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我为何参加呼吁中共党内直选活动(二)

**编按:四川成都异议人士黄晓敏因参与云南省委党校退休教师子肃呼吁中共党内直选活动,而在2017年5月18日被捕,直到2019年11月17日出狱。子肃因发表公开信,呼吁中共在十九大上开放中共党内民主直选,被判刑4年,黄晓敏因为转贴和声援被判刑两年半,其他还有多位被牵连的人士。本文是黄晓敏对事件经过的回顾。**

离开车站回到家里,放心不下的就是能否通过身份审核不受阻拦的登上列车。当得知罗世模已随北上的列车驶出车站,我的心有些激动,马上把这个资讯分享给了子肃。

第二日(即2017年4月29日)午后,我听闻子肃被成都员警从家中约走传唤的消息,此时的我还是没有感到问题会有多严重,只是对政府的快速敏捷感到惊讶。我猜想已经有成功应对员警经验的子肃,这次一定还是能够从容面对,化险为夷的处理好“呼吁信危机”,乐观估计不超过24个小时,他仍会再次回到自己的家中。

**子肃被捕 罗世模失联**

4月30日超过24小时法定传唤时间了,还是没得到子肃平安回家的资讯,反而得到的是收监关押的正式通知。这下我才意识到对子肃来说,可能真的遇到大麻烦了。同时,我判断去北京的火车,此时此刻也应该抵达北京,便不假思索的就和罗世模进行了联系。结果又是一个意外,没有办法联系到罗世模了。任凭怎么拨打手机,始终是未接电话的不正常反应。

随后,我根据对子肃个人心胸眼界的了解,以及对党内政治改革目标和动态需要的把握,并根据自己对目前国内各种矛盾叠加的分析,站在党内党外和法律规章的认识基础上,为子肃也是为自己的行为表明心迹,我为这个事件发布了第一条微信内容。原文是“中共云南省委党校退休讲师,关心党国命运的社会活动者子肃先生,在去年十月因网路暴力误入陷阱,但因恰当应对和政府慈悲,最后仅以取保候审获准自由回家。然而这次突如其来的超时失踪,却是因为行使党员权力,履行党员职责,向党提合理化建议而再蒙伤害。纵观近代历史和中共党史,在党和政府遭遇重大危机的时刻,在位领导激流勇退不是没有,而是非常重要也有先例。子肃正是本著责任、忠诚和使命,在个人危困之际消除顾虑,向党建言、为党分忧、替党解难。我期望就此事件的处理结果,也应该是明智远谋充满大气和韬略。”我期待透过发出这样的文字,让党国的专案人员,还有直接指挥这起案件的高层领导,能够明白子肃和我们这些人的心思、目的和内心感受,也能够像上次那样明智宽容对待,处理好一个党员给自己组织发出呼吁信的向善结果。

**公开信发表后无声无息令人恐惧…**

直到5月2日,我终于知道罗世模在北京的遭遇。原来他刚下火车就被居住地政府专程派来堵截他的工作人员,在车站被定点围困限制了起来。虽然个人自由没有多大约束,法定权益也没有被剥夺,但是明确告诫了必须终止传播呼吁信征求意见活动。此时,我还没有感到呼吁信事件,对我个人会带来什么不利后果,只是公众对子肃这个行为毫无反应却让我感到非常意外。不管是休假的缘故,还是政府有效控制的原因,或者是来自内心恐惧,几天下来,关于呼吁信的传播点评和表态,在自媒体话语平台上,几乎是进入悄然无声的遗忘地步。

面对此情此景,我想起子肃在党内也是发起这次呼吁信的几个同事、战友或者是朋友,认为他们不应该选择沉默,更不应该在此时此刻不站出来为子肃说几句话。但是我又苦于不知道具体是谁,也不知道如何与他们联系沟通,只好凭自己的想像,用刺激挑衅的办法隔空喊话,希望他们能发出自己的声音。于是就用自己的话语平台,第二次发文:“中共党内正在和想要利用云南省委退休的党校讲师子肃的幕后推手和‘健康势力’,你们是不是也该力所能及的出来发表一些观点、态度或声明。这不仅有利于各自大家的共同愿望利益与安全,也有利于国家、政府和我们这个民族的长治稳定。我深信子肃先生不怕被利用,也不怕责任后果,但是被利用了还应该有个明明白白的使用价值吧?你们知道你们可以做什么?如何做!”话语一出,立马产生效应。不停的有不知情的网友纷纷来信询问,“他们是谁?”“他们真的还有一个群体啊?”“他们为何不出来说几句话呢?”看来初步目的已经实现,未来关键还是要能造成一定的势头和社会影响。我把希望寄托还在北京的罗世模身上,认为只有他的那个圈子才能形成压力,才能减轻对子肃不公平、不正义的形势。

**红二代知道了 能使力吗?**

在焦急不安中,最后等来的不是大喜,但也不是一无所获的小道消息。呼吁信的主要内容对腐败和反腐的评价以及推荐胡德平为总书记人选,在红色家庭后人协会圈子受到阅读者的讨论和默许。罗世模虽然没有见到胡德平先生,未能了解到他的观点和想法,但是通过他们那个红协圈子认同者的努力,还是把资讯传递给正在家中被淡出的胡德平先生,知道有人推举他做党内竞争总书记的候选人。听到这样的消息,对我来说还是精神为之一振,知道谁是可以信任和依赖的战友。为了尽快有个宽松的结果,我再将这个过程发布到自媒体平台,很快得到《自由亚洲电台》的高度关注,同时我也把主要的精力放在罗世模平安回来的安排上。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 **黄晓敏**,出生于新疆喀什,曾在中共体制内担任行政工作,也当过党校教员。1995年被体制开除到成都自谋生路。因长期参与维权活动,三次被拘、两次被判刑。目前是独立撰稿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