出所接受询问调查笔录取证。他感到压力,顾虑很多。我建议安排的自由亚洲电话采访,被他委婉的拒绝。他说不知道如何说才好。我鼓励他,有什么说什么,不掩饰也不回避,是怎么发生的就按照他们问的内容,如实配合全部说来。用这样的态度同样可以面对派出所的询问笔录。我还鼓励安慰他,这个事情就算有不好的后果,主要职责也不在你这儿,发起人已经逮捕失踪,你的行为也是我给你安排的,你可以把责任往我们身上转移或者是推卸。我深信老罗不是这样的人,但是基于现实考虑,我们也只能用这样一人做事一人担的勇气来面对了。

**为呼吁中共党内直选再度失去自由**

三天后,对罗世模连续调查笔录终于结束。我们再一次用电话交流,我知道他的危机已经化解,警方对他的要求仅仅是不串口供,不做联手对抗进一步的案件案情调查工作等等,未来需要面对的就是我个人如何应对的问题了。我知道回避逃避都不是最好的方法,只能保持沉默低调,看看是否可以化解困局。

该来的总是会来,2017年5月17日傍晚,我正在做饭,一行十几个不认识的人敲门告诉我,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将要对我的住处进行搜查,出示搜查证之后希望我配合。至此,人生第二个阶段的特殊生活由此开始。(完)

作者》 **黄晓敏**,出生于新疆喀什,曾在中共体制内担任行政工作,也当过党校教员。1995年被体制开除到成都自谋生路。因长期参与维权活动,三次被拘、两次被判刑。目前是独立撰稿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