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分析:澳洲政府正酝酿新策略 应对中国经济“威胁”

当中国政府警告留学生对赴澳留学要三思的新闻开始传开时,我拿起电话,给在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一名熟人发了条消息。

我写道:“这好像很糟糕。” 我的电话马上响了。

另一端传来悲观的声音:“这确实很糟糕。非常糟糕。”

“而且只会越来越糟。”

他们的悲观情绪是可以理解的。现在的格局已经完全清楚,无需争论。

中国政府似乎有意利用其经济实力恐吓澳大利亚并改变其行为。

上个月,中国当局对澳大利亚大麦、牛肉和煤炭出口设置了新的贸易壁垒。

就在几周前,由于澳大利亚政府推动对疫情爆发进行一项独立调查,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警告消费者会抵制澳大利亚产品。

本周,中国政府从商品转向了人群。在警告中国游客如果他们到澳大利亚旅游可能会遭受种族主义攻击之后,中国政府敦促留学生对赴澳留学要三思,并再次援引澳大利亚对中国公民的种族歧视激增为由。

眼下还没有即刻对经济造成影响,因为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澳大利亚仍对外界关闭国界。

但是这种痛的后果可能不会拖延得太久。

去年,中国留学生和游客总计为澳大利亚带来了超过180亿澳元的收入,这增加了政府的财政收入,并提供了无数的就业机会。

就像莫里森政府拼命复苏被百年一遇的大流行病重创的经济一样,中国留学生和游客可能会带来收入的前景正在慢慢消失,令人生畏。

更重要的是,澳大利亚与其最大贸易伙伴的关系现在陷入相互怀疑和完全敌对的境地。

澳大利亚高级官员和政府部长们甚至不能说服北京的任何人接听电话,来讨论一系列迅速增加的争端。

本周,当澳大利亚部长抗议中国的旅行警告既夸大其词又不合理时,中国外交部指责他们无视澳大利亚的歧视和暴力。

中国外交部女发言人华春莹在北京对记者说:“我们奉劝澳大利亚方面正视问题、反躬自省,采取切实措施维护和保障在澳中国公民的安全和权益。”

毫不奇怪,莫里森政府的耐心开始快要磨尽了。

当中国一开始针对澳大利亚的出口时,贸易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非常谨慎地避免事态升级,坚持表示他接受北京的保证,那就是澳大利亚商品突然面临的这些莫测的监管障碍与北京和堪培拉之间的大范围政治争端无关。

但是,本周莫里森政府的高级官员们决定,也许是时候停止对这一情况视而不见、讳莫如深的态度了。

星期四,总理莫里森首次使用“胁迫”一词来形容,同时挡开对北京宣布的一系列制裁提出了的另一个问题。

莫里森说:“我们是一个开放贸易的国家。”

“但是我绝不会因为受到任何胁迫而放弃我们的价值观。”

外交部长佩恩更甚,指责北京夸大有关澳大利亚的“虚假信息”。

她对ABC记者萨布拉·雷恩(Sabra Lane)说:“这会助长恐惧与分裂的气氛,而在疫情大流行的情况下,我们需要的是合作与谅解。”

此后不久,贸易部长终于放弃了他不露声色的礼节性礼貌,告诉《澳大利亚金融评论》说,中国驻澳大使最初警告会有抵制“显示出不当地试图用经济来胁迫”。

莫里森政府现在几乎一致认为,澳大利亚利用北京持续和爆炸性的经济增长赚钱的冲动是可以理解的,这已经使它深受打击报复。

随着中国政府越来越专制和武断,这种风险只会加剧。令人担忧的是,我们最担心的一些恐惧会很容易迅速过去。

但是,正视这一问题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可以很容易地宣布,澳大利亚过度依赖中国,必须迅速使其出口市场多样化。

但要做到这一点实际上很难。

目前,莫里森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官员正倾注大量时间和精力与亚洲的中等实力国家建立战略关系,这些国家的发展轨迹将有助于塑造我们区域的未来。

上周,莫里森与印度总理莫迪举行了一场“虚拟首脑会议”。

这一视讯通话没有那些通常会伴随对印度国事访问的令人印象深刻的盛况,比如在印度总统府前对仪仗队进行检阅。

但这仍然是澳大利亚外交上传递出信号的一刻。两国领导人签署了新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以及有关网络事务、稀土和军事合作的协议。

与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新兴大国拉近距离,不仅会带来直接好处,也可能使澳大利亚更容易在那里开拓新的出口市场。

澳大利亚不仅在寻找新朋友。它也正在求助老朋友。

澳大利亚国库部长和总理都选择在本周宣布由美、英、新、加、澳组成的所谓的五眼情报网或许很快将演变为迥然不同的组织并非偶然。

这五国正在努力达成一项新协议,届时五眼联盟的最高经济部长将举行会晤,讨论如何摆脱疫情。

上周三,总理在这个话题上做了令人惊讶的进一步展开,他告诉联盟党议员说,澳大利亚正在努力将这个曾是顶级绝密的组织“带入商业领域”,以“建立可信赖的供应链”。

联邦政府没有表示这些供应链将提供哪些商品,但是美国国务卿蓬皮奥今年初透露了一些,当时他说美国希望向可信赖的朋友寻求“对美国安全真正至关重要”的物品,例如稀土、制药和核材料。

“我们需要从根本上重审我们的供应链,并确保我们了解这些供应链,并在像这样的时刻对其拥有控制,”蓬皮奥说。

这不仅是买卖,莫里森政府还认为,五眼联盟可能会提供一条有用的途径,以分享他们希望防止落入其他国家之手的宝贵的知识产权。

甚至有人抱怨说,五眼联盟的国家可能需要倾注其集体的能源和资源用来创建北京已拥有明显优势的关键未来技术。

所有这些都与过去三十年来澳大利亚政客们所倡导的世界观相去甚远。当时的世界观认为,随着各国经济变得更加紧密连接,货物自由流动,相互猜疑逐渐消退。

但是话又说回来,制定这一路线的官员和政客们始终相信中国将逐步实现自由化。但是他们错了。

或正如我的那个政府的熟人在电话另一端所说的那样:“世界正在改变。”

“所以我们也跟着变。”

相关英文文章

**对ABC中文内容有何评价和建议?请您填写问卷,助我们改善服务**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