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两岸] 非洲黑人为什么成为中国人的热点话题?

最近,对于生活在中国大陆的非洲黑人有颇多的排斥性议论,甚至上升到种族歧视和暴力对抗的激烈程度。为什么会在武汉肺炎潮起潮落的此时此刻,连续发生这么大规模的网上网下排外事件?它的成因蔓延为何会变成中国人同仇敌忾的共同话题?

**并非肤色,而是不平等的政策引起不满**

首先,来自中国政府准备颁布的《外国人永久居住管理条例》,在征求过程中受到大量民众非议和反对。反对意见主要是认为非洲男黑人争抢了有限的资源,凭他们的社会地位和他们的智商、能力,享受了不成比例的超国民优厚待遇;而且,非洲留学生在学校也得到远高于中国本国生的优惠政策照顾,拥有各种津贴,这也让许多中国人心生不满或嫉妒。

其次是广州越秀区非洲人集中居住区,出现武汉肺炎蔓延。由于当地政府长期疏于管理,形成某些特殊的超国民自由待遇,所以在肺炎爆发的敏感时期,当地人对他们的愤怒排斥对抗达到了临界点。与此同时,当地又发生奈及利亚籍确诊患者,拒绝护士对他的限制和强制为他治疗的做法,冲突上升到这位黑人男子殴打撕咬护士的眼睛脸部。更不能被国人接受的是院方还不允许媒体披露和国民问责,还有院方某主任出来呵斥国人、解释辟谣,警告说没必要过度渲染,也没有那么紧张。凡此种种彻底激怒了国人抵触仇视黑人的心中怒火,对黑人的不满最后更演变成对政府政策和官员行为,以及长期被打压的内心怨恨,都在此时此刻爆发了出来。

**黑人小伙子拚死抗争 不自由勿宁死**

为什么短时间就出现这样的怪事?是不是中国人民传统上就有排外拒外的心理呢?我用我自己的一段特殊经历,从另外一个角度解析这种现象(也包括其他民族),对我们认识社会,也许会有一点启发和借鉴的价值。

2019年7月下旬,我所在的成都市看守所监狱医院重症监护室I C U病房,来了一位身体健康的非洲黑人小伙子。这个小伙子是利比亚人,在成都临时居住生活学习。因为吸食冰毒产生幻觉,有暴力扰乱治安的嫌疑,警方决定拘留他十四天,然而把他送进成都行政治安拘留所。在拘留所的头几天,他不吃、不睡、也不与任何人说话交流,谁来劝都没有用,就是不顺从,绝对不接受的亢奋状态,不停的吵吵嚷嚷要打电话、要见外交官、要求释放回家。弄得同监室的中国受刑人像是看电视剧一样,负责管理的员警也感到为难。为了避免给正在成都召开的世界员警大会带来麻烦,也为了防堵这种情绪在监室内继续蔓延,于是所方采取了所谓的“特殊优厚监管”方式,把他送往绝对宽松、绝对优越的医院,享受不该他这个“小病”才能享受的重病监护室待遇。住在I C U 病房的黑人小伙子,依然不依不饶不顺从的继续抗压。不吃饭不睡觉,连所有在押人员都要佩戴的手拷脚镣,也用怒火和暴力来抗议,表现出绝不接受的强硬态度和行为。

第二天,不管狱医、狱警、医护还有后勤护工如何好言相劝、热情细心的独特对待,他还是不配合。医院上下无可奈何,也找不到有效的办法来化解对抗。看守所医院领导只好亲自出面处理。先是安排会说英语的特警用心理辅导、倾听意见和国际法允许的交流方式,引导他、劝他、满足他,答应他很多我们这些中国受刑人不敢想、不敢说、不可能的国际文明惯例对待他。结果他还是不依不从,坚持要见外交官,要享受超国民待遇。

最后拘留所主要领导远道而来,亲自出面,软硬兼施讲解中国的法律条款,还允诺他给家人打电话等保证,保证他回到拘留所给予新的处置方案等等合情,但不合法的承诺,以此缓解转移黑人小伙子的紧张愤怒情绪。随后,小伙子同意回看守所接受新的处理方案。可是就在押送他回拘留所的时候,他又要求押送途中,不能戴脚镣,不能戴后背式手铐,戴在前腹的手铐必须是外国生产的洋铐子。看守所领导以及民警无法完全满足要求,双方又是一阵僵持,大约耗了半个小时。最后拘留所和他本人都做出让步达成新的押运方案,这个外国吸毒者才从医院顺利被带走,平心静气的离开成都市看守所的监狱医院。

事后我们知道这个黑人小伙子,之所以选择佩戴手铐,是警方用“迂回欺骗”的方式答应回去就提前释放回家,估计是他信以为真,所以接受了佩戴手铐的押运方案。

**黑人抗争带来反思:自重者人恒重之**

亲身目睹这个过程以后,我一直在思考三个问题。第一,这个黑人小伙子知道上当受骗后,肯定会继续大吵大闹,对抗方式不断升级,不停地变化反抗方式。第二,明知是欺骗和说谎的员警领导,他们会是怎样的心理感受?政府官员不敢也不会歧视他是黑人,面对这位黑人小伙子的言行,他们还是给予了最大的宽容和忍耐,同时他们也认为外国人的法律意识和权力意识,确实给他们和国人造成工作与心理上的冲击。第三是我们亲临其境的一旁看客,有类似需求的在押人员,大多数人选择的是沉默,有少数人帮助政府,说一些虚假安慰的劝导话,是不是应该感到自己少了什么?和这个黑人小伙子相比,得不到权益,没有人的尊严,是不是我们自身也有软弱的问题。我就在反思,如果是中国人怎么办?我们有这个黑人的脾气吗?有这个黑人的法律意识保护自己吗?

透过黑人小伙子勇于抗争挑战权威维护尊严和权利的过程,我们应该知道为什么过去不被中国人看好认同的民族,却能在这样的处境中,不顾一切的努力争取个人空间,我们是不是应该心存佩服?这是我在这次风波中,不会一味的跟风指责黑人不对的内心感受和真实原因。是我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社会的人来尊重,是我们没有把自己的权益作为在这个国家生活的一部分,才出现厚此薄彼的不平等社会现象。不要看不起这个或那个,是我们首先要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有尊严的个体,看好自己权益的人,才会赢得别人的尊重和应有的地位。

作者》 黄晓敏,出生于新疆喀什,曾在中共体制内担任行政工作,也当过党校教员。1995年被体制开除到成都自谋生路。因长期参与维权活动,三次被拘、两次被判刑。目前是独立撰稿人。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