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4月已达高峰 美国疫情为何仍在高原期

自从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新冠病毒疾病(COVID-19)爆发以来,美国成为全球疫情最惨重的国家,目前确诊病例已接近200万人,死亡病例更超过11万例。然而,在流行病学家说要“压低曲线”时,他们希望的并不是这种情况,即美国在4月到达确诊病例高峰,但自那以后,曲线图就一直处于似乎是永无止境的高原期。

这完全不像其他几个遭疫情重击的国家,例如西班牙和义大利,他们已经成功压低新的确诊人数,而现在呈现的是钟形曲线。

**不同区域接续爆发 冲击累积蔓延**

专家表示,美国延长的疫情是在不同区域爆发所带来的累积性冲击结果。病毒主要从美国东西海岸开始,接著蔓延到内陆的主要城市。

在这之上还有,部份地区在病例数仍上升时就放松封锁措施所带来的影响,以及在经济困境下无法遵守社交距离规范,加上部份人认为病毒的威胁被高估。

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CDC)前主任佛利登(Tom Frieden)告诉法新社,“美国是一个在地理以及人口上的大国,而在这个国家的不同地方,病毒正处于非常不同的阶段。”

美国在4月时,持续好几天每天的新增病例超过3万5千例。这个数字已经下降,最近几天新增确诊病例大致维持在每天超过2万例。

相对来看,义大利在3月时,每天的新增病例常超过5千例,但是目前每天新增病例都在几百例。

目前是非营利组织“决心挽救生命行动”(Resolve to Save Lives)执行长的佛利登补充说,“我们的速度和决心都不够,没有在一开始就阻止病毒的扩散,而数据显示,病毒从开始的热点,随著主要的运输路线,一直蔓延到其他都市和乡村地区。”

总的来看,东岸的纽约州、纽泽西州以及麻塞诸塞州在大约一个月前的病例占全美病例约50%,但是现在,美国的疫情地理足迹已经转移到中西部和东南部,包括佛罗里达州。

**检测依然不足 缺乏接触追踪与隔离**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学家纳佐(Jennifer Nuzzo)说,另一个主要的问题是,检测依然不足。她说,美国在检测、接触者追踪以及隔离上仍做的不够。

在从技术问题到法规障碍等造成检测行动较晚启动之后,美国现在进行的病毒检测量比任何国家都多。

根据ourworldindata.org网站,美国是人均检测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每千人有62人接受检测,比德国的每千人52人,以及南韩的每千人20人,都要高。

但是根据纳佐,这些数字带来误导,因为“一个国家该进行的检测量,应与疫情大小成比例。”

她说,“美国的病例数居全球之冠,所以显然的,我们需要比其他国家进行更多的检测。”

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来说,更重要的是确诊率,也就是说,在所有检测案例中,有多少人确诊。

到6月7日之前,美国平均每天的确诊率是14%,比世界卫生组织所定5%确诊率以放松社交距离的规范,要高出许多。

相对来看,人均检测较低的德国,其确诊率为5%。

尽管检测量依比例调整,但只进行检测而没有采取下一步骤,就无法带来太大好处。这些步骤包括找出谁暴露于感染危机中并要求他们隔离。

美国有太多的州在这方面十分落后。

正经历放宽封锁后新增案例飙升的德州就是其中一个。德州希望在6月前完成雇用4千名接触者追踪员的目标,但是根据当地报导,即使达成这个目标,追踪人员也仍然不足。

至于可让民众自由下载的疫情追踪应用程式(app)的推动也很慢。

另外的事实是,部份民众已经对封锁措施愈感不耐,还有一些人没有经济优势可以待在家中太长的时间。

美国政府在4月时送给1.6亿美国人民每人一张最多达1,200美元的振兴支票,但是目前不清楚是否还有更多的刺激措施出炉。

**不满自由受限 防疫规范难获遵守**

另有一些人,特别是在共和党州长为主的所谓红色州里的人,他们对防疫限制和戴口罩规范不满,并将这些视为侵犯他们的个人自由。

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维尔曼德(Sten Vermund)告诉法新社,“美国在个人自由方面颇为极端。”

纳佐说,这有部份与来自共和党领袖,包括川普总统在内,所传递的混淆讯息有关。

美国目前面临的最新情况是,全美成千上万的民众走上街头,抗议警察暴力执法导致一名无武装的非裔男子丧生。这些人是冒著感染新冠病毒的危险,以抗议种族化的国家暴力对公共卫生带来的威胁。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