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号称“纽约最强壮”的清洁队员 面对疫情没有走 但倒了414人...

人口密集的纽约市,自新冠肺炎疫情三月起大爆发时,在某些街区的大楼公寓,马上就人去楼空,这些都是纽约市最有钱的地方。敢这样断定的原因,是从两个现象来验证的:一是垃圾制造量,另一个是邮件改投的要求。只不过该特别说明的,是面对疫情的死亡威胁,有人有能力所以出走躲疫,有人没能力出走,所以留下来更加小心保护自己,这都是合理选择,不该有所谓的道德审判。

但却有一种人最不容易,就是超越生物本性,明知环境愈来愈危险,但还坚守岗位服务市民的,这其中有一类人,就是号称“纽约最强壮” (New York’s Strongest)的纽约清洁队员。光是四月份,纽约清洁队员就有414人染疫,但这个城市的清理工作,却从来没有一刻停顿过。**最强壮的,虽然倒下,但表现还是最强壮的。**

**出走躲疫 豪宅区垃圾量减少**

《城市》 (THE CITY) 在四月的一篇报导中提到,根据纽约市环卫局 (The City of New York Department of Sanitation) 的统计资料,今年三月比去年三月多了4%的垃圾、资源回收和有机废物。但仔细分析每一区的状况又不尽相同,就好像:苏活 (Soho)、雀儿喜 (Chelsea)、西村 (West Village) 等区,呈现垃圾减量;而在史泰登岛 (Staten Island) 和皇后区却都是垃圾量大增,譬如皇后区的阿斯托利亚 (Astoria) 就增加了12%。


离开纽约躲避病毒的一群人,他们都到哪了呢?(Matt Milligan/Unsplash)

根据2017年的资料,曼哈顿所在的上东城 (Upper East Side) ,居民平均年收入为133,850美元,至于皇后区的阿斯托利亚居民就只剩一半的67,650美元。

垃圾、收入与逃离或留下,似乎让我们看到了一些关联性了。经济条件好的,可能在疫情期间出走躲疫,所以原居住地的垃圾量减少;反之,逃不掉的,乖乖执行居家令,因此家庭垃圾量显著增加。

**皇后区的垃圾量明显增加**

50岁乔瑟夫‧阿尔瓦雷斯 (Joseph Alvarez) 是曼哈顿一栋高级公寓的管理员,他表示,每天早上开始工作就是收集每一家的垃圾,自三月起,垃圾量就大减,现在整栋大楼只剩下几户人家,变得静悄悄的,确实,根据三月份统计,三月的曼哈顿,垃圾少了2.6%。至于乔瑟夫所住的皇后区,仍是闹哄哄的,数据显示,这一区的垃圾量,足足增加了3.4%。

也许,离开的是不少,不过,就算有一大群人逃离,但大多数的人还是都留在纽约市的。当然,一定有不少人是想离开但没有经济能力可以离开,但也有很多人是想待在自己的城,守护家人朋友或继续在工作岗位付出。


有人想待在自己的城,守护亲友、继续在工作岗位付出。(StrongestNYC_twitter)

有二十年工作资历的一位史泰登岛的清洁队员向《城市》表示,在911恐怖攻击和飓风珊迪 (Hurricane Sandy) 横扫纽约后,繁重的工作和恶劣的工作环境,让他罹患呼吸系统疾病。现在,他有失眠问题,很害怕会感染生病。

**号称纽约最强壮的清洁队员坚守第一线**

当然会害怕!根据《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 》(CNBC) 的报导,美国劳工统计局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的报告显示,清洁队员的工作本来就位居全美排名第五危险的工作。如今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更让这份工作愈加危险了,因为清洁队员收集的垃圾有用过的口罩和卫生纸。即使这些清洁队员被称为“纽约最强壮的” (New York’s Strongest),但光光是四月,就有414位纽约市清洁队员罹患新冠肺炎。即使情况如此严峻,他们是永远都在的第一线工作人员。


疫情让清洁队员的工作更加危险,因为收集的垃圾有用过的口罩和卫生纸。(StrongestNYC_twitter)

42岁的罗曼‧苏雷斯 (Roman Suarez) 平日任职于某个工会,假日则表演脱口秀 (stand-up comedy) 。罗曼告诉《纽约时报》,当他的上司在电话中告诉他,纽约执行居家令,他立刻从德州回到纽约。住在布朗克斯动物园 (Bronx Zoo) 旁的他,为三、四十位的附近邻居朋友到药房拿药,以及采买食物和日常用品。他说:“我留下来。我要帮助我的家人。”他的邻居大多为市政府员工或医护人员,也都留在纽约市。罗曼表示:“我的父亲是计程车司机,我的母亲是美发师,所以我懂得要服务自己的社区。当纽约受到打击的时候,如:1985年飓风葛乐礼 (Hurricane Gloria) 来袭和2001年的911恐怖攻击,留下来是最好的行动。”

**不要羡慕离开的人 因为他们不知道这里曾经历过甚么**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导,黑人和西班牙语裔的社区以及一些重要工人所住的地区,比较少有邮件改投的情况。罗曼所住地区的邮件改投要求,不到上东城或上西城的1/4。

37岁的莎莉‧阿方索 (Sally Afonso) 向《城市》表示,她不羡慕那些离开纽约的邻居,因为这些邻居以后回来的时候,会像是没有经历过这一切一样。

其实,留下,就比较勇敢和高贵吗?离开,就是背弃和比较懦弱吗?抚心而言,不论贫穷富贵,需要一场瘟疫来证明什么呢?求生存,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不是吗?

**延伸阅读**
【曾几何时连处理个头发都成了违禁行为 纽约居家令下就连警察也是得偷偷来】
【纽约这一场犹太教葬礼 让种族偏见的情绪被撩拨开来】

作者》**蔡嘉凌** 专栏作家。现旅居纽约。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