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应该如何对待有争议历史人物雕像?

在美国“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运动中,新大陆发现者哥伦布与美国开国元勋之一托马斯·杰斐逊等著名人物的雕像在美国相继倒下。而在遥远的澳大利亚,库克船长等一些有争议的政治人物的雕像也没能幸免,被卷入了这场运动的惊涛骇浪之中。

6月14日,悉尼市中心海德公园(Hyde Park)内具有百年历史的库克船长铜像遭到两名年轻女性涂鸦。

上周六,位于新州Randwick地区的另一座库克船长雕像的基座也被人喷上油漆。

6月12日,位于西澳首府珀斯的詹姆斯·斯特林(James Stirling)爵士的雕像也遭到污损。斯特林是首位西澳总督,被称为珀斯的建立者。

部分当代政治人物也难逃厄运。上周,位于维州巴拉瑞特(Ballarat)的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和约翰·霍华德的青铜胸像也遭喷红漆。

在美国各地被推倒、损毁的雕像多为南北战争时的邦联方政治、军事人物或有争议的政治人物,譬如说南方邦联第一任、也是唯一的总统杰斐逊·戴维斯(Jefferson Davis )、邦联军将领威廉·卡特·威科姆(Williams Carter Wickham)以及美国开国元勋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

而在澳大利亚,抗议者上周在悉尼污损库克船长的雕像就是试图让大家看到,纪念詹姆斯·库克这位历史人物的雕像是有问题的。

事实上,在“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运动发生前两年,库克船长的雕像就遭到过破坏。

2018年的澳大利亚日(1月26日)前夕,墨尔本的一尊库克船长雕像遭到涂鸦,并画上了原住民旗帜;此前一年,位于悉尼的一座库克船长雕像也被涂上“不应为大屠杀而骄傲”的字样。

海德公园内的库克船长雕像建立于1897年,举行落成仪式时有约六万人出席活动。这座由英国雕塑家托马斯·伍尔诺(Thomas Woolner)设计、雕塑的雕像基座上刻有库克船长的生日和忌日,并刻有“1770年发现这块土地”(Discovered This Territory 1770)字样。

当时似乎没有人对这行字提出意见。但今天,那行字引发了争议。

澳大利亚记者斯坦·格兰特(Stan Grant)认为,早在6.5万年前,澳大利亚就有人类出现。库克船长雕像上那行“1770年发现这块土地”的字样传递出当时这片土地为“无主之地”的信息,是原住民社会遭到暴力破坏,遭受的伤痛至今无法愈合的象征。

不过,澳大利亚历史学家凯斯·温楚特(Keith Windschuttle)并不同意格兰特的观点。

他在《澳大利亚人报》上发表文章指出,库克船长雕像基座上“1770年发现这块土地”这行字中,如果“土地”指澳大利亚东南海岸地区,那么这样说就“非常准确”。他认为,历史上,确实没有人在库克船长之前沿这段海岸线航行,并观察3200公里长的海岸线及内陆地区。

无论各方如何解读库克船长雕像上的那行字,欧洲定居者的到来给原住民带来灾难这一点已经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

1788年1月26日,第一舰队抵达澳大利亚。对欧洲定居者来说,这一天是纪念日。但对原住民来说,这是悲伤的一天,让他们想到了掠夺、暴力和伤痛。

澳大利亚乐施会原住民及托雷斯海峡岛民项目(Oxfam Australia's acting national manager of Aboriginal and Torres Strait Islander peoples' program)的全国代理经理、澳大利亚原住民后裔娜若·墨雷(Ngarra Murray)刊登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网站上的一篇文章认为,“这种长时期的暴力和种族灭绝在一开始就是要夺走我们的土地”。

随着“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运动持续, 一些历史人物雕像导致的争议在澳大利亚将继续。

新州州长格拉迪斯·贝雷吉克利安(Gladys Berejiklian)表示,将加强法律措施来保护那些历史人物的雕像。

目前,在澳大利亚有什么方法或许可以解决雕像产生的冲突摩擦呢?

移除雕像是一种可以考虑的手段。

在澳大利亚,也有不少人呼吁移除库克船长的雕像。

艺术家艾玛· 豪令斯沃斯(Emma Hollingsworht)在网络上发起请愿,呼吁移除位于昆州凯恩斯Sheridan街的库克船长塑像。

她表示,希望请愿活动能引起凯恩斯市政委员会和市长的注意,采取行动。

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市议会在2017年曾作出移走有争议历史人物雕像的决定。当时,市议会投票决定移走一尊南北战争时期南方邦联军司令格兰特·李(Grant Lee)将军的雕像。

后来,因为这项决议引发骚乱,那尊雕像至今没能移走。

另外,也许还可以考虑用原住民的雕像替换。

原住民女性长者朗达·迪克森-格罗夫纳(Rhonda Dixon-Grovenor)表示,她希望看到库克船长等人的雕像被原住民的雕像取代,这样原住民就可以“昂首挺胸走路了”。

不过,悉尼市长克洛弗·摩尔(Clover Moore)认为,悉尼市无法“去除全部带有殖民象征的东西”,要与原住民社区探讨如何“更好地承认我们共同拥有的历史”。

“我们不能抹掉历史,也不应该试图抹掉历史,”摩尔市长说。

将有争议的雕像挪到其他地方,换个地方展示也是一种方法。

在英国布里斯托尔市(Bristol),1895年建造的奴隶贩子爱德华·科尔斯顿(Edward Colston)的雕像在遭到破坏后,当地政府决定将其安置在博物馆中,与“黑人的命也是命”标语牌一起展出。

之前,这尊雕像被人扔入河中,警方没有干预,也没有任何人被起诉。

该市市长表示, 唯一可以让大家在今后共同努力的方法就是了解最初的真相,接受事实。

还有一种不用挪动雕像的方法,就是重新为有争议的雕像准备铭牌,修改介绍文字。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历史教授布鲁斯·斯卡茨(Bruce Scates)拥护“对话性纪念方式”。这种方式是在雕像等历史纪念物品上添加诸如铭牌、说明牌之类的东西,从现代角度来解释历史上的人物和事件。

他认为,把雕像挪走完全“丧失了讨论的机会”。

目前,在英国伦敦有950座纪念物的说明牌“内容有问题”,需要重新进行审查。而在美国,抗议者为一座南北战争时南军士兵的雕像重新制作了说明。

**对ABC中文内容有何评价和建议?请您填写问卷,助我们改善服务**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