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对疫苗的恐惧缘何变成了阴谋论?

(德国之声中文网)周一(5月11日)晚间,此处正有人在准备一次公民抵抗活动,而数米开外,紧挨着大教堂,正举行着获警方许可、受到保护的公民示威集会。集会的口号是:保卫我们的基本权益,反对口罩和接种义务,反对冠状病毒谎言和盖茨基金会。

原定50人参加,实际上只有寥寥数人到场。尽管使用了麦克风,那位演讲者的声音几乎完全湮没在了数十名反示威者要她"住嘴"的口号声中。演讲人对他们呼喊"你们该害臊",他们回应以"你该害臊",--你来我往数回,场面近乎滑稽。后来,在下面的莱茵河岸,在划线区,还是聚集了数十人,在相互保持一定距离的情况下,组成了抗议人链。

**不同的组织走到了一起**

当晚,警方在一份通报中称这是一次未发生冲突的集会。过去数星期里,在类似活动期间,多次发生袭击新闻工作者事件,参加者无视遏制病毒传播所必需的社交距离,而有些示威活动事先根本就未申请。

德国城市里次数变多的相关集会吸引了不同的群体:帝国公民和阴谋论者、新右翼和老自由人士、神秘派,以及接种疫苗的反对者。

**疫苗接种反对者瞅见时机**

反犹太主义和阴谋论研究项目负责人拉特耶(Jan Rathje)指出,疫苗当然是遏制瘟疫大流行的最佳手段,而"关于未来会有强迫接种义务的那种想法在信仰阴谋论的群体当中相当普遍"。他指出,不过,参与者中也有另一种人,他们相信,接种疫苗最终不会给社会带来疗效,而只会有害于个人。

法国科学家的一项对欧洲5国的父母们在线问卷调查结果显示,约有3%的德国家长是接种疫苗的反对者,他们表示,会完全抵制让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德国联邦卫生宣讲中心(BZgA)指,对接种疫苗持狐疑态度人约占20%。

与其它若干欧盟成员国不同,在德国,是否接种疫苗,迄今一直是个人事务。不过,传染保护法规定,如获联邦州同意,联邦卫生部可责成"民众的部分高危群体"接种某些疫苗。据此,现任联邦卫生部长施潘(Jens Spahn)首次颁布了一项法律,规定幼儿园和学校的所有孩子必须接种麻疹疫苗。该法律自2020年3月起生效。

**害怕新冠病毒疫苗强制接种**

涉及全球范围目前正全力研制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反对者也提到了这一新法。就此,施潘部长明确表示,"如果自愿接种就能达到目标,那就不需要规定法律义务。"他指出,有理由相信,很多德国人企盼着疫苗早日上市,--即使有可能要等到2021或更久之后。然而,恰因为尚无有关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意愿的可靠数据,在新右翼和阴谋论者中颇有人望的前电台主持人约布森(Ken Jebsen)已在宣称,会有"经由后门实施的接种疫苗义务"。

此类言论显然在约布森的信徒那里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抓住疫苗议题不放。下莱茵高校社会心理学家屈佩尔(Beate Küpper)指出,在新冠时代尤其突出的信息需求和不安全感的强力结合导致产生了这一现象:"不少人先是出于误会以为在此类平台上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后来就留在了那里。"

**从互联网走上街头**

就这样,还远在新冠病毒疫苗问世之前,反对疫苗接种就已经成了一大抗议议题。依政治学者拉蒂耶的观点,它"完全是核心信息之一,在示威牌上相当醒目"。不过,他指出,疫苗接种反对者在抗议群体中总体占比有多大,还难确定。

宪法保护机构认为,极右人士的参与分量更重,并且,在示威活动中,反犹主义的敌视民主的象征物和口号也越来越频繁出现。抗议浪潮正表现出来的这种动力并不让社会心理学家屈佩尔教授惊讶。她指出,"我们正处于一个社会上情绪激化的阶段",在哈瑙,二月份时,刚有一名因阴谋论思维而走入极端的男子实施了一次种族主义袭击。她表示,清理工作因新冠瘟疫而停滞了,"现在,从原则上说,可惜也涉及从我们停顿了的地方如何继续应对那些阴谋论神话和仇恨心理"。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