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6月12日:澳外长批评北京制造“恐慌与分裂” 澳极右势力宣扬反华言论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认为中国呼吁其游客和留学生不要前往澳大利亚的做法是误导。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警告,极右势力正在利用新冠疫情作为掩护,在澳推行危险思想并招募新成员。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再次重申了堪培拉的观点,认为北京以新冠疫情后出现的种族歧视作为理由,呼吁中国游客和留学生不要前往澳大利亚的做法是误导。

她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晨间时事节目《AM》采访时表示,她坚决否认中国的说法,相反,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她说北京的说法在制造“恐慌和分裂”。

她还指出澳大利亚外交部愿意与中方进行沟通,当然,这要看北京什么时候愿意就这些问题举行对话。

昨天,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称,澳大利亚是一个开放贸易的国家,永远不会因为受到胁迫而改变自身价值观。

他说:“澳大利亚永远会奉行我们的国家利益,永远不会被威胁吓倒。”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就莫里森的讲话做出回应,反问澳大利亚领导人所谓的“胁迫”从何而来。

她说:“我们奉劝澳大利亚方面正视问题、反躬自省,采取切实措施维护和保障在澳中国公民的安全和权益。”

与此同时,在谈到港版《国安法》时,佩恩外长表示澳政府对此深表担忧,因为这违背了“一国两制”及《基本法》的精神。她指出澳大利亚将和伙伴国一起继续表达反对的立场。

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目前在国内所进行调查中约三分之一与右翼极端分子有关。

该机构警告,极右势力正在利用新冠疫情作为掩护,推行危险思想并招募新成员。

ASIO上月发给安全专家的评估表示,人们因疫情困在家中,高度依赖互联网,右翼言论有可能因此散播给了空前广大的受众群体。

自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极右势力越来越多地使用反华言论。

他们在迅速壮大的COVID-19阴谋论论坛上发布一些信息,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论坛的链接。这些论坛宣扬暴力极端主义,并经常将疫情归咎于中国和中国人。

今年4月,维州中部城镇Kyabram一座电信塔上在中国国旗旁悬挂了纳粹旗帜,同月,西澳首府珀斯周边出现了多个与COVID-19相关的横幅,上面写着反中国或反全球化的口号。这些照片后来被分享到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讨论群组中。

澳大利亚总理及各州、领地领导人今天上午将举行全国内阁会议,讨论如何进一步放松疫情限制以及何时可能开放边境。目前该会议每两周举行一次。

过去两周发生了很多事情,包括许多州与领地进一步放宽疫情限制,疫情期间全国多地举行“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集会活动。

今天的会议最重要的是探讨各州与领地根据“三步走”计划放宽限制,包括州际旅行。

本周,澳新两国政府官员再次提及当前澳大利亚一些州和领地仍然关闭边境的问题,其中包括新西兰外交部长温斯顿·彼特斯(Winston Peters)以及澳大利亚贸易与旅游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 )。

悉尼罗斯湾公立学校(Rose Bay Public School)日前发现“疑似”新冠病例,该校随后关闭。这是新州过去两周内可能出现的首例社区传播。

新州教育部表示,该校学生今天将在家里学习。

今天早上,学校在其官方上表示学校因为确诊新冠病例而关闭。

然而,新州教育部长马克·斯考特(Mark Scott)表示,该病例仍在调查中, 如果证实确诊,那么这将是过去一个月在悉尼东郊的学校中出现的第三起新冠病例。

五月下旬,悉尼两名分别来自莫里亚学院(Moriah College)和韦弗利学院(Waverley College)的学生确诊。

与此同时,从今天开始,澳航(Qantas)及澳大利亚维珍航空公司(Virgin)将推出新措施,控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两家航司将向乘客发放免费口罩,但不会强迫乘客戴口罩。此外,乘客还会获得消毒纸巾,以消毒小桌板、安全带。然而,机舱内无需保持安全社交距离。

**(澳大利亚东部标准时间早上8点数据)**

本周二(6月9日),一架载有澳大利亚公民的客机从加德满都起飞降落堪培拉机场。

这是由澳大利亚驻尼泊尔大使馆组织,尼泊尔航空公司执飞的第三架撤侨航班。

然而谁都想不到这架飞机的机长竟然还是一位电影明星。

维贾伊·拉玛(Vijay Lama)有很多个身份:服役35年的空军退伍老兵、慈善家、民歌歌手、社会活动家、社交媒体达人。不仅如此,他还是演过大约40部电影的演员。

不过周二他的工作是驾驶飞机,带着机上296名乘客从加德满都撤出。这些乘客中有澳大利亚公民、尼泊尔侨民还有三名新西兰公民。

由于澳大利亚严格的疫情管制措施,维贾伊无法离开堪培拉机场。而重返家园的乘客们则十分开心。

“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那种感觉,他们很开心,我希望我也能和他们一起出去。”

维贾伊机长说,他很高兴能够带人们回到澳大利亚,但是他也非常担忧尼泊尔的疫情和这个贫穷的国家应对疫情的能力。

“我们仍然是一个不发达的国家,我们需要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帮助,”他说。

“这并不是帮助尼泊尔的问题,而是全人类的问题。这是一场正在进行中的全球战争,我们需要一起战斗。”

**附表:**

**对ABC中文内容有何评价和建议?请您填写问卷,助我们改善服务**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