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大律师呼吁国际关注国安法立法

港版《国安法》的立法决定草案通过之后,香港的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更加令人担忧。香港公民党前立法会议员、大律师*吴霭**仪表示,该法律可能*会成为执政党铲除异己的政治工具,刘晓波冤死病榻的悲剧可能会在香港重演,国际社会必须协同应对、支援香港。

5月28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获得授权进行香港《国安法》立法工作,法律通过后将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颁布,由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当地公布实施。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的唯一港区委员谭耀宗表示,相关立法审议已进入6月议事日程。

香港公民党前立法会议员、大律师吴霭仪6月9日在一场由美国律师协会(ABA)举办的讨论会上表示,香港回归后的23年,表面上风平浪静地享受自治,实际上不断被中国蚕食自由,如今“国安法”将矛盾凸显,国际社会已无法回避:

“因为是一点一滴的逐步侵蚀,所以国际社会不是很感兴趣,认为香港仍然是在资本主义、基本法、一国两制下运行。我和李柱铭一直告诉全世界,香港有很多事情被颠覆了,包括法治,但是没有人真正在意。现在是千钧一发之际了。国安法是如此明目张胆,没人可以坐视不理。”

关于港版国安法是否已经标志着一国一制的死亡,吴霭仪在答复本台提问时表示,中国违背《中英联合声明》并将中国的法律强加于香港人,无论国安法的细节最终如何敲定,中国政府的行为已经提供了清晰的答案。

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资深大律师李柱铭也强调,“我们不应该等着这部酷法通过,他们的行为已经违宪。北京在为香港立法,而基本法规定,只有香港立法会有权为香港立法,除此之外别无他人。大家应该早就开始强烈批判,为什么要袖手旁观,等待最后的结果?我知道一定是个恶果。”

- **港澳办 : 不论外国怎么说都要通过港版国安法**

- **英国外相:“港版国安法”凸显中方违背国际承诺**

- **亲共阵营声称三百万人签名支持国安法**

**吴霭仪:《国安法》无关国安,而是压制异见**

香港大律师公会在5月25日就公开质疑人大常委会是否有权力将港版国安法纳入《基本法》附件三,并提出草案没有保证该法律符合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根据香港《基本法》,任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法律只限于国防、外交等不属于香港自治范围的法律。《基本法》第二十三条也规定,香港应自行立法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的法律条文。

而中国人大通过的决定草案中,部分条文赋予了人大常委会广泛而模糊的立法权限,比如说“切实防范、制止和惩治任何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等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事务的活动。”

吴霭仪认为,在维护国家安全的大帽子下,香港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思想自由全部都岌岌可危,而且可能会是香港出现政治犯罪的开始:

“这部《国安法》不是关于香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完全是要用严酷的惩罚来压制异见。比方说,‘颠覆国家’就是一个方便的政治工具。没人相信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威胁国家安全,但他因为推动宪政被中国政府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死前仍未重获自由。”

此外,路透社早前引述消息指,《国安法》可能会排除香港外籍法官参与审理香港国家安全相关案件,并会设立特别法庭。

香港的司法系统是英国殖民统治的遗产,也是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基石。吴霭仪担心,香港公正和独立的法治传统会被《国安法》进一步削弱,比如,在所谓的特别法庭上,是遵循普通法还是按照中国大陆的法律思维来审判?香港法官该如何适应?香港律师会不会有朝一日重走大陆律师的老路,在维护法治时被起诉和迫害?

![港版国安法通过后,香港可能将结束“一国两制”。(法新社)](https://s3.six-degrees.io/upload/media/20200609/640/d7c06a3f1123de6a28f04199ee42e0f7.jpg "港版国安法通过后,香港可能将结束“一国两制”。(法新社)")

港版国安法通过后,香港可能将结束“一国两制”。(法新社)





**李柱铭:国际社会应敦促中国重回“一国两制”和《中英联合声明》**

早在2014年6月10日,中国国务院首次就香港“一国两制”的落实发表白皮书,表明“中央政府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

李柱铭指出,英国政府早就应该伸出援手:“六年前,中国政府就已经表明意图要重写‘一国两制’,公然违背《中英联合声明》。英国政府现在必须要决定好怎么做,不能让中国就这样撇下自己的条约义务……中国总是宣称香港事务是内政,其实不是的。没有英国政府的承认,香港岛和九龙现在仍然是英国领土。”

英国政府近日表示,如果中国实施《国安法》,英国将扩大35万“英国海外国民”(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BNO)护照持有者的权利,或将为近300万香港居民提供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

李柱铭和吴霭仪也敦促英国政府将中国违约一事提交到国际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寻求解决方案。

美国乔治城大学亚洲法中心执行主任、前开放社会基金会东亚项目总监郭汤姆(Tom Kellogg)认为,美国政府首先应该明确地对北京下达最后通牒,和欧洲、日本等盟友协同应对,但是他也担心过早撤回香港的特殊地位会让美国失去谈判砝码;至于将香港问题提起到国际法庭,他认为是好的开始,但中国未必不会像2016年违抗南海仲裁案决定一样无视裁判结果。

那么,国际社会到底如何才能有效地帮助香港?李柱铭在回答本台的提问时表示,提供护照、采用《马格尼茨基法案》都有帮助,但是他着重呼吁各国政府敦促中国重新遵守邓小平的“一国两制”和《中英联合声明》,“只聚焦于香港,而不是惩罚中国。我们需要一个跨国的、稳定的、长期的解决方案……我建议,大家要告知中国,问题不在于个别的违约行为,而是对《中英联合声明》的全面背离。绝不能让中国丢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合约义务。”

李柱铭说,他可以理解香港的年轻人在绝望中寻求独立愿望,但是如果拿起传统武器诉诸暴力,最终是打不败中国的;如果能够坚守非传统的武器,保有道德高地,以真理和正义作为斗争武器,香港的未来仍有希望。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