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疫情冲击生计 乌干达性工作者冒险接客停爱滋药

乌干达为防堵武汉肺炎疫情,已实施2个多月宵禁和禁足令,导致当地属爱滋病高风险群的性工作者生计受波及,许多人为养家活口宁违规出门接客,或因饿肚子停服爱滋药。

尽管过去2个月,乌干达政府持续提供粮食援助给一些受禁令影响最大的民众。但罹患爱滋病的性工作者纳米洛(Joelia Namiiro)表示,她为了喂饱孩子,仍须做出艰难决定,违反防疫规定出门接客。

现年30岁、有4个孩子的纳米洛对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当我一早醒来,听到前晚没吃饭的孩子哭著喊饿,你觉得我能待在家里吗?我只能冒险,其馀听天由命……我不要我的孩子因为我害怕感染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而死。”

纳米洛还说,她已停止服用爱滋病药物,因为这种药不能空腹吃。她认为乌干达政府只专注应付武汉肺炎,抛弃了其他疾病患者。

根据官方数据,在乌干达性工作者之中,爱滋病盛行率达37%,远高于全国平均5.7%。

乌干达过去透过锁定性工作者等高风险族群,成功降低境内爱滋病盛行率。但医师瓦提提(Stephen Watiti)担心,武汉肺炎疫情带来的挑战,可能造成乌干达抗爱滋进展化为乌有。

乌干达性工作者团体表示,3月实施封锁措施后的头2周,全国有100多名违规出门接客的性工作者被警方逮捕,后来多数获释。

但在首都康培拉(Kampala)郊区的布威兹(Bwaise)及其他地方,被捕是性工作者最不担心的事。她们许多人甚至甘冒生命危险。

本身是性工作者、并担任布威兹地区性工作者团体顾问的穆东尼(Doreen Mutoni)表示:“你会听到我们的孩子死在家里的消息,不是死于COVID-19,而是饿死!”

她说在封城期间,生意好的时候,她每天可以赚5,000到1万乌干达先令(约新台币40元到80元)。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