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寻找阿秋,我15年前的越南保姆

文/谢佩妤

夏天到了,畏寒的我迎来了自己最爱的季节。提到夏日,让人不禁联想到东南亚的各个国家,一直以来,我都很向往那里的温暖气候与文化,小时候没有地理位置的概念,总以为这些国家和台湾相隔不远,直到长大后我才渐渐明白,海两端的距离原来如此遥远,足以隔绝思念之人的音讯十多年。

我总是在夜深人静时想到南海另一头的国家──“越南”,因为那里有一位在我记忆深处留下许多美好片段的人。尽管那些回忆大多已变得破碎不完整,但它们就好像落在土里的种子,在我的心里扎根、发芽。我好想好想再见她一面,也有好多话想对她说……

**比起长辈,她更像我的同伴**

约莫在我5岁的时候,父母因为工作忙碌,所以聘请了一位来自越南的保姆打理家务,照顾弟弟的同时也顺便陪伴我。

对于阿秋的出现,我并没有深刻印象,只依稀记得那时幼稚园下课后回到家,奶奶身旁突然多了一位陌生人,奶奶告诉我她叫作阿秋,是来帮忙照顾弟弟的。从那之后的几年时间,阿秋就一直和我形影不离。

孩提时期的记忆我大多已忘得一干二净,但却清楚记得阿秋陪伴我的许多时光。每天早晨她会先帮我梳洗换衣服,再陪我走去离家不远的幼稚园上课。下课后她照顾弟弟,同时也会陪我玩游戏。那时附近住了一位同样来自越南的邻居,阿秋跟她的关系很好,我们经常写信给她,先由我口述,阿秋再把我说的内容翻译成越文,最后投到邻居的信箱里头,我在信的最后总会称赞邻居家的碗很漂亮。爸妈不在的夜晚,我们会一起推著弟弟去看歌仔戏,阿秋也总是很贴心的安慰被舞台浮夸声光效果吓坏的我。

阿秋之于我,与其说像是第二位母亲,似乎更像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她会跟我分享自己的经历,告诉我她和丈夫有一个孩子,但已经离婚了等等。不过也正是因为关系太过亲密,不懂事的我经常对她不礼貌,也从来没有给予她对于长辈应有的尊重,以至于长大后每次想起与她相处的点滴,思念之馀也总是带有满满的愧疚。

阿秋的脾气非常好,小时候的我似乎看上了这点,在与她单独相处时就像个小霸王。我曾经在她帮我换衣服时闹脾气,换了将近10套都不满意,也曾经乱跑害她因找不到我而著急。其中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要求身上没有带钱的她买臭豆腐给我吃,后来她只好先跟摊贩老板赊帐,和我一起蹲在家门口把臭豆腐吃完,最后阿秋还因为带我蹲著吃东西而被爸爸念了一番,但她却从未因为我的蛮横而对我不好。长大后的我好气年幼的自己,气自己不懂得珍惜阿秋的付出,也气自己即使经常在夜晚看见她疲惫的双眼,却不曾亲口对她说声谢谢。

**那张一千元,成了她能给我最后的东西**

离奇的是,我对于阿秋的离开竟一点印象也没有,我曾数次挖掘记忆深处找寻画面,想知道那时的别离是热泪盈眶抑或是无声无色,但最终都以失败收场。上小学后爸妈曾带我和弟弟去新雇主那里找她,阿秋当时在桃园工作,我记得爸妈拿著一张白色的纸,从基隆出发,看著上头的地址绕路了许久,才终于到达目的地。

重逢后的第一个画面,是看见阿秋抱著新雇主的小孩。她和爸妈寒暄不久后流下眼泪,似乎对于我们的到来感到十分喜悦。离开前,即使爸妈多次推辞,她仍然坚持要把1,000元红包交给坐在汽车后座的我,似乎她也有预感,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而钱是她唯一能给我的东西。

后来我也曾透过电话和阿秋联系。挂电话前,我匆忙拿了纸跟笔想抄下号码,但爸妈告诉我,阿秋不能随便给别人雇主家的联系方式,我才因此作罢。那次通话之后,我们家就和阿秋彻底断了联系,直至今日。


谢佩妤的弟弟(中)当年还很小,谢佩妤(左)想要告诉保姆阿秋(右),弟弟现在已经长到190公分了。(谢佩妤提供)

**15年过去了,我想对你说……**

失去阿秋音讯后的几年时间,我们家过得还算顺利,只不过因为经济负担越来越大,爸妈经常发生争执,因为害怕而躲在厕所里的我总会想起阿秋,想起与她的回忆,我好希望那些担惊受怕的日子,能有她陪伴在我身边。

14岁那年,爸爸因病离世,我的世界因此崩塌,生活也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阿秋,不知道这几年你过得如何?你回越南了吗?或者是你还待在台湾?我曾经好几次试著寻找你,但以前的资料全都丢失了,幸好我们的唯一的合照还留著。我想告诉你,我们家这几年发生了很多变故,已经不是以前你还在时的美好模样,爸爸过世了,妈妈也生病了。我们的生活变得非常辛苦,家人间的关系也降到冰点。

你知道吗,以前住在我们家附近的那位邻居搬走了,最后一次和她说话,她跟我说自己和你失联已久,所以没办法帮我联络到你。十多年前还牙牙学语的弟弟,现在已经长到190公分了,如果你能当面见到他,一定会非常惊讶。

你还记得我们以前经常散步的那条河吗?后来我去读了河对面的那所高中,小时候就很喜欢动物的我考上了兽医系,现在在台中读书。

独自难过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你,因为你能带给我许多温暖和鼓励。还记得刚上小学的时候,我被同学诬陷偷了东西,父母师长没有人相信我,甚至骂我是小偷,那时是你给了我据理力争的信心。

今年7月,我就要满20岁了,我今年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是见你一面,告诉你我有多想念你,听你跟我分享这几年的生活,也想为了自己小时候对你做的那些不礼貌的事,亲口说声对不起。不知道你是否也一直惦记著我呢?

15年过去了,我真的好想找到阿秋,寻找她的过程困难重重,越南有接近1亿的人口,又分成北越和南越,我印象中阿秋似乎说过她住在河内,但我担心这会是自己长大后产生的记忆错乱。

我们丢失了所有可能有阿秋联络方式的资料,唯一可用的线索就是我们的合照,以及我脑中破碎的记忆片段。我不晓得阿秋的英文名字,也不知道“秋”是她的姓还是名。若是那时有询问她,哪怕只记得几个字母,也会更有帮助。

谢谢耐心阅读这篇文章的你,如果你有被故事感动,麻烦请帮我分享这篇文章,让更多人看到,若是文字内容能被阿秋离开我们家后的新雇主看见,或许寻找她的难度会下降许多。

还好有看见朋友分享的报导,让我有机会联络到天下杂志和央广,谢谢在这个计画中努力付出的所有人,愿计画成功,彼此思念之人不再错过。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