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亚洲世纪降临 欧盟追随自身利益对北京转趋强硬

欧洲最近针对该如何在中美之间另辟蹊径的讨论渐起之际,欧洲联盟(EU)外交事务首长今天(26日)表示,亚洲世纪或已来临,标志著美国领导的全球体系步向结束。

英国“卫报”报导,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波瑞尔(Josep Borrell)今天告诉德国外交界人士:“分析家早就提过美国主导的体系结束、亚洲世纪的降临,而现在,这就发生在我们眼前。”

他还说,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或许会是个转折点,“选边站的压力将越来越大”。

波瑞尔一席欧盟“应追随自身利益和价值观,以免被(中美)任一方当成工具”的发言,似乎证实了欧盟对北京立场将加速改变,变得更不依赖、更具侵略性。

“我们必须对中国采取更强有力的策略,而这需要与亚洲其他民主国家加强关系。”

分析家认为,欧盟一直不太情愿跟进川普对抗中国的立场,但北京攻击香港的独立性、更愿意和欧盟民粹主义者站在一起、拒绝开放市场,在在促成了欧盟心态的改变。

欧盟主管市场竞争事务的执行委员维斯塔哲(Margrethe Vestager)最近提及她形容为缺乏礼尚往来的状况:“在我成长的丹麦西部,我们接受的教育是,如果你请客人来家里晚餐,他们没回请,那你就不该再邀他们。”她解释说,欧洲“对于我们自己是谁,需要更坚定、更自信”。

波瑞尔先前坦承,欧盟对于中国的观感向来比较天真,但这都将成为过去,在许多欧洲报纸本月刊登的一篇文章中,他敦促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欧盟必须展现更多集体纪律。

法国和德国政界已有许多重量级人士更勇于出声批评中国,但没人知道这种“新现实主义”的出现,会对欧盟与中国的经济关系造成多大改变。

波瑞尔先前说过,他发现欧洲所有止痛药“乙酰胺酚”(acetaminophen)都来自中国,让他非常惊讶;德国内阁通过新法,防止外商收购医疗公司;法国财政部长勒麦尔(Bruno Le Maire)说,“一些公司无力招架,一些企业不堪一击,可能被外国竞争者以低价买下,我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瑞典和中国的关系则接近崩解...从供应链到电信安全等议题,所谓的“多元分散”,都喊得震天价响。

智库“欧洲外交关系协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研究员马安洲(Andrew Small)表示,北京直到最近,都还躲在欧洲抱持怀疑态度的俄国后面,隐藏得很好。

“许多欧洲人在中俄之间做了对比,让中国因此得利。在这样的想法上,俄罗斯对欧盟是主动敌视,中国却只是在局限于中国中心的议题上寻求破坏欧洲团结;俄国藉混乱壮大,中国却是在危机时期可以仰赖的现状维持者;俄国制造假新闻、锁定欧洲公民、寻求让民粹主义者掌权,中国却只专注在管理正面形象以及在台面下拉拢精英。”

在不满川普作法,也担心欧洲若群起遗弃中国,主要伙伴就非川普不可的种种考量下,欧洲对中国更趋强硬的想望受到了压制。

但这种情况在2019年春天有了重大改变,因为进入中国市场困难重重而备受挫折、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民族主义为尊的作风感到忧心,欧洲在一份指标性的战略报告中,把中国贴上了“系统性对手”的标签。即使到了现在,这份报告都还被美国国务院当作欧洲与美国立场相似的证据。

但这份2019年的战略报告会在民族国家层级带来多大影响,目前还不甚明朗。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非常驻研究员陆克(Philippe Le Corre)表示,COVID-19疫情会是让欧洲一改对中国观感的“规则改变者”:“中国外交收到了反效果,他们并不认同欧洲在初期给予中国的帮助,或许是因为这个政权对外国人提供协助感到不安。”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