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美中角力 安理会更形瘫痪#专题# - 200609-9

翻开历史,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功能曾多次遭冻结。首先是冷战时期,苏联和美国之间的对抗;而在过去近10年,则因为俄罗斯对叙利亚危机的立场强硬,安理会很难通过一致的决议案。到了现在,角力的双方变成美国和中国,由于在许多议题上对立,恐将使安理会进一步瘫痪。

**美中曾合作 因疫情危机而翻脸**

在2017年,当国际在面临北韩核子威胁时,拜美国和中国达成谅解之赐,促成了国际大团结,安理会三度通过包括经济制裁在内的对北韩决议案。

但3年后的今天,由于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让世人见识到这两个联合国最大金主之间的激烈竞争,也使得联合国秘书长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自叹在这场1945年以来最严重危机中,“无法发挥领导力”。

即使已经经过逾两个月的谈判,安理会15个会员国仍无法通过决议案。这项决议案的目的是要支持古特瑞斯的呼吁,希望全球搁置冲突,以专注对抗COVID-19。

决议案无法通过,唯一的原因就是美中角力。中国与美国对决议草案内文提到世界卫生组织(WHO)的问题僵持不下。

**安理会中互杠 凸显气度不够**

美国总统川普指控WHO“以中国为中心”,宣传中国的疫情“假消息”,并斩断对WHO的金援;WHO否认这些指控,中国则在安理会协商中强烈捍卫WHO。

肩负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责任的安理会无法独力对抗疫情,因此外交官与分析师认为,安理会本可借由支持古特瑞斯的全球停火号召,展现团结精神,但却错失机会。

要通过安理会决议案,必须获得15个会员国的9票同意,而且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及中国5个常任理事国都未动用否决权。中国与美国都已表明,未来仍会针对是否提到WHO的问题动用否决权。

全球责任保护中心(Global Centre for the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执行主任亚当斯(Simon Adams)直言:“美国和中国关于该不该提到WHO的争端,说穿了,完全符合字典里心胸狭窄、小鼻子小眼睛、处处扯后腿的定义。”

**香港问题 关系雪上加霜**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争端不少,香港问题是最新的冲突。

美国及英国5月底联合在安理会呼吁中国停止推动制定香港版国安法,公然挑战北京反对在安理会架构下讨论此一争议的立场。

中国谴责美英的举动是干预,称香港版国安法不属于安理会维持国际安全和平的职权范围。

但美国和英国认为,根据1985年向联合国提交登记的“中英联合声明”,北京政府应确保香港自治,因此香港自治是“合理的国际关注议题”。

**美中冲突扩大 外交界忧心**

联合国官员和外交人士都表示,美中的冲突似乎正在扩大,他们越来越感到悲观。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使表示:“因为冷战,安全理事会曾在1945年至1990年之间冻结了45年。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另一次冷战,导致安理会再度冻结。”他说:“安理会内的双边冲突,可能导致灾难。”另一位大使则说:“我们真的不应该进入新的冷战。但此刻看来,情况不妙。”

联合国官员表示:“在过去,安理会成员国间意见不合,但事件都是各自独立的。在某一天针对某一特定议题的敌对者,改天对另一个议题,又可能变成你的盟友。但我们现在看到的却是,不管任何事件,双方都是互相唱反调到底。”

联合国官员指出,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紧张,已经对联合国构成真正的问题,安理会已经无法继续向前。

几位大使也认同这种观点。欧洲联盟驻联合国大使斯库格(Olof Skoog)表示:“这个全球多边机构目前有许多裂痕,而且非常严重。”

德国驻联合国大使霍斯根(Christoph Heusgen)说:“我们现正看到安理会的两极化。”

**面对疫情无法谦卑 秘书长难掩失望**

古特瑞斯也毫不讳言的表明,很介意美国和中国利用享有的否决权,扩大他们的影响力,“我从未见到非常任理事国瘫痪安理会的运作”。

非政府组织(NGO)“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专家高文(Richard Gowen)指出:“10个非常任理事国之所以会合作,主要是5个常任理事国的坏榜样促成。中国和美国争斗不休,令他们震惊,这阻碍安理会针对这个时代巨大危机达成共识”。

古特瑞斯难掩失望。他说,很遗憾,疫情无法唤起强国更大的谦卑,“如果目前的(疫情)危机凸显了什么意义,就是点出了我们的脆弱,而且是集体脆弱。当我们是脆弱时,就应该谦卑。当我们能够谦卑时,才有团结一致的可能”。
以上专题由杨明娟编辑、播报,谢谢收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