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澳安全情报组织:极右翼正在利用疫情招募新成员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目前所进行的国内调查的三分之一与右翼极端分子有关,该情报机构警告说,极右翼正在利用新冠疫情作为掩护以推动其危险的想法并招募新成员。

现在,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对极右翼人物进行调查的数量仅次于对逊尼派极端分子的调查数量。其中,维州和昆州的调查数量最多。

根据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上个月发送给情报专业人员的威胁风险评估报告,右翼言论可能会前所未有地散播到范围更广的受众那里,他们因为疫情而被困在家里,日益与社会隔绝,并上网打发时间。

该情报机构警告说:“ COVID-19的限制令正被极端右翼的叙述所利用,这些叙述把国家描述为压迫性的,把全球化和民主描述为有缺陷的、失败的。”

“我们评估到COVID-19大流行已经强化了极端右翼信念,那就是社会必将崩溃,一场‘种族战争’无可避免。

“在澳大利亚,一场极端的右翼袭击看起来是可能的。”

右翼团体和个人试图利用疫情大流行期间在社区中传播的阴谋论,包括反对5G技术和强制接种疫苗的人士。

随着这些阴谋团体的壮大并在全国范围内推动集会,我们获悉,极右翼成员正在努力将人们带入右翼极端主义意识形态。

一些迅速壮大的COVID-19阴谋论坛上张贴了各种消息,提供通往白人至上主义论坛的链接,这些论坛提倡暴力极端主义,并经常将这种病毒归咎于中国和中国人/华人。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选择不公开这些论坛的名称。

在加密的聊天小组内部,白人至上主义团体的成员讨论战术并制定策略,同时公开利用反华情绪来宣扬他们的事业。

麦特(Matt)是活跃在这些对话中的一员,他是一个澳大利亚白人至上主义者聊天组的管理员,同时也是一个活跃的新西兰白人至上主义组织的成员。

他的谈话显示了极右翼人物讨论如何组织并躲过当局的监控。

最近几个月,他接触了海外的暴力仇恨团体,并在一条帖子中谈论购买武器的问题。

“我得去黑市[......]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从黑帮手里购买。”

麦特小组的蒙面成员一直活跃在新西兰,张贴那些将冠状病毒归咎于中国的帖子。

麦特还写道,他今年早些时候在澳大利亚。

他写道:“前几天我在悉尼机场,所有工作人员都戴着口罩。”

“还有很多人戴着口罩走来走去。我避开了所有这些傻瓜。”

麦特不知道的是,他的讯息被反法西斯组织“白玫瑰协会”(White Rose Society)和新西兰组织帕帕罗瓦(Paparoa)追踪了,这两个组织渗透到聊天组中以揭露他的行为。

他还谈到了如何躲过当局。

“我们是不是到了一个阶段,那就是我们做的事情必须完全分散,并由三到五个人的独立小组来组织?”

白玫瑰协会和帕帕罗瓦告诉ABC,麦特的组织在疫情期间一直在利用反华种族主义。

发言人说:“ [他们]提供了一个环境,在这个环境里人们可能朝着新法西斯主义方向变得激进,这可能会导致其中一些人从事暴力行为,包括像基督城式的大屠杀,就像基督城大屠杀的那名枪手也是被变得激进的。”

自疫情大流行以来,极右翼使用反华言论有所增加。

在澳大利亚,四月份,在维州中部小镇基亚布拉姆(Kyabram)的一座电信塔上悬挂着纳粹旗帜,旁边是中国国旗。

同样在四月,珀斯周围出现了多个与COVID-19相关的标语,写有反华或反全球化口号。这一事件的照片后来被分享到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讨论区。

五月下旬,右翼极端主义者尼克·福克斯(Nick Folkes)鼓励人们通过其社交媒体帐户参加在悉尼举行的“唤醒澳大利亚”集会。

福克斯先生是一位长期的右翼倡导者,长期在公众场合制造噱头并宣扬贬损穆斯林、同性恋、难民、非洲人和亚洲人。

他曾经组织克罗纳拉暴动(Cronulla riots)周年纪念活动。

在集会上,当演讲者和与会者集中讨论5G和反疫苗言论时,福克斯先生举的牌子针对的是中国。

一块牌子写着:“中国是一种人畜共患的病毒。”

福克斯先生向ABC坚称,他不是利用这次活动吸引支持者,但他的确希望他的信息能引起共鸣。

“我对他们如何看待事情以及他们会否改变立场并不真正负有责任,但我希望人们能这样做,” 他说。

西澳警方在五月的一封信中说:“社交媒体的帖子,特别是来自极端右翼组织的社交媒体帖子,继续反映一种反华的腔调。”

迪肯大学的马泰奥·韦尔加尼(Matteo Vergani)是澳大利亚打击武装极端主义和仇恨犯罪的专家,他说新冠疫情为极端主义者传播其言论提供了沃土。

“我们都被困在家里,充满焦虑和愤怒,当我们在网上寻找确定性时,我们都很容易受到错误信息的影响。”

“我们所有人都容易受到极端主义团体的影响,这些团体传播阴谋论,将中国人/华人这样的群体作为替罪羊,正如我们在最近的例子中看到的那样。

“极端主义团体总是试图利用发生的情况来增强他们的势力并招募新人。”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拒绝接受采访,但告诉ABC,该组织知道极端主义者正在寻求利用COVID-19大环境的背景和不确定性。

“尽管伊斯兰极端主义所激发的暴力威胁仍然是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最为关注的问题,但极端右翼团体和个人对安全构成了严重的、不断增长的和日益演变的威胁,”该机构说。

“不幸的是,极端右翼团体比以往更有组织、更复杂、更注重安全。

“这些团体正变得越来越意识形态化。他们更加注意并致力于特定的教条、理念和观点,其中许多支持或美化暴力行为。”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正在考虑为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提议的一项全国反种族主义战略提供资金,该战略旨在衡量和打击种族主义的增加。

反种族歧视专员陈振良(Chin Tan)对ABC表示,该倡议不仅是为了遏制种族主义,而且还旨在消除导致极端主义猖獗的环境。

“属于种族主义极端主义的那头野兽不会在一夜之间产生,也不是凭空产生,它经过了繁育、成长和养料的滋润,并且存在于种族主义和仇恨存在的地方,” 他说。

“毫无疑问,对种族主义采取强有力的行动有助于打击种族主义极端主义,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可能会看到社区中种族主义极端主义的日益增加。”

这项提议已经提交给了司法部长克里斯蒂安·波特(Christian Porter),他说他对种族侮辱的报道深为关切,并说,政府在疫情期间已经大大加强了和多元文化社区的沟通。

他说,这一反种族主义战略将在通常的预算程序中加以考虑。

相关英文文章

**对ABC中文内容有何评价和建议?请您填写问卷,助我们改善服务**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