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美国抗疫用N95口罩稀缺 中国制假货惹疑虑

美国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年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病例暴增,医疗用品稀缺,苦恼的医师自比为上战场却没子弹的士兵。某天,一架货机载著医护人员亟需的N95口罩降落在洛杉矶机场,却不见得有助防疫。

在美国,已有缺乏关键防护装备的医护人员在照料武汉肺炎患者之后感染。

在货机抵达洛杉矶这天,一名急诊室医师就因感染病毒而死亡,他先前曾传讯向朋友诉苦,缺乏防护用品或N95口罩,让他觉得很不安全。根据美国急诊医师学会(American College of Emergency Physicians, ACEP)说法,这是国内通报的首起类似病例。

N95口罩可过滤掉95%的空气传播粒子,包括一般外科用口罩无法拦阻的细小粒子。

3月底某天晚上,运抵美国的医疗用品却不能解决问题。美联社调查发现,那批口罩是伪劣品,全美各医院所使用的数以百万计医用口罩、手套、防护衣及其他医疗用品也是,人命因此暴露在风险中。

疫情爆发前,联邦贸易执法机关关注的是奢侈品和电脑软体的粗劣山寨货,其中多数来自中国。疫情在美国蔓延后,执法机关把目光转向医疗用品。

时至今日,隶属美国国土安全部移民暨海关执法局(ICE)的国土安全调查处(HSI)已逮捕11人、扣押519批货物。

然而,国土安全调查处表示,假货仍源源不断进入美国,不只是口罩,还有标示不清的药物、假的病毒筛检工具和疗法。

国土安全调查处的全球贸易调查助理主任佛朗西斯(Steve Francis)说:“这真的前所未见。这对那些想做好事、想帮忙的人来说,真的是很糟糕的时刻,他们最终都被利用了。”

美联社在检视送抵洛杉矶的货物影片时发现了山寨口罩。这些口罩露出马脚的地方是只有耳挂式松紧环,而真货应有环过后脑的头戴式系带,这样才能更贴合。

这些黄色和蓝色箱子卸货在南加州的仓库,上面有中国工厂“上海大胜”的名称。箱里的口罩打上美国国家工作安全与保健研究中心(NIOSH)核可的印记,意味已由美国政府认证为安全,可供医疗设施工作人员使用。

这些口罩送抵美国的前一天,美国疾病管制暨预防中心(CDC)正好发布具体警告:所有耳挂式的上海大胜N95口罩都是假货。

耳挂式口罩制造成本较低,但不如采用系带的口罩那么有效,因为携带病毒的细小空气飞沫仍可从缝隙被人体吸入。

美联社追踪其他上海大胜的耳挂式N95口罩如何进入美国广大的医疗体系。出货标签、出货单、认证信及针对10多名买主、经销商及中间人的采访,在在指向上海大胜卫生用品制造有限公司总部及繁忙的工厂。

上海大胜并未回应美联社的询问,美联社也无法独立确认这家公司是否同时生产自家品牌的山寨货,或者如疾管中心在警告中所言,有人盗用上海大胜的认证字号。

美国国家工作安全与保健研究中心发言人在电邮中表示,近期收到一些文件,宣称有从上海大胜工厂直接取得的耳挂式产品有核可标示;但她说,耳挂式的上海大胜N95口罩是假货。

上海大胜则在官方网站发布警语:“我们没有任何经销商或分厂。谨防假冒!”

中国外交部12日声明表示,中国为全球防疫提供耐用质优的医疗用品,目前仅有少数出口产品发生品质或标准问题。

佛罗里达州进口商库沃卡(Mark Kwoka)说,依据他在中国的合伙人消息,他认为他收到的上海大胜耳挂式口罩来自上海大胜的工厂,“这有点失控了”。

上海大胜是全球N95口罩最大制造商之一,也是中国少数经过认证、能生产美方核准的医疗级N95口罩的公司。

几名在中国工作的中间商说,在平常日子,上海大胜是N95口罩的表率,但在这波疫情忙乱时期,有些人直指,廉价口罩数量暴增。

另外,公私机关就算致力提防假货,也很难跟上联邦政府反反复复的医疗级口罩使用方针。

政府官员3月以N95口罩短缺为由放宽标准,食品暨药物管理局(FDA)还宣布其他未经核准的耳挂式医用口罩可用于防疫。

但政府检测新到货款式后,发现多数不合格,FDA于5月7日禁止从65家中国工厂进口口罩,而上海大胜仍在核准进口的14家业者名单上。

超过4周时间以来,数以百万计被认定不适合用于医疗防护的口罩进入美国供人使用;同时各州及地方政府、医院、私人看护及善心人士花费数亿美元购买有瑕疵的口罩。一个N95口罩在疫情大流行前售价约0.6美元(约新台币18元),如今要价六美元。

西维吉尼亚州的军事暨公共安全厅长山迪(Jeff Sandy)说,他确信州政府提供给医护人员、消防员、狱政人员的5万个耳挂式N95口罩是具恰当保护力的“真货”。

但也有一些急救人员不认同。西维吉尼亚州消防员协会主席劳丁(Jerry Loudin)说:“我们的成员在信任这些装备能保护他们的时候,可能不知不觉让自己置身更危险境地。”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