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港律政司长郑若骅:《国安法》实施后 “在港犯法被抓,当然是由香港法庭审理”

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大)周四通过香港《国家安全法》立法决定草案,法律通过后将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颁布,其中包括“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活动和外部势力干预”等法例。

该法例绕过香港立法会, 香港民主派及法律界担心这种做法在削弱香港的“高度自治”。 北京主导由中国人大制定的《国安法》,可能与香港实行保障人权的条文相冲突,外界担心对批评政府的人会被“以言入罪”。

英国外相拉布,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加拿大外长菲利普·香槟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四(28日)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北京决定将新的《国安法》强加给香港,与具有法律约束力并在联合国注册的《中英联合声明》构成直接冲突,摧毁“一国两制”框架,增加在香港政治检控的可能性,也损害保障港人权利的现有承诺。

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在5月29日接受BBC中英文采访,试图回应外界的疑虑。她强调,《国安法》通过后,如果嫌犯在香港犯法被捕,会由香港法庭去审理。如果中央在香港设立国安机构,可能是需要根据《基本法》第22条规管,如果没有法律基础,不能够在香港执法。

她承认香港市民可能会觉得没机会对《国安法》制定表达意见,但她强调国家安全问题不单涉及香港七百万人,而是中国14亿人民的事。对于英国将放宽香港的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NO)持有人签证逗留期限,她与北京立场并不一致,她认为英国有权力就BNO政策决定其做法。中国外交部此前表示,英方的做法“违背承诺”和“违反国际法” 。

以下为经过编辑后的中英双语访问内容。

*BBC:中港**法律制度**都很不同,如果**香港**《国安法》实施的话,执法和司法会是哪方面负责?*

郑若骅:在(《国安法》立法)《决定》第四段讲了,首先香港要设立一个机构和一个执行机制,去处理国家安全这件事,然后有需要中央可以设立一个机制。很多人很担心,中央设立会“点点点(怎样怎样怎样)”,但是首要的责任一定在香港,中央是根据需要才设立机构,就算它真的设立,它可能要根据《基本法》第22条,也要依法办事。

(编注:根据香港《基本法》第22条,“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不得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务”,起初港府认为中联办是“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才,所以受法例规管,但中联办其后反驳,指中联办并非“所属各部门”,而是获中央授权在港设立的机构,不是“各部门”。)

- 香港《国安法》立法决定引发“魔鬼在细节”的担忧
- 香港《国安法》:你想知道的六个问题
- 李柱铭专访:“新一国两制”在破坏邓小平当年的承诺

*BBC:好多人会担心北京在香港设立国安机构就等同“跨境执法*”*?*

郑若骅:如果它(中央在港机构)没有法律基础执法,它是不可以在这边执法,所以它都要依法,如果按香港法律,他们不能作出拘捕他人,他们就不能,我觉得无需过份担忧这件事,因为基本最重要的责任一定是在香港,毕竟这是香港特区的工作。

*BBC:谁负责审理《国安法》案件?*

郑若骅:在司法方面,如果《国安法》将适用于香港的法律,那个人在香港犯法,在香港被抓,当然是由香港法庭去审理,我知道好多人猜测会(有人被)带走去哪儿,我觉得这些猜测是无谓和过分担忧。

*BBC:你可以确保一个中方在港设立的机关不会在这儿**抓**人**押回**中国受审?*

郑若骅:现在法例在撰写中,刚刚昨日(28日)通过决定,它(中国人大常委会)会就建立和健全法律制度和执行机构做相关的法例。到一个时间,它会征询特区政府,到时候我们一定会看着相关的事,我们知道市民对这些有一定的关注。在刑事法律,我们有一个属地原则,即哪儿的法律由当地法院审理,除非有特别公约或国际惯例,我提这点就想大家不要过份担心和猜测。

*BBC:外界批评大陆司法制度部分内容不够清晰,或有违人权。有些人担心《国安法》影响香港的人权状况,你同意吗?*

郑若骅:在订立法律时,我们希望全国人大常委会把法律要求、原则订立清楚,让执法、我们、法院有一个清晰的法律,我相信他们也知道这点要求。人权会受到保障,在(《国安法》立法)《决定》说明的部分都清楚写明基本原则是保障香港居民合法权益。因此全国人大常委做的工作时他要尊重这个原则,大家可以放心,一定是会就人权和自由考量。但我们要强调,人权和自由并非绝对,两个公约ICCPR(《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CESCR(《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也有限制,当行使人权自由时,如果影响到国家安全,会受到一定限制。

