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德语媒体: ZOOM不当伪君子 宁作真小人?

(德国之声中文网) 柏林出版的**《每日镜报》**以"和推特相反,ZOOM屈服于北京的指令"为题,刊发评论指出,ZOOM试图只做政治方面不敏感的生意,这种商业模式具有非常大的局限性。

"在人权为商业利益让位时,有些公司试图穷尽外交辞令为自己开脱。视讯会议服务商ZOOM倒好,直接承认取消了人权活动人士举办的三场有关六四的网上讨论会。在中国,纪念六四的活动被认定为非法。"

"ZOOM压根就不尝试美化自己的行为,该公司表示,今后还会继续遵从中国政府有关此类'违法活动'的指示。公司还透露,正在开发相应的软件,从而更好地遵守'当地政府'的规定。俄罗斯、巴西、匈牙利的政府得知这一消息一定会很感激。"

文章随后将ZOOM与Twitter进行对比,指出后者已经在中国被屏蔽十多年,但是中国政府机构却也在使用Twitter来向境外作宣传。作者还注意到,就在近期,Twitter对疑似为北京当局散播虚假宣传信息的假帐号进行了封禁处理。

"人们当然可以辩解说,Twitter反正在中国被屏蔽,在那里赚不到钱,所以才敢于轻松地对中国政府的行径出手。但是这种辩解并没有点出问题的关键。一个网络平台,只有在一视同仁地向所有用户提供通讯渠道时,才会让公开的沟通成为可能。对于ZOOM这样的正在扩张的企业而言,当务之急是:让尽可能多的人享用视讯会议沟通。"

"而现在面对中国政府,ZOOM却展现出了机会主义,这最终会造成高昂的代价。只允许举行政治不敏感的视讯会议,这不仅仅体现了狭隘的心胸,也是一种极其局限性的商业模式。"

杜塞尔多夫出版的**德国《商报》**以"为北京审查 - ZOOM丧失了信誉"为题,刊评指出,ZOOM听命北京取消美国纪念六四会议的做法,对公司信誉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害。

"周五(6月12日)凌晨,ZOOM发表了又一份声明称,公司是受到北京方面的要求才取消了那场视讯会议。公司表示,由于无法做到只排除来自中国大陆的与会者,因此至少决定取消了一场视讯会议、并且临时封锁了几个账号。"

"这是一个严重的讯号:一家美国企业服从于北京的政治言论审查愿望。更糟糕的是,ZOOM公司从这件事情中吸取的教训居然不是认为这一决定是一个错误。今后,ZOOM将运用一种内部审查工具,从而能够根据用户的所在地来决定是否应被排除在某一场视讯会议之外。"

"ZOOM创始人、华裔美国富翁袁征曾经许诺,尽力让公司成为一家充满信任的企业。但是,ZOOM却按照北京的指示,切断了在美异议人士的视讯会议,这表明:ZOOM并没有在构建信任,而是在玩弄信任。"

汉堡出版的最新一期**《明镜周刊》**则以"至少ZOOM没有拐弯抹角",不无讽刺地评论道:ZOOM至少没有像其他企业那样大张旗鼓地宣扬要打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文章指出,极速扩张的ZOOM体现出了一种功利主义思维。

"异议人士、人权人士发出了怒吼,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一点我们却不应指责ZOOM:和某些其他美国互联网企业不同,ZOOM从来没有说过要打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该公司想要通过视讯会议服务来赚钱,因此不和各国政府对着干。"

"ZOOM和本国的政府也不对着干。就在几周前,公司宣布,尽管会为视讯会议引入点对点加密技术,但是该服务只为付费实名用户提供。公司CEO袁征直白地说:'如果有人滥用ZOOM的服务,我们愿意和美国联邦调查局以及其他当地刑事调查机构合作。'"

"ZOOM担心匿名用户会滥用其服务虐待儿童,这种担心固然是合理的。只要犯罪者觉得某种网络服务足够安全,都会将其用于这种用途。因此,在美国,针对该行业的政治压力越来越大。甚至还有威胁说,不惜以合法用户的安全受损为代价,通过立法强制取消加密。"

"跨国经营的网络服务总是会在世界的某些地方与法规产生冲突。一家市值上亿的科技企业,绝不可能无条件站在弱者一边、并且不进入那些弱者得不到充分保护的市场。谁想要最大化其利润,就必须不时地让人权退居二线:这就是资本主义的人性代价。"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