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俄罗斯疫情凶险 数百医生拒绝上一线 普京怎么办?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2020年5月11日莫斯科 via REUTERS - SPUTNIK

俄罗斯疫情凶险,官方确诊病例超过32万,20天之间,从全球第八位升到第二位。莫斯科市长宣布该市感染人数比官方统计高三倍。总理和3名部长及发言人都感染。三个地区首脑宣布辞职。数百医生缺防护,拒绝上一线…

对于俄罗斯总统普京来说,这是一个该诅咒的春天。尽管他在2月初下令关闭了中俄4200公里边界,却未能挡住武汉肺炎的“无影手”。普京没有“亲自指挥”抗击疫情,而是将责任下放给自己的下属及各州,各区,各共和国,各直辖市。

法国《观点》周刊记者马克-尼克松(Marc Nexon)5月20日在《Covid-19,普京的“这不是我的错”》中说,从普京3月14日宣布“疫情得到控制”那一天开始,一切都不行了:授权他做总统到2036年的修宪全民公投推迟了,5月9日盛大阅兵告吹了,神奇的民意支持率被忘了。还有他三月初违反跟沙特的石油协议,导致国际油价狂泻,犹如朝自己的脚开枪,让严重依赖石油收入的俄联邦预算陷入险境。

总理和三部长染疫入院

至于Covid-19疫情,他的总理米舒斯京(Mikhaïl Michoustine)等4名政府成员进了医院。还有给他当了20年发言人的佩斯科夫(Dmitri Peskov)也染疫入院。

观点周刊这篇文章说,为了摆脱厄运,普京祭出一个老菜单,那就是,好消息由他自己负责宣布,错误留给别人犯。这个程序从米舒斯京总理被测出冠状病毒阳性的那一刻启动:普京在大屏幕上向这位今年一月刚上任的总理说,“如果没有你的参与和意见,我们不会做出任何最终决定”。

接下来几天,普京多次应许将发放礼物,其中最突出的是承诺给护理人员每人奖金300-1000美元。然后在5月12日,他宣布了好消息:结束“非工作期”(普京不喜欢“隔离”一词)。不过,这个好消息令人困惑,因为同一天,俄罗斯创下疫情死亡最高记录。(官方这天宣布30万人感染,2 837人病逝 。) 所以大家不知道该留在家中,还是该出去工作?

莫斯科市长:染疫者比官方统计多三倍

这时候,莫斯科市长苏比雅宁(Sergueï Sobianine)出来扮演败兴的角色,他邀请人们继续在家隔离。苏比雅宁甚至还允许自己透明,他说,莫斯科Covid-19实际中招人数比官方统计多三倍。莫斯科市长说什么,普京任由他去,自己要做出此事与己无关的姿态。政治学家塔季扬娜·斯塔诺瓦娅(Tatiana Stanovaya)强调说,普京“认为(管理疫情)不是他这一层的事情,应该在官僚层级运作。普京之所以要(与疫情管理)拉开距离,是想保留他给自己塑造的伟大领袖和远见者的形象。

为何三名地区首脑辞职

普京放弃了“权力垂直”这个自己最重要的原则之一,改为要求各区 州 市 共和国的领导人负责疫情管理。法国《观点》周刊说 ,20年来,普京取消了这些地方首长的一切特殊权限。他首先废除了地方首长经直选产生的制度,然后重建一种虚假选举方式,以便最终按自己意愿任命。

现在这些区长州长们都处于抗疫前线。普京解释这种做法是因为“领土辽阔”。确实如此。但问题是,各地区领导人们的手段很有限,首先他们缺少医疗专家,然后,由于腐败,联邦援助和地方税收被吸走。

尽管俄罗斯为应对疫情通过了“Covid-19法”,允许各地方相互借贷,可除了莫斯科之外,其他地区都没有能力当金主。普京还威胁地方领导人说,如果有什么事情未能按时完成,将视为“刑事过失罪”。如此一来,吓坏一些地区领导人:科米共和国,阿尔汉格尔斯克州,堪察加边疆区的领导人都签署了辞职书。其他地区则走着瞧,比如下诺夫哥罗德州的州长尼基京(Gleb Nikitine),他准备解除隔离,尽管这个州是继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之后,俄罗斯第三大病灶区。

数百医生缺防护 拒绝上一线

俄罗斯在疫情冲击下,医疗资源明显不足。俄罗斯财长安东-西卢阿诺夫(Anton Silouanov)在疫情之前就承认“医疗设施状况糟糕”。自疫情开始,因防护设备短缺和危险,已有数百名医生拒绝上一线工作。在新西伯利亚,鄂木斯克,加里宁格勒,350名医生拒绝接触Covide-19患者。面对同等水平的冠状病毒疫情,俄罗斯医生的死亡风险可能比外国医生高16倍。

此外,应许医护人员的奖金也没到位。4月底作出的承诺,到现在还没有踪影。另一个怪现象是:莫斯科原先承诺分配给各地方的3.43亿美元,现在算下来,仅花了5700万美元。其实如果这笔钱全到位,也还是不够应付这场疫情。

政治学家斯塔诺瓦娅认为普京不肯把钱都拿出来,是因为想用做他途。她解释称,普京原计划要在修宪公投之前提高社会低保标准。现在他仍想在公投日前定下后,这样做。所以现在他看上去那么节省。

但是,人们的不满和抱怨已经起来了:一份护理人员请愿书已获得超10万人签名。新西伯利亚的救护车司机们则威胁要绝食抗议。可是不论怎样,市政官员们都必须向克里姆林宫发出希望的信号。斯塔诺瓦娅说,因为他们别误选择,这场危机让普京非常烦躁。(法广RFI 古莉)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