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料国际只口头谴责 纽时:中国剥夺香港自治只是开端

处理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让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壮胆,不再在乎国际社会的谴责。最近打算进一步剥夺香港的自治,并非一时冲动,而是经过审慎评估。

纽约时报24日发表评论文章,标题为“为何中国加强控制香港只是开端?”(Why China's Move to Rein In Hong Kong Is Just the Start)。文章中指出,这是中国酝酿了几个月,经过深思熟虑后的行动,已经把国际愤怒的风险考量进去,并得到一个合理的推断,即此举不会让中国付出庞大地区政治代价。

**挑衅举动 只是最新一例**

正当世界各国正专注于处理COVID-19疫情之际,中国在最近几星期采取一系列具侵略性的举动,在区域大秀其经济、外交以及军事肌肉。包括中国海警在南海撞沉越南渔船、派遣一艘可能是勘探石油的海洋研究船返回有争议的马来西亚海域、在边界和印度军队冲突,以及在蔡英文就任台湾总统第二任期时,刻意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去除“和平统一”的字眼。

以上都是长期以来的争端和紧张,但在此时强推“港版国安法”显示,中国已经更加肆无忌惮,不再害怕引发国际反弹。

香港浸会大学(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主任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指出,之前的观念认为,中国很谨慎,只会运用软实力增强在世界的影响力,但在习近平上台后,“这个时代已改变”。

高敬文是“中国的明天:民主或独裁?”(China Tomorrow: Democracy or Dictatorship?)一书的作者。

文章中指出,疫情使习近平变得更大胆,他利用中国高涨的民族主义,转移各国对中国在初期隐匿疫情的谴责。

习近平面临许多经济和外交挑战。香港24日爆发新的示威,抗议中国计划推出的“港版国安法”。中国官员和国营媒体口径一致,谴责美国和其它国家,支持“分离主义份子”和“恐怖份子”,企图削弱中国共产党的力量。

**以克里米亚为例 国际谴责无济于事**

和俄罗斯总统蒲亭(Vladimir V. Putin)在2014年以军事行动兼并乌克兰克里米亚相比,习近平对香港的做法显得非暴力。俄罗斯的举动明显违反国际法以及先前的外交承诺,虽然导致国际严厉谴责和制裁,但俄罗斯至今仍牢牢的掌握住克里米亚,丝毫不受影响。

习近平以立法方式而非军事行动来控制原本就在其统治下的领土,是一位独裁者愿意冒国际谴责的风险,来捍卫他所认为的国家安全。

高敬文说,“中国共产党不再在乎国际反应,因为这攸关其一党专政的生存和稳定,中共要避免重蹈前苏联瓦解的覆辙”,因为香港越来越被视为是造成中国政权不稳定的因素。

**实力不同以往 不在乎国际谴责**

美国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学者许田波(Victoria Hui)指出,国际社会虽经常谴责中国对香港加强管治,但却未曾祭出实质的惩罚。

中国最近几年侵害香港基本人权变本加厉,包括法外绑架、去年反送中运动警方过度使用武力,以及逮捕民主运动领袖等。

许田波说,国际社会的反应如此软弱,是中国肆无忌惮的原因,“北京料准外国政府只会口头谴责,而不会采取实质行动”。

中国曾在2003年推动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当时引发大规模示威抗议,最终让北京撤回。但这次决定绕过香港立法会,透过全国人大立法推行等同基本法第23条的“港版国安法”。牛津大学中国中心总监密特(Rana Mitter)指出,中国在全球的地位已不同以往。和2003年相比,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如今的中国已经不再会为了极权统治而道歉”。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