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百年风雨唐人街 疫情下能否安然“渡劫”

历经百年风雨仍然屹立不倒。一场疫情带来重创,人们内心深处笃定这次它们也能安然“渡劫”,因为这已非第一次。

**英文版** | **印尼文版**

在悉尼西区的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

澳大利亚华裔农民蒙小慧(Rita Kelman)像往常一样在位于悉尼盆地的瓦拉西亚(Wallacia)农场忙着采摘黄瓜。

悉尼盆地(Sydney Basin)素有“粮仓”的美誉,不仅为悉尼人提供食物,还为悉尼各地的许多中餐馆和咖啡馆供应食材。

但随着像唐人街这样的标志性商业中心关闭,许多农民遭受“池鱼之殃”。

“我知道很多中国农场[[华人经营的农场]]损失很大,”65岁的蒙小慧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说。

“很多人把菜都打掉了,卖不出去,因为餐馆都关了么。”

蒙小慧曾经是一名护士,为了到一个新的国度寻找机会,她于20世纪80年代移民到澳大利亚,20年前与丈夫乔治·凯尔曼(George Kelman)结婚后开始务农。

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的几个月里,凯尔曼一家决心维持生意经营,通过网上平台销售农场的产品,并为唐人街以及其他地方的顾客提供送货上门服务。

在唐人街生意红火的日子里,他们农场的产品每天向数百家餐馆供货,成为成千上万名食客餐盘里的美食。

但是跟平常相比,疫情过后的需求还是有所减少。

可容纳100人同时就餐的唐人街火锅店的老板Henry Xu已经等不及了,限制令放松后,他的店最多可以同时接待50名顾客。他迫不及待地欢迎解禁后的第一批顾客。

但激动归激动,现实还是现实。人们所熟悉的唐人街总是熙熙攘攘,车水马龙,人们喜欢来这里逛街购物,约见朋友,品享美食,然而如今的唐人街则变得门可罗雀,与昔日的喧嚣相比,气氛显得十分诡异。

“现在没什么人,很多店都关门了”,徐先生对ABC说。

就在六个月前,这位干劲十足的餐馆老板还忙得不亦乐乎,门外总会排起长队,等待的顾客交头接耳,侃侃而谈。

在这个清冷的初冬时节,门外的长队和顾客的交谈却已然成为脑海中的记忆,安静的街景折射着冰冷和黑暗的气息,与五光十色的夺目霓虹和琳琅满目的橱窗菜单显得那样地格格不入。

“现在已经不忙了。”

“你也知道,街上没有车。没有人在唐人街工作。”

1月25日,澳大利亚通报首例新冠感染病例后,食客和购物者都纷纷避开华人商家。

“我记得那是农历新年的第二天……突然,很多人取消了预订,”徐先生说。他损失了高达70%的预期收入。

“我们意识到情况越来越糟——我们知道艰难日子就要来了。”

徐先生说,为了撑下去,他的餐馆不得不迅速采用新的经营策略,比如提供送餐服务、改换菜单。

华埠商会(Haymarket Chamber of Commerce)主席陈建青(Simon Chan)表示,唐人街受到的冲击最大。

“作为一项防疫举措,联邦政府决定禁止来自中国的游客入境,”他说。

“[但是]唐人街的许多商家——餐馆、零售、旅游等等——都严重依赖中国游客。

“他们跟我说,收入减少50%至80%不等。”

数周之内,全澳几家著名的中餐馆倒闭,其中包括墨尔本唐人街已经有30年历史的食为先。

“唐人街[通常]总是非常繁忙,大多数餐馆都爆满,通常要安排两轮,有时甚至三轮,”墨尔本唐人街管理协会副主席林道英说。

“但今年非常闲,其中一些餐馆仍然营业,转做外卖生意。”

“但我们决心要让唐人街存续下去。”

与唐人街相关的文化活动也遭受严重影响。

“每周都有大约1000名学生参观澳华历史博物馆,接受教育,了解多元文化——我们基本上是学校课程的一部分,”目前闭馆的澳华历史博物馆首席执行官王兴乡(Mark Wang)对ABC说。

“现在运营很艰难……我们不得不动用储备金,一些现金储备,来维持运营。”

尽管我们很多人都喜欢唐人街,喜欢在这里和朋友一起吃火锅、参观博物馆或者去夜店,但澳大利亚的唐人街在我们的历史中代表的远不止是另一个娱乐场所。

“墨尔本的唐人街是西方国家中历史最悠久的唐人街……这是一条商业和社区生活并重的街道,”王兴乡说。

“唐人街起初的兴起是作为同乡家族聚集地,19世纪时为那些淘金者提供住处和餐食,这些淘金者从香港乘船两个月来到墨尔本,并从这里前往金矿。

“教堂建起来了,食堂和杂货店也纷纷开了起来。最初的社团和教堂仍然拥有并占据着他们160年前建造的建筑。”

悉尼唐人街是澳大利亚规模最大的唐人街,建于19世纪晚期的岩石区(The Rocks),以前被称为“唐人区”(Chinese Quarter)。后来,在20世纪20年代,反移民情绪迫使华人定居者来到禧市(Haymarket)。

王先生说,虽然唐人街是一条商业街,但它真正的灵魂在于与华人社区。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代又一代地坚持下来,无论是新冠病毒、全球金融危机还是其他任何情况,我们似乎都能够依靠这种力量生存下去。”

“今天墨尔本华人社区的深度是建立在唐人街的持久存在之上的,它在墨尔本CBD的中心仍然充满活力。”

受影响的不仅局限于城市中心的商家。

黛比·古那万(Debbie Gunawan)在墨尔本东南部的史宾威区(Springvale)经营一家印尼马来风味的小餐馆。

她说,尽管她的店通过提供外卖服务得以维持,缺少堂食顾客还是对员工和顾客带来影响。

“外卖和送餐服务的运营成本比堂食要低……所以利润基本上没怎么变,”她说。

“但我们要考虑我们的员工,他们也需要收入,”她说。

现在,许多澳大利亚人又可以外出就餐了,曙光就在眼前,商家对此感到乐观。

许多小企业主都称赞联邦政府的留工津贴(JobKeeper)计划、地方政府的财务纾困措施以及房东减免租金的做法,这都帮助许多人保住了生计。

但社区领袖担心像唐人街这样的地方不会很快恢复正常。上个月,总理莫里森警告说,经济复苏将需要三到五年。

“我认为,在疫苗出现之前,唐人街不会回到我们所认为的正常繁荣,”华埠商会主席陈建青说。

“目前,我根本看不到政府会在今年开放边境的迹象。

“我认为最糟糕的情况可能会在6个月内出现,除非政府继续延长援助计划。”

对蒙小慧女士来说,这场危机并非都是不好。

“疫情给了我们一个契机停下脚步,回看过去,”蒙小慧说。

“人不论是碰到什么事,都要乐观处理。停下来想一想,过了疫情后,自己要干什么。”

**阅读英文版本或印尼文版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