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反修例一年后 港人的现状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般认为,反修订《逃犯条例》的大规模抗议活动由去年6月9日爆发。那个周日,香港成千上万的市民参加了这次示威,当晚活动结束时,主办方民阵公布约有103万人到场,而警方的数字则是24万。但无论双方的统计数据差别多大,有一点毋庸置疑:截止到活动当日,这场抗议活动是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在此之后,反修订《逃犯条例》持续了超过半年,在6月16日的大游行中,有200多万香港市民参加,这个数字直到目前保持了最高记录。2020年2月之后新冠病毒疫情减缓了抗议的势头。

示威群众反对修改现行的逃犯条例,担心在修改之后,可以依法向中国大陆引渡嫌犯,而香港同大陆的法律并非兼容,因此修法损害一国两制。除了反对修改逃犯条例外,这个以"反送中"作为口号的示威活动还提出了五大诉求,即撤回修订逃犯条例草案、撤回"暴动"定性、释放被捕者、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暴力以及实现双普选。五大诉求中,港府抗议活动发生不久后撤回了修订逃犯条例计划,今年5月监警会公布调查警方执法的报告,但其它3项内容仍未有答复。

截止到今年5月29日,警方因反送中抗议活动一共逮捕了8981人,年龄跨度从11岁到84岁,其中1749人因暴动、非法集结和私藏攻击性武器等罪名被指控,约100人受到裁决和定罪,至少13人被判7天至4年的监禁。

香港的抗议活动受到前所未有的举世关注。路透社摄影团队拍摄的示威系列获得了2020年普利兹突发新闻奖,获奖照片包括去年7月1日示威者闯入立法会涂黑香港市徽以及9月一名女性示威者被警方按在地上。2020年世界新闻摄影奖将新闻故事一等奖授予了法新社记者的一组"香港动荡"。

进入2020年之后抗议势头有所减弱,新冠疫情出现后,港府下令实施防疫措施,限聚令之下大规模的游行都被取缔,包括持续了30年的纪念六四的维园烛光晚会。不过6月4日当天,数千人仍然进入维多利亚公园点起蜡烛,没有受到警方驱离。

**香港经济衰退,社会撕裂**

纵观香港社会,一年来没有因为反送中的抗议活动更加团结,而是陷入更为撕裂的危险:政府与民众、警方与抗议者、建制派与泛民派,甚至在一个家庭中,子女的诉求同父母的意愿常常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即便香港政府抗疫成绩可圈可点,在西方常常拿来作为典范的事实,也淹没在民众普遍的不满情绪中。

香港经济2019年出现10年来的首次衰退。5月,北京推动港区国安法,美国宣布不再给予香港经济优惠待遇。

"我们已抗争了这么长时间,我感到什么也没有得到。"《南华早报》报道一名17岁的女学生5月27日参加了反国安法示威后这样表示。她看到同伴被抓。当天,警察在香港各地逮捕了360人。政府的限聚令延长到了6月18日。她流着眼泪说,"我们失去了更多的同学","今后,可能什么是都不能做了。""我完全看不到希望"。国安法的内容包含严惩叛国、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以及恐怖行动,此外,该法还将允许中央执法机构进入香港。这一事实面前,香港人担心当年承诺的港人自治以及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的保留,将一去不返。

反送中运动将矛头直指港府,但现在是北京在推动国安法立法,根本不需要港府介入。香港城市大学一名政治学大学生表示,"看不到抵御国安法立法的机会。"抗议者认为,先看国安法的详细内容,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从反送中到国安法的变化**

在反送中运动的鼓舞下,香港泛民派在去年11月举行的区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18个区中,泛民在17个区支持率过半。然而,当时间推进到今年5月,香港的社会气氛出现了变化。北京做出香港国安法立法的决定后,香港商界与反送中时的摸棱两可表现出很大的变化,很快公开表态支持国安法。香港所谓的"四大家族"通过不同渠道表态支持,其中香港首富、长江集团创始人李嘉诚告诫人们不要"过分解读"国安法,其子李泽钜则更直接,希望"相关草案能够稳定香港,助社会和经济恢复正常"。一个"撑国安立法联合阵线"的活动在8天内总共收集到290万个签名。据香港《文汇报》6月1日报道,该活动有2000多社会各界人士联合发起,"超过1000多个机构支持"。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泛民派元老对《南华早报》说,看到反对派怎样阻止《国歌法》的立法程序,北京意识到,不能再指望香港为23条立法,"香港人仍以自己的视角看待事情,很少去想对方会怎样反应。"香港于2003年试图为基本法23条即国家安全法立法时,曾遭到50万人上街抗议。

香港01在"主动完善国安立法、一国两制冲回正规"的标题下写道,一百多年的殖民地经历必定会改变我们的一些认知,这本属无可厚非,但如果蛮横地拒绝现实,只会自寻烦恼。为了自己和下一代,我们不应长时间将头埋在沙堆里。

04:46 ## 居台港人:我用蜡烛抗争!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