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艾尔段再掀圣索菲亚定位敏感论战

伊斯坦堡地标圣索菲亚博物馆定位问题最近再成焦点。总统艾尔段(Recep Tayyip Erdogan)指示研究将此一象征意义十足的千年建筑改造成清真寺,势必再度挑起牵涉宗教、政治和东西方文化纠葛的敏感神经。

它曾是基督教世界在东方的最后堡垒,烽火与信仰交织下的历史见证者。建筑内的马赛克壁画用希腊文写著“和平与你同在,我是世界的光”依旧醒目,但是屹立将近1,500年的不朽穹顶,到现在仍然是宗教冲突的引爆点,在伊斯兰主义复兴的浪潮下,默默经历著世俗化与宗教化的剧烈拉扯。

圣索菲亚(Hagia Sophia)当今存在的建筑于西元532至537年建成后,长达近1,000年为基督教世界的信仰中心。鄂图曼帝国于1453年5月29日攻陷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之后将圣索菲亚改建成清真寺。1935年它成为圣索菲亚博物馆对公众开放,1985年与附近历史建筑群一起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

严格说起来,将“圣索菲亚博物馆”改造成“圣索菲亚清真寺”的议题在土耳其不是新闻。每年5月29日攻陷君士坦丁堡周年纪念日前后,这里常有相关活动。例如2015年5月31日562周年纪念时,大批穆斯林就在博物馆前广场举行晨祷。

曾是东正教教堂和清真寺的身世使得圣索菲亚定位问题特别敏感,尤其当建筑内或周边举办伊斯兰活动时,总会引发基督徒和穆斯林间的紧张,如果牵扯到政治动员则又会使情况更加复杂。

2019年3月纽西兰基督城清真寺枪击案中,持白人至上主义论调的枪手在行凶宣言中以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称伊斯坦堡,强调君士坦丁堡理所当然应该重回基督徒怀抱,“且圣索菲亚将不再有尖塔”。圣索菲亚的象征意义及其敏感性不言而喻。

总统艾尔段于去年3月底地方选举投票前几天受访时至少两度表示,“圣索菲亚将不再被称为博物馆,它会摆脱这样的地位,我们会称圣索菲亚为清真寺”、“让每个人都可以免费参访,可以把它的博物馆地位给拿掉”。

当局于今年5月29日安排“征服圣索菲亚飨宴”活动纪念攻陷君士坦丁堡567周年,由伊玛目诵读可兰经第48章“胜利章”,艾尔段以视讯方式出席仪式。

此举随即引发希腊、土耳其两个关系经常形同水火的邻国再度隔空叫阵。

希腊外交部在声明中批评土耳其企图改变圣索菲亚作为历史遗址的地位“令人无法接受”,是“对全球基督徒宗教情感的侮辱”;安卡拉则以“相关说法无关紧要而且起不了作用”回敬雅典。

两国间此一争执恐怕只会越演越烈。

亲政府的土耳其文“自由日报”(Hurriyet)6月5日报导,艾尔段日前在执政党正义发展党(AKP)决策核心的中央执行委员会中要求政府开始针对改变圣索菲亚地位一事进行综合性研究。

根据报导,艾尔段说,“开始作业,我们将进行探讨评估”、“圣索菲亚还是会对观光客开放,就像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Sultanahmet,又称蓝色清真寺)那样,我国应该做个决定”。

常有AKP大咖内幕消息的知名专栏作家席尔维(Abdulkadir Selvi)指出,在圣索菲亚诵读可兰经胜利章的作法“向来可以读到不同政党选民的心坎里”。

随著艾尔段又有新动作,千年地标圣索菲亚定位论战不但不会结束,而且可能才刚开始。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