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我的一九八九系列》新闻工作者破天荒游行示威 争取新闻自由

上海《世界经济导报》事件是八九民运中一起重大的事件。《世界经济导报》因为刊登了胡耀邦逝世后北京知识界座谈会的详细报导,其中严家其、戴晴等人的发言为胡耀邦鸣冤叫屈,抨击反自由化运动,导致中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拍板决定撤销总编辑钦本立的职务,派遣工作组进驻《世界经济导报》,进行整顿工作。

1989年5月2日下午,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亚太经济时报》北京记者站筹建人员在北京的鲁迅博物馆召开首都新闻界纪念五四座谈会,多家新闻单位的数十位记者、编辑与会。但是,与会者发言的主旨并不是纪念五四,而是围绕中共上海市委查禁《世界经济导报》事件及新闻自由等问题。发言中不乏慷慨陈词,且有争论。座谈会持续了一天,但未达到预期目的,决定明天下午继续进行。

1989年5月3日下午,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科技日报》等单位的近2百名记者在鲁迅博物馆继续昨天未竟的座谈会,并有40多名外国及港台记者闻讯赶来采访。由于与会者人数太多,座谈会移到室外的草坪进行。经过讨论,与会者一致同意声援《世界经济导报》,但对明天(5月4日)是否游行意见不一,反对者认为新闻工作者要有别于学生,不能游行。最后决定采取两项行动:1、在首都新闻界发起请愿书签名,要求与主管新闻的中央领导对话。2、明天以请愿、集体围观、集体采访的名义加入游行队伍。

**数百位媒体从业者都加入学生的游行**

《经济学周报》副社长郑棣拿出事先与四通集团公司综合计划部部长周舵拟好的请愿书让与会者商讨修改,请愿书的内容是要求中共中央撤销中共上海市委对《世界经济导报》的处理决定,要求中央领导人与新闻界对话,有90多人即席在请愿书签名。

5月4日中午12时,包括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农民日报》、《科技日报》、《法制日报》、《中国妇女报》、《中国青年报》、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等30多个单位的2百多名记者、编辑(北京市公安局称“约5百人”),其中大多是年轻人,另有一些中年人,以“首都新闻工作者”的横幅为前导,从位于宣武门西大街57号的新华社门前出发,到西长安街民族宫前加入了学生游行队伍。


有一些中年人手持横幅加入游行。图:作者提供

**记者上街头 学生和民众热泪盈眶**

参加游行示威的新闻从业者打出了“新闻公开有利于安定团结”、“我们有笔不能写想写的文章,我们有嘴不能说想说的话”、“欲说不能”、“首都新闻界要求洗刷耻辱”、“不要逼我们造谣”、“新闻要说实话”、“新闻属于人民”、“开放报禁”等横幅,呼喊“强烈抗议整顿《世界经济导报》”、“新闻要说真话”、“重大新闻应让人民知道”、“还我本立”等口号。这是中共建政以来新闻从业者首次游行示威,打出的横幅和呼喊的口号又深得民心,因此受到学生和民众极为热烈的欢迎,许多参加游行的新闻从业者、围观的学生和民众激动得热泪盈眶。

当时,我和陈小平跟随著中国政法大学的游行队伍行进到西长安街,正好遇到新闻从业者的游行队伍,非常激动和惊喜。陈小平激动地对我说:我们也加入新闻界的游行队伍吧。我有些犹豫地说:我们又不是新闻工作者,不太合适吧。陈小平说,他是《经济学周报》和《世界经济导报》的特约记者,有记者证。于是我不再犹豫,与陈小平进入了新闻从业者的游行示威队伍,一路上兴奋地跟随新闻从业者们呼喊口号。

下午3时左右,新闻从业者的游行示威队伍抵达天安门广场,先是绕场一周,呼喊口号,学生和民众回应极其热烈,掌声和欢呼声不断,随后在人民英雄纪念碑西北侧集体坐下,参加北高联的五四集会。在此期间,新闻从业者们始终非常激动和兴奋,陈小平不断地与认识的新闻从业者打招呼,包括《经济学周报》副总编辑高瑜等人。


知名记者高瑜也在游行队伍之中。图:作者提供

**记者上街头 冒的风险比学生还大**

从西长安街加入新闻从业者的游行队伍,到北高联在天安门广场的五四集会结束,我始终与参与游行示威的新闻从业者们在一起,虽然我不认识其中的任何人,但我觉得这个时候应该与他们在一起,同呼吸共命运,因为新闻界历来是中共严控的领域,新闻从业者参与游行示威的风险远大于学生。

北京新闻从业者的五四游行示威,不仅是八九民运爆发后学生之外的首次游行示威,也是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中国新闻从业者的首次游行示威,因此具有重大的历史性意义。

作者》**吴仁华** 1989六四民运参与者,历史文献学者,著有《六四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屠杀内幕解密: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六四事件全程实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