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疫情危机过后 埃及史学家:政府升高监控令人担忧

已肆虐全球数个月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俗称武汉肺炎)疫情有逐渐退烧迹象,各国也陆续松绑管制措施,重开边境。埃及流亡海外的历史学者与知识份子法阿米(Khaled Fahmy)警告说,像埃及政府利用疫情大流行,实施国家监控(State surveillance)的政府,在疫情危机过将会增多。

在COVID-19疫情引发的全球危机中,各国政府使用手机应用程序(APP)与其他高科技手段管控疫情蔓延,甚至有某些国家使用无人机和军队,执行严厉的宵禁和封锁措施。

法阿米接受法新社的网上访问时说:“这种管控将如何发展,不仅在埃及,其他地方也是如此…各国政府将如何监控公民的迁移流动及各类活动,非常令人忧心。”

曾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任教的法阿米说:“令人担忧之处,就是一旦政府获得监控公民的授权,在疫情危机过后,就很难加以收回。”

现年56岁的法阿米撰述研究中东瘟疫的深入文章,并在关键的历史时刻,他也会找到自己处世的诀窍,例如在埃及2011年的大规模起义前几个月,他回到开罗,参与这场埃及重大历史事件的发展。

但是到了埃及现任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于2014年掌权后,法阿米就流亡海外,并获得英国剑桥大学(Cambridge University)聘为中东史教授,也在剑桥观察COVID-19疫情的全球大流行。

法阿米告诉法新社说,他目前最大的忧虑是,随著许多国家重开边境,但是这些国家的公民却将受到政府越来越严峻的各种审查形式。

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统计数据,埃及确诊武汉肺炎的病例数累计1万7,967例,死亡783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