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说实话我哭了”,潜水者恳请手下留情勿捕蜘蛛蟹

每年五月底六月初满月的时候,大批蜘蛛蟹会来到墨尔本以南的菲利普港湾(Port Phillip Bay)蜕壳,这一壮观的场面因为被记录到BBC蓝色星球纪录片中而声名大噪,吸引了来自全世界的潜水员来观赏,同时也吸引了前来捕蟹的人。

今年前往菲利普港湾的小镇Rye的码头上捕蟹的人如此之多,严重违反维州政府规定的社交距离限制,警方甚至不得不多次来到码头驱散过于密集的捕蟹人,并于6月7日、8日的长周末两次关闭Rye码头。

简·海德里(Jane Headley) 是一名有多年经验的潜水员,已经在Rye附近居住了20多年,她每个周末都会在墨尔本附近探索不同的潜水点。

据简介绍说每年五六月这特别的两周时间里,很多来自澳大利亚各地甚至全世界各地的潜水员都专门来到这里观看蜘蛛蟹群体蜕壳的自然盛况。

“我们年年这个时候都能欣赏到蜘蛛蟹在这里聚集的现象。而去年,蜘蛛蟹在Blairgowrie那边聚集,是Rye附近开车5分钟的另一个码头,”简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说。

蜘蛛蟹吸引来潜水员的同时,也吸引了大批捕捞者。他们挤在窄长的伸出海面的码头上,警方不得不前来介入进行驱散,并一度关闭码头。

水上的捕捞者忙着下网,殊不知水下的潜水员遭到渔网“袭击”。

“我带着朋友特意在满月那天下水,说实话我哭了,当时很多渔网铺天盖地的砸下来,我的手和脚上都缠上了捕蟹网。有一张网直接砸在了我朋友头上,几乎把她的呼吸器砸掉了,她吓坏了,”简讲述了当时的情景。

“很多潜水员看到被捕捞的螃蟹的数量,都既震惊又气愤,他们抓的数量远远大于合法的捕捞数量,”简说。

根据维州渔政署(Victorian Fisheries Authority)规定,每人每天包括蜘蛛蟹在内能捕捞30只以下的螃蟹,且只能最多使用两个网圈、两个诱饵陷阱。

“捕蟹网被扔下来又拉上去,扔下来又拉上去。这根本不是正常的捕蟹,而是捞蟹,”简说。

“一个晚上过去后蜘蛛蟹基本都被捞光了,第二天我们又去了同一个地点,蜘蛛蟹都不在了。除了捕捞数量,很多人也没有遵守不能在水深小于两米的水域里捕捉螃蟹的规定,” 简说。

“我们为此成立了蜘蛛蟹联盟,希望能有一个平台应对和蜘蛛蟹群聚引发的问题。希望所有想要观赏这一年一次壮观场面的人都有机会能看到。”

简参与的蜘蛛蟹联盟在change.org上有超过2万5千名支持者,据简介绍,他们已经联系了渔政署和相关团体商讨保护蜘蛛蟹的问题,希望有和平愉快的结果。

简表示,除了存在一些非法捕捞的现象,聚集性地捕捞蜘蛛蟹,还给海滩制造了垃圾。

她说,今年看到的蜘蛛蟹和以前相比个头小了很多,但目前还不清楚具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维州华人钓鱼协会会长徐崇力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表示,近两年在蜘蛛蟹蜕壳时前去捕捞的华人很多。

“在我们华人去抓之前,澳洲人几乎是不抓蜘蛛蟹的。从前两年开始有传言可以抓蜘蛛蟹很好吃,”徐会长说。

去年底,徐会长在调查后还向维州渔政署汇报了他的发现:“有人去抓,尝尝鲜,对整个环境生态的破坏并不是很大”。

不过徐会长发现今年似乎情况有些不同。

“今年我看到一些商业的行为在里面,一些搞旅游的一些自媒体宣传以后,旅游包车的这些人弄了面包车接客人去抓蜘蛛蟹,在里边牟利,之前是没有的,”徐崇力会长介绍说。

在徐会长看来,很多人前往捕捞有大一部分原因是媒体的误导,包括用错误的照片,让读者误以为蜘蛛蟹体积很大,有经济价值。

“很多自媒体把阿拉斯加长腿蟹的照片放上去当作蜘蛛蟹,让人感觉到蜘蛛蟹很大很肥,其实是不对的。长的形状像,但是尺寸不一样,蜘蛛蟹只有拳头这么大,阿拉斯加长腿蟹是像人手臂那么长的。这就是媒体的误导。”

除了照片,徐会长甚至观察到还有媒体对于政府捕捞数量的限制的报道也是错误的。

“有媒体报道每一网三十只螃蟹,这是错误的,是每一个钓鱼证30只,不能多,”徐会长说。

“除了媒体宣传以外,更重要的是立法。要保护蜘蛛蟹,政府是起最主要作用的。我们可以通过协会的平台告诉大家尽量不要去捕捞,但是从法律上你没有禁止人家捕捞。”

**对ABC中文内容有何评价和建议?请您填写问卷,助我们改善服务**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