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题] 武汉肺炎引爆争议 澳中贸易战争一触即发 - 200519-10

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仍在全球蔓延,许多国家对中国在初期隐瞒疫情不满,灾情惨重的美国重炮抨击中国,扬言报复。在多数国家选择不卷入美中纷争之际,唯独澳洲主张应比照武器调查员的授权级别,派独立监察人员调查中国自疫情以来的作为。此举引发中国的不满,已陆续对澳洲祭出报复手段。武汉肺炎的争议俨然将演变成一场贸易战争。

**澳洲主张调查起源 与中国关系陷低点**

COVID-19疫情在全球蔓延,国际社会要求厘清疾病起源的声浪未曾平息。特别是澳洲,极力主张国际社会展开调查行动。中国则祭出威胁,扬言禁止澳洲主要农产进口或课征关税。

尽管调查的提议尚未具体成形,已经激化两国的对立。

中国认为,澳洲抢先推动调查,是刻意孤立、谴责以及羞辱中国,这是一个由美国策动的政治猎巫。

但澳洲的观点却是,国际社会希望了解疫情起源,这是完全合法的关切,中国似乎是反应过度,反而让澳洲觉得中国好像是企图撇清责任,甚至是嫁祸他人。

**冰冻三尺 两国对立频传**

澳洲和中国的关系早已因接连的对立事件而恶化。包括澳洲决定5G网路建设排除中国电信巨擘华为、中国持续监禁澳中双重国籍学者杨恒均(Yang Hengjun),以及澳洲指控中国企图影响澳洲企业、经济以及政治等。

自5月初以来,两国的争议聚焦在COVID-19的调查,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战火短期内恐难平息。

中国驻澳洲大使成竞业4月底接受澳洲金融评论报(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访问时,语带威胁。他说,中国民众可以不要买澳洲的产品和进入澳洲大学就读。澳洲的能源、教育与旅游业都是赚取外汇的主要来源,中国则是澳洲这些出口产业的最大市场。

**中国语出威胁 澳洲强力反击**

成竞业警告,澳洲推动调查是“危险的”,是在川普政府鼓动下出于政治动机的做法,将伤害澳洲的国家利益。

澳洲政府快速回应,谴责这是一种威胁,是透过消费者抵制的“经济胁迫”。

尽管成竞业的谈话中并未出现类似的字眼,但澳洲外交部认为不可能误解他的谈话,也就是中国认定澳洲经济依赖中国,因此可以欺负。

澳洲外交部长潘恩(Marise Payne)发表声明,指澳洲就武汉肺炎做出“原则的呼吁”,拒绝任何针对这项呼吁所做的经济胁迫。

**各国究责 中国备感压力**

澳洲并非唯一一个要求追究中国责任的国家。对于提出这种诉求的国家,中国动辄扬言采取经济报复手段。但长期来看,中国将收到反作用。

无论是货品或服务业,中国是澳洲最大的双边贸易伙伴,占所有国际贸易超过四分之一。

澳中双边贸易额在2018-19年达到创纪录的2,350亿美元,比前一年增加了20%。如果双方关系恶化,一些特定的部门将暴露于风险中,例如牛肉、海鲜以及乳制品等价值超过120亿美元的食品出口。

但澳洲与中国的关系并非如此的单向,中国无法在采取抵制行动后自己却毫发无伤。

澳洲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国家安全学院(National Security College)负责人麦迪卡夫(Rory Medcalf)指出,澳洲依赖中国的印象、对中国经济压力的脆弱度,都遭到夸大,他说,“中国施加压力却不必付出相当代价的可能性很低”。

**动辄制裁 中国得承受反作用**

麦迪卡夫说,中国施压会对澳洲经济造成最大冲击,例如限制铁矿的贸易,这是北京方面能选择做法,但一次性的效果,后续却有严重伤害,“毕竟,中国的经济胁迫,长期而言,经常造成反效果”。

雪梨科技大学(UTS)学者劳伦斯森(James Laurenceson)告诉英国卫报(Guardian),他相信澳洲和中国目前的争端,将会“约束在外交领域”,不会外溢到对两国都有利益的经济层面。

劳伦斯森说:“提到资源,除了澳洲以外,中国的其它选项不多;至于观光和教育,中国政府能施力的杠杆也不多。中国政府当然可以寻求影响民意,但中国家庭可以从多重管道取得资讯。他们并非都只读新华社或人民日报。”

劳伦斯森说,对于中国学生来说,澳洲仍是他们比较偏爱的选项,两国政府的关系,并非能影响决定的因素。

**更好的做法 合作取代对抗**

对于澳洲政府的做法,也有人持反对看法。澳洲第一任驻中国大使费兹杰洛德(Stephen FitzGerald)表示,澳洲主张国际调查是“很愚蠢”,“除了‘逮到你’之外,似乎没有其它理由。”

费兹杰洛德认为,与北京采取合作态度,或许可能产生更大的效果,“尽管所有证据都显示中国是错的,但不论中国在疫情初期是对是错,现在应该做的是‘坐下来,一起合作解决。’”他说:“澳洲政府内没有人能拿起电话,直接和北京政府高层对话,这才是最严重的问题。”

罗伊国际政策研究院(Lowy Institute)执行主任弗里洛夫(Michael Fullilove)则认为,澳洲政府要求国际调查是正确的,“这完全合理。我的确认为中国欠世界一个解释。世界必须从COVID-19学到教训,以避免未来爆发另一个传染病疫情。”

但弗里洛夫也认为,降低目前的紧张态势,对两国来说才是有利的。被冠上霸凌者,对中国的形象不利。他说,中国深知,如果被冠上把COVID-19散播到全世界的罪名,将重创他们的软实力。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