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确实是邱香果把病毒寄往武汉:关于华裔病毒学家被调查的最新信息

2019年7月,在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工作的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和成克定被停职并被取消了进入实验室的许可。在此事发生几个月前,有人从该实验室向武汉病毒研究所寄过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但无论是实验室还是加拿大公共卫生署都拒绝透露具体是谁寄的,只强调寄病毒的事与邱成二人被调查无关。

现在,CBC根据加拿大信息公开法获得的资料显示,把病毒寄到中国去的人确实是邱香果,她也是促成此事的关键人物。但是加拿大公共卫生官员也再次声明,邮寄病毒事件与加拿大皇家骑警对邱香果和成克定的“行政调查”没有关联,与新冠疫情的发生和新冠病毒研究没有关联。另外,邮寄埃博拉和亨尼巴病毒样本是应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要求。

记者也查到了中方收件人在这个特殊的包裹抵达后发来的感谢:”我们衷心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尤其是邱博士和安德斯!非常感谢!!期待着我们在未来进一步合作。”

2019年3月31日,两个分别装有埃博拉和亨尼巴病毒株的小瓶从温尼伯寄出。5月24日,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委托皇家骑警对邱香果等人进行调查,7月5日,邱香果、成克定和他们的几名研究生被警察带离实验室。今年年初新冠病毒登陆北美,网上开始流传关于”中国间谍”从加拿大把新冠病毒寄回武汉的各种阴谋论。

**文件显示向中国提供致命活体病毒确实曾引起过公共卫生部门关注**

从去年7月邱香果和成克定停职到现在,加拿大公共卫生官员的口径一直是:向中国提供埃博拉和亨尼巴病毒样本符合相关法律和规定,加拿大过去也曾与其他国家的同行分享病毒样本。

但是最新被记者获得的文件显示,在病毒被寄出前,加拿大国家病毒实验室的负责人马修.吉尔莫(Matthew Gilmour)和他在渥太华的上级部门都关注过此事。吉尔莫要求邮寄要符合特殊材料移交协议的规定。他还在一封写给特殊病原体研究负责人大卫.萨弗罗奈兹(David Safronetz)的电邮中说:“你信任这个团队就好。我们是怎么跟他们有联系的?”

萨弗罗奈兹的回答是,由于他们和邱博士的合作。

**专家:可疑而危险**

在渥太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和流行病学家阿塔兰(Amir Attaran)眼里,邮寄病毒事件是“可疑的,令人担忧的,可能危及生命的”。

他在接受CBC采访时说,现在的情况是,加拿大皇家骑警从全国安全级别最高的实验室中逐出一名研究人员,原因是什么政府不肯说,要保密。我们知道的是,她在皇家骑警出现之前,把全世界最致命的病毒之一寄往中国,寄给一个从事危险的基因功能获得实验的、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实验室,而且被寄出的病毒株有多种基因差异,可供对方进行不同的实验。

功能获得试验把新基因直接导入一个细胞或个体以观察其变异。这类实验在包括加拿大在内的大部分国家被视为过于危险。阿塔兰对加拿大政府相关部门竟然批准实验室和中方分享这些病毒感到”极度不满“。他说:“武汉病毒研究所做这些实验,而我们向他们提供埃博拉和亨尼巴病毒。稍微有点脑子就能明白,这是一个不智的决定。”

加拿大皇家骑警对邱成二人的行政调查已经进行了一年多,但无论是公共卫生署还是警方都没有公布调查进展。一个公共卫生署发言人在解释为何调查迟迟没有结果时说,行政调查必须公正而彻底,同时必须遵守程序,尊重当事人权利。

(CBC News, Karen Pauls)

**相关报道**

**加拿大辟谣:新冠病毒不是中国间谍从加拿大实验室寄到武汉去的**

**曼尼托巴大学宣布解除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的教职**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