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40年前两岸各有美丽岛与民主墙事件 如今中国连台湾民主的车尾灯都看不到

今年是台湾全民第八次选举最高立法机构立法院议员和第七次总统直选。台湾已经实现了人民享有定期选举自己的代表、罢免政府的政治权利,在保护少数族群权利、性别平等、经济平等、全民医疗保健和公民自由方面也进入了文明国家行列。而对岸以人民命名的中国各级代表大会依旧是中共的橡皮图章,中共统治70年下的人民不过是他们任意割宰的韭菜,习近平也恢复了毛时代最高领导人的终身制。讨论两岸今天的差距,离不开四十年前两岸相似的事件,民主墙被取缔和《美丽岛》大审。

**从威权中披荆斩棘走出来的台湾民主路**

1970年末,台湾海外留学生与本土争取民主的人士合作,效仿台湾1920年代新文化运动以来的前辈同道,以刊物推动社会运动和组织独立竞选,打破国民党对社会的控制和对权力的垄断。1977年,中华民国举行县市长选举,台湾省议员许信良退出国民党,出版书刊批评国民党的政策,在自己家乡竞选桃园县长,国民党作票导致当地人民大规模抗议,迫于压力,被迫在监督下重新开票和验票,许信良胜选。1978年9月,反对国民党专制的人士联合,成立了台湾党外人士助选团,相互支持竞选中央民意增补代表。12月,美国政府告知国民党政府将终止与中华民国的外交关系,蒋经国宣布选举延期、停止一切竞选活动。


美丽岛大审在当年引起全球媒体与民主国家政府的高度关注。图:邱万兴提供

1979年1月1日,美国政府正式终止了与中华民国政府间的所有正式外交关系,转而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同时宣布终止《中美共同防御条约》,这是国民党政权统治台湾以来面临的最大外交危机。 1979年5月,争取民主、社会公正、台湾自决权利的人士共同创立了《美丽岛》杂志,这份刊物成为联合组织反对党的雏型。 1979年人权日,《美丽岛》在高雄市组织纪念《世界人权宣言》集会,国民党限制和压制集会,随后大规模逮捕《美丽岛》成员,并取缔了《美丽岛》杂志。国民党政府因侵犯人权在国际上受到更大压力,促成台湾社会更一致反抗国民党政府的威权统治。

**民主墙张贴民主取代共党专政 邓小平怒批:太过分了**

中国民主墙运动与台湾同期的民主运动类似。1970年代后期,各阶层人士在人流量集中的北京,以及其它大城市中心广场附近墙上张贴大、小字报,表达在中共统治下的冤情。不久,青年工人和学生参与揭露官员腐败、滥权和特权,探索中共制度问题,寻找解决的路径。这些大字报更集中张贴在固定墙上,定期更新,逐渐使这些墙成为自由表达政治批判和独立意识的民主墙。伴随全国范围数十份地下油印民办刊物的创立,民主墙更集中表达与中共意识形态不同的异议和政见,这些油印刊物张贴在民主墙上,借助民主墙的读者散发,数千万要求返城的知青、数百万访民的流动使民刊迅速扩大到各地中小城市和县城。


使用大字报是中国民主人士的传统,但却每每被打压迫害。图为六四30周年在台湾复刻的六四民主墙展览。资料图片:中央社

1979年1月中,中共抓捕了民主墙几名参与者,北京民主墙民刊成立了联席会议,协调行动,相互支持。1月底,邓小平访问美国,这是中共执政后中共领导人第一次出访美国,强化美中关系与苏联帝国争端霸权。2月17日,中共军队开始侵入越南。民主墙继续揭露中共自执政以来系统侵犯人权、制度腐败和特权。3月16日,已经巩固了最高权力的邓小平指责民主墙主张,以民主制度代替毛泽东个人独裁和中共专制,搞得“太过分”了。

**民主墙被禁 民主之声转入地下 中共开始抓人**

一星期后,魏京生在他创办的《探索》杂志上发表了《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同时在民主墙贴出这篇文章,文章指出:人民必须警惕邓小平正在变成新的独裁者,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民主,普选和监督能够防止出现独裁,人民通过民主掌握自己的命运。三月底,邓小平使用四项基本原则保障中共垄断权力和意识形态,束缚社会和压制异议,十几名民刊参与者被捕。结果,各地创立更多的地下民刊,继续批评中共,营救民刊同道。

1979年12月,中共当局禁止在民主墙张贴大字报。4个月后,中共建议取消宪法中“公民有运用打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权利”,5个月后,全国人大提出了相同的建议。各地民刊开始组织全国民刊协会,这是中共30年统治以来最大跨地域的民间结社。 14个月后,中共宣布民刊是非法刊物和非法组织,逮捕数百名民刊参与者,数十人被关押逾十年。

**美丽岛事件开启台湾民主化 民主墙历史却一直被中国屏蔽**

1980年底,参与民主墙的大学学生利用区县级人民代表改为直选,在中共执政后首次使用独立参选扩大公共空间和社会自主。这个级别的直选,台湾在1950年已经开始实施了。自1980年代,中国的直选级别没有变化,现在与台湾对比更是天壤之别,近十年来中共更频繁地限制独立候选人活动,甚至直接软禁或关押他们。

四十年前的《美丽岛》开启了台湾1980年代社会运动和民主化。民主墙打开了被中共长期禁锢最敏感的社会和政治议题,也是1980年代民主运动的重要资源,中共一直屏蔽这段历史。追溯和反思四十年前的《美丽岛》和民主墙,今天才有变革的起点和动力,才能开掘通向未来的路径。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数学系期间,是北大“民主沙龙”主要成员,八九民运爆发后成为北高联常委,“六四”后被捕入狱十七个月。1997年辗转流亡海外。为英国威斯敏斯特大学政治学博士,现居英国伦敦。2017年曾来台在中研院担任访问学者。是“华维藏团结会”发起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