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谭德塞亲中? 美媒掀世卫应对中国内幕

(德国之声中文网) 根据美联社取得世卫内部的录音显示,世卫并没有像特朗普宣称的那样与中国勾结,而是被蒙在鼓里,因为中国只给了世卫合法范围内最低限度的信息。

根据国际法,世卫必须迅速与成员国分享信息,并就不断变化的危机发出警报。但美联社取得资料发现,中国与世卫的分享并不及时,而且也不足够。

悉尼大学全球卫生学教授卡姆拉德-斯科特(Adam Kamradt-Scott)说,在疫情爆发时,只要延迟几天发布基因序列都很严重。他还指出,中国政府的表现缺乏透明度,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继续为中国辩护是有问题的。

他认为谭德塞的做法损害了世卫的信誉。他说:“他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我认为这方面的证据很明显......这让人们对中国和世卫组织之间的关系产生许多疑问。这也许是一个警示的故事。”

**世卫为何不断称赞中国?**

报导提到,世卫官员在公开场合赞扬中国是因为想从政府那里“哄骗”出更多的信息。

但内容也指出,世卫组织专家认为,尽管中国官员缺乏透明度,但中国科学家在检测和解码病毒方面做得 “非常好”。

世卫工作人员曾争论,如何在不激怒中国当局的情况下,要求中国提出基因序列和详细的病人数据。他们担心失去与中国沟通的管道会给中国科学家带来麻烦。

高力指出,世卫不能放纵中国来决定哪些信息能告诉其他国家,他说那样这“与我们责任不符”。

华盛顿大学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教授莫克达德(Ali Mokdad)说:“很明显,如果中国和世卫行动得更快,我们可以挽救更多的生命,避免很多人死亡。”

但其他的专家和他也指出,如果世卫对中国采取更多对抗措施,可能会引发更糟糕的情况,也就是根本得不到任何信息。

**世卫官员的真正心情**

美联社报导,在世卫不断称赞中国政府的幕后,内部官员对于中国严重拖延传递抗疫信息感到相当沮丧。

美联社认为,新的消息显示世卫是一个夹在中美间的机构,尽管权力有限,但却急于索取更多的数据。

在1月的第二周,世卫组织紧急情况主管瑞安(Michael Ryan)告诉同事,现在是时候对中国施加更大的压力。他担心2002年在中国爆发的SARS重演。

他说:“这正是同样的情况,我们无止尽地试图从中国那边获得最新的情况。”

瑞安认为,最好的办法是由世卫利用中国政府提供的数据进行独立分析,了解病毒是否容易人传人。他还指出,中国没有像过去一些其他国家,例如刚果,那么合作。

美联社获得的录音显示,世卫官员在1月6日那周的会议上私下抱怨说,中国没有分享足够的数据来评估病毒人传人的有效性,或评估病毒对世界其他地区造成的风险,以至于浪费了许多宝贵时间。

美国流行病学家克尔科霍夫 (Maria Van Kerkhove),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我们所掌握的信息非常少......显然不足以让你们进行适当的规划。”

世卫驻中国的最高官员高力(Gauden Galea)在另一次会议上提到中国官媒央视时说:“我们目前的状态就是,他们在央播出前15分钟才给了我们信息。”

**中国数据公布延迟**

美联社报导中也提到,中国在3个不同的政府实验室从各自完全解码病毒的基因序列,到公开序列,中间隔了一个多星期。

在1月的第一周,中国早已陆续有三个国家实验室确定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却一直没有公开。直到1月11日,其中一个位于上海的实验室在网站上公布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激怒中国疾控中心官员以后,三个实验室才一起在1月12日的网站上公布基因序列,距离他们各自完成解码病毒已经过了一周。

美联社援引十几个采访和内部文件解释,中国疾控中心领导阶层内部的竞争激烈,以及中国公共卫生系统内部对信息的严格控制是主因。

除此之外,根据世卫1月内部会议的录音显示,中国在向世卫提供患者和病例的详细数据上至少慢了两周以上。这时中国的疫情可能已大幅减缓。

报导发出之前,世卫及其他在文章中提到的官员拒绝回答美联社提出的问题。美联社也为了保护消息来源无法提供录音或书面的会议记录。

邹宗翰/张慈 (美联社)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