*BBC:过往有大陆案例、喊“结束一党专政”、官员下台、要求党负责,在大陆可能面临**刑事处罚**,那法例通过之后,香港市民以后**还可以**再喊这些口号**吗**?*

郑若骅:这是内地的法例,这是内地相关的法例条文,我不够熟悉的去说,现在在说的是处理国家层面、国家安全的问题,所以如果他是分裂国家、颠覆政权、组织恐怖活动、与外国势力干预香港内政时,这就先有此情况出来,法例只在这四个范围。

*BBC:“港独”口号会否被**抓**?示威权利会否被减少?*

郑若骅:这条问题现在这样问不太公平,因为每一件事是否违法,不是单凭一个因素去看,要看背景、事实前后、那个人做的意图。香港人会继续享有他们的自由,香港有很多示威、集会、抗议,只要是和平的,他们会继续享有原本的权利。

*BBC:这些**因素**都可以**被很**主观**地判定**,**会否出现**你觉得他犯法**他就犯法的情况**?*

郑若骅:我们去衡量证据的时候,比如决定起不起诉,都会看证据,我们都用客观标准,去看这些证据是否会被采纳。 第一,是否法庭可接纳的证据,第二,这些证据整体是否能令罪名合理定罪的机会,我们才决定去起诉。 到法庭时,法庭也用客观标准去看这些证据,能否达到毫无合理疑点后才定罪。

*BBC:铜锣湾书店员工失踪之后现身大陆的事件,**令全社会**担心《国安法》**被强行**推出后,如果**再**有人卖**禁**书得罪北京**当局**,他们**的结局会是什么?*

郑若骅:香港讲求法治,如所贩卖的书不违反香港法律,他们可以继续卖这些书,不论谁喜欢或不喜欢。更重要的是,我想重申,有关你提及的案件,那一起事件,我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BBC:你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想猜测。这很重要,我希望看事实。

*BBC:你是否会认为港府在处理国家安全上失败,**无法**通过23条**立法**,又因《逃犯条例》**的制订,**令**香港**示威升温**? 导致北京中央政府必须直接出手?* *你**是否应该对此负责**?*

郑若骅:我想看客观情况,2019年下半年,示威变成暴力行为,在这暴力情况下,使港独势力突出。不止口号,甚至有组织、甚至现在有炸药、危险品,被警方搜查出来。这情况对国家安全构成危险,对国家统一、国家领土完整和国家主权都构成危险。从国家层面去担心这些事情,而去做这《决定》,继而人大常委会立法,这是合情合理合宪。

*BBC:有人认为香港市民没有参与讨论《国安法》制定过程,你怎么看?*

郑若骅:从头到尾,国家安全都是中央的事情,从来不是香港自治范围的事,所以如果清楚理解这点,从国家层面看我们特区如何维护国家安全的看法,和特区去看我们应该怎么做,看法会略微不完全一致。所以市民都会觉得,为什么我没机会去说话。但问题是不单是七百万人,我们所说的国家安全,就是14亿人民的事情!

国家安全是“一国”的事,没有“一国”,我们没有“两制”。

*BBC:香港会否失去高度自治,变成另外一个大陆的城市?*

郑若骅:香港会是奉行“一国两制”的特别行政区,这是在基本法中列明的,香港的自治权不会受到影响,如果有些人担心会发生某些事情,这是故意制造恐慌(Fear-mongering),我们应该避免这样做。

*BBC:有些香港人**很愤怒,* *认为港府在中央政府前显得**软弱**,他们觉得港府**无法**保障**港人的**利益,你同意吗?*

郑若骅:当香港政府采取行动,都是按照法律和宪制框架,所以有些事情例如涉及国家安全,同意这些事是内地的事宜,不代表软弱。这是香港的法律和宪政制度。

*BBC:现在很多香港人很担心,英国延长了英国国民海外BNO护照持有人的逗留期限,你怎么看这些措施?*

郑若骅:英国政府有自己的权力去就BNO护照决定怎么去做,在国际法层面,两个国家应该尊重。我们不应该评论英国做这件事,亦希望反过来,外国不要评论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在本国辖区立法的行为。

其实每一个国家、英美等都有自己的国家安全法,我希望大家理解。 我们不需要评论,但希望大家互相尊重。

*BBC:美国**政府已经警告,如果北京在香港强推《国安法》, 将**可能**采取严厉措施和**制裁,你怎么看?*

郑若骅:制裁是否想胁迫别国改变其政策?如果是的话,那就可能违反国际法中不干预的原则。

美国对香港有300多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任何此类制裁对彼此均没有利益。我希望这些制裁不要发生。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