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西方祭出联手制共第一招,“全民主国家议会联盟”宣告成立

华盛顿 —

六月四号,“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正式宣布成立。不到一天的时间,该组织发布在推特页面、由来自八个民主国家兼欧洲议会的议员代表联合制作的不到两分钟的视频即收到30多万的点击,与此同时,位于欧洲东北部波罗的海国家立陶宛跨党派议会代表也即刻宣布加入联盟。

“这一组织的成立和存在就是要让真正代表民意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的议员们,能够向其所在国政府明确无误地阐述,目前对自由世界构成最大威胁的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而且民主国家阵营必须要拿出更加强有力的措施来应对,”“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的发言人阿姆斯特朗(Sam Armstrong)从伦敦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的时候说。

该组织在声明中指出,面对来自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的挑战,过去很多国家都是孤军奋战,往往从各自国家利益出发,而这些年来同中国之间发展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使得民主国家的价值和原则往往被置一边。在共产党政府对内施压、对外毫不掩饰其在全球范围内扩大影响力、同时对民主国家的体制和价值构成越来越严重威胁之际,各国之间必须要联手,共同抵制中共,协调策略、步骤。来自中共的挑战,其严重性不仅仅是某一届政府、某一个党派能够单独对付的,必须要从长期、跨党派、跨越国界的视角来看待这一问题,伴以相应的战略。

来自德国议会的代表迈克尔.布兰德(Michael Brand)说:“这一挑战触到了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

来自日本的议员山尾志樱里(Shiori Yamao)说:“我们一度认为中国的崛起将带来的愿景跟现实相差太远。”

“我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会日益开放,但事实并非如此,” 来自瑞典的议员伊丽莎白.拉恩(Elisabet Lann)说。

加拿大议会代表约翰.麦凯(John McKay)指出:“世界希望、也需要中国成为国际社会的一个成员;中国毕竟是一个拥有深厚、古老传统和文化、兼产业精神的国度。”

但是,“跨国议会联盟”表示,绝不能允许任何一个国家将一党独裁凌驾于本国百姓以及普世人权之上。

该组织发言人阿姆斯特朗星期五对美国之音表示,该联盟当中、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的成员之间,原来就有很多联系,大约六个星期前,开始筹办正式组建“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直接促使各国议会代表做出这一决定的,他说,是中国政府在新冠病毒这一危机爆发以及期间的作为、以及在香港问题上愈演愈烈的政策。

阿姆斯特朗表示,只要是民主国家的议员,都可以申请加入“联盟”,前提是,该国议会必须要有不同的主要党派的代表领衔、即每一个“国家队”都必须是要由两名跨党派代表来担任“领队”。

美国队的领队是来自民主党的参议员梅南德兹(Senator Bob Menendez)和来自共和党的参议员鲁比奥(Senator Marco Rubio)。

鲁比奥发表声明说:如何应对来自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及其试图要重新规划世界格局的野心,是我们整个时代所必须面对的外交政策的挑战。

梅南德兹说:基于尊重普世人权的理念,期待就北京所构成的挑战,在关键议题上拿出具体的应对举措,将这一议题向前推进。

长期与共产党政权持不同政见的中国异议人士魏京生对美国之音表示:“多年来,我们一直希望能有一个跨国、跨党派的联盟,来抗击中共。”

魏京生说,多年前就曾就此话题,同现任美国众议院议长、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民主党议员佩洛西(Nancy Pelosi),和来自新泽西州的共和党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交谈过。

在当前面对中共在国际间、包括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往往以收买的方式不断扩大势力范围、弘扬其立场和观点这一严峻形势下,成立“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有其深远意义,势必有利于中国的民主进程。

为了捍卫和推动中国的民主理念和实施,魏京生在中国的监狱里以政治犯的身份渡过了将近20年的时间,于1997年流亡到美国。“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此次聘请他作为人权事务顾问。

金德芳(June Teufel Dreyer)是美国迈阿密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长期关注中国局势。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跨国议会联盟“在理论上说是由很大潜力的。”

但是,要真正发挥影响力,各国政府必须要让中国政府严格遵循国际准则。她说,到目前为止,很多国家的政府都热衷于跟中国做买卖,在人权问题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这些国家里的那些“专家们”在那里大放厥词,说什么对中国强硬“对我们自己带来的危害比对中国带来的危害还要大。”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从1990年代起即关注中国民主的英国保守党前党魁邓肯-史密斯爵士(Sir George Iain Duncan-Smith)指出,抗击中共势力,使命维艰,且任重而道远。唯有团结一心,方能迎接挑战。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