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疫情让图书馆咸鱼翻身!电子书、电子教育资源借阅使用骤增

日前的报导提到新冠肺炎疫情让美国的出版业更为萧条,显示民众似乎没有因为居家令而多读书。但是,以纽约公共图书馆 (New York Public Library) 所提供的资料,许多纽约人还是很喜欢读书,而且,在疫情期间,突然有很多人申请借书证。当然,自三月中,图书馆关闭之后,民众只能借阅电子书,然而却也因此凸显了经济问题妨碍知识资源取得的悲哀现象,同时,图书馆对于社区是更显重要。所以,大部分的人还是深切期盼图书馆可以重新开放。根据5月26日《城市》 (The City) 独家透露的好消息,纽约市的公共图书馆已经计画要逐步开放。当然,在让心灵获得知识滋润的同时,如何保持大家的身体健康安全,还是第一要务。所以,怎么开放和提供服务,就是重要议题。

根据《纽约时报》 (The New York Times) 于5月28日刊登纽约公共图书馆的执行长安东尼‧马克思 (Anthony Marx) 的观点文章,在纽约公共图书馆关闭的期间,约增加200%的新会员,增加864%的人申请电子借书证,增加236%的人使用电子教育资源。

**电子借书证申请增8倍、电子教育资源多2倍人使用**

《城市》 (The City) 的报导提供更多纽约公共图书馆的统计:疫情期间,电子童书的借阅率增加了250%,青年小说 (young adult fiction) 则增加了110%。另外,自图书馆关闭以来,布鲁克林公共图书馆 (Brooklyn Public Library) 增购了许多电子书,已有15万2千本书,有25万本可以借阅。

然而,根据纽约公共图书馆的执行长马克思所提供的资讯,纽约市约有150万人没有宽频网路。所以,问题已不仅仅是能不能借阅图书馆的电子书而已,而是这些平时就仰赖图书馆的电脑和Wi-Fi的民众,在疫情严重的时候,还必须到已关闭的图书馆外头坐下,使用图书馆的Wi-Fi来做学校功课和研究。根据统计,每天约有500次的Wi-Fi使用纪录。

所幸,疫情期间,因为远距学习的需要,纽约市教育局发给学生们iPad,并且里头已有纽约公共图书馆的SimplyE应用程式,解决了许多学生家中没有网路或数位设备的问题。

**家中无网路民众只能在图书馆外运用设施**

因此,马克思表示,虽然这是一个网路的时代,但实体图书馆仍在社区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所以,根据《城市》的报导,即使过去几年来,图书馆开始增加电子书的收藏,但是纸本书籍和其他实体物品仍是最重要的收藏。除了因为大部分的人还是比较喜欢纸本书,还有残酷的现实:购买电子书的使用执照是比较贵的,并且,使用期限通常只有两年,而纸本书可以使用的寿命却是长了许多。因此,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公共图书馆的馆长们表示,开馆后,还是会多买纸本书。

那么,什么时候要开馆呢?根据《城市》的报导,几乎美国的大城市的图书馆都因为疫情而关闭,现在,许多图书馆主管都在等待“博物馆和图书馆服务研究所” (Institute of Museum and Library Services) 的研究报告:处理归还的书是否会有危险?来决定图书馆是否可以重新启动服务。不过,纽约公立图书馆已计画先开放几家图书馆,推出“拿了就走” (grab-and-go) 的服务,让有借书证的民众可以上网或打电话预约借书,视情况再慢慢增加服务。

事实上,俄亥俄州哥伦布都会区 (Columbus Metropolitan Area) 的图书馆,目前就有类似的服务。开车前来的民众,可以传简讯或打电话给图书馆,表示要领取预约借阅的书或其他东西,图书馆人员就会把东西放到民众的后车厢。这些借阅的东西在归还图书馆后,会被隔离三天。

**美图书馆纷增加“得来速”服务**

不过,纽约皇后区公共图书馆的馆长尼克‧伯荣 (Nick Buron) 表示 ,这种开车来领取借阅书籍并不适合皇后区,因为会造成并排停车的交通问题。

看来,纽约市的公共图书馆在开馆后要面对的问题可能会不少,但就如纽约公共图书馆的执行长马克思所说的:“在经济大萧条 (The Great Depression,1929—1933) 的时候,纽约市长菲奥雷洛‧拉瓜迪亚 (Fiorello LaGuardia) 把纽约公共图书馆总部 (Stephen A. Schwarzman Building) 的两头狮子改名为“耐心” (Patience) 和“坚强” (Fortitude),这两种价值与我们 (图书馆) 对提供知识和机会的承诺,可以带领大家走过晦暗的时局。”

(本文取材自新头壳/蔡嘉凌)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