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陈文敏再批港区国安法条文含糊不清  市民易踩红线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公法讲座教授陈文敏批评,港区国安法的条文空泛含糊,应列明分裂国家或颠覆政权的定义,是要涉及武力或鼓吹武力,行为的严重性是足以达至分裂国家的政治目的,举例如果在六四烛光晚会和平集会,高叫“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不应构成颠覆的行为。

陈文敏周日(14日)出席一个电台节目时表示,特区政府近期对港区国安法的宣传,并无提到法律内容,对此感到担心。他指这次港区国安法属于刑法,条文必须写得细致,不能够只提及抽象的原则。陈文敏批评,任何一个国家都有国家安全法,但没有听过一个国家订立国家安全法,市民不能看草案。

陈文敏指港区国安法条文写得不够清晰,市民不知何时会“踩到线”,会限制言论、新闻及学术自由。他指法律不是针对一小撮人,便可以令大家安心,而是适用于所有人。

港区国安法条文亦对恐怖活动及外国势力干预的定义不清晰,相关法律应受基本法约制,能够包括对人权的保障,刑法要清楚说明有什么事不能做。而内容方面,他认为应该跟随香港普通法的法制,又期望日后涉及国安法的案件,全部由香港法院审理。他不同意成立一个专门法庭审理国家安全的案件,认为会令市民失去对法治的信心,有审讯不公之嫌。他亦希望中央参考大律师公会意见,当终审法院提请全国人大时,中央才行使释法权,达至自我约束。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周日在网志发文,同意港区国安法条文要写得清晰,但不同意法律团体提出“港区国安法”应设日落条款的建议,她认为是多此一举,而有关要求属全国性法律的国安法法律条文,全部依照香港普通法的法律行文亦是不合理和不设实际。

郑若骅表示,国内有两套法律制度:成文法和普通法。对于要求属全国性法律的国安法的法律条文全部依照香港普通法的法律行文是不合理和不设实际的。但当然法律条文必须行文清晰和明确。

郑若骅强调,香港特区应尽早完成《基本法》规定的维护国家安全立法。在香港通过的法律是处理从特区层面的部分危害国家安全的问题,不一定足以处理影响全国14亿人民的国家安全事宜。

另外,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在香港电台英文节目《给香港的信》中认为,即使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不代表港人有权损害国家安全,又重申中央有权就国家安全为香港制定国安法。

汤家骅表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早前指北京颁布港区国安法,为香港的高度自治敲响丧钟,香港反对派领袖指“一国两制”及法治已死,然而他们并无看过立法内容,而订立条文过程即将进行,港府已表明会尽力向人大常委会反映香港市民的感受。

他又说,根据《基本法》第18条,当港区国安法通过及纳入《基本法》附件三,将成为香港法律一部分,由本港司法机构诠释、应用及实施。不论《港区国安法》内容如何,当它成为香港法律,有信心普通法制度会确保公义。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