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国际] 远距教学的学业成绩怎么评?美大学与学生都在伤脑筋

武汉肺炎(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委实把美国大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弄得一团乱,其中最烦扰他们的是学业成绩问题。学业成绩对许多学生,尤其是对一些想进医学院、法学院或商学院的学生而言,是极度重要的事。然而,因为疫情关系,学习的方式从在学校教室转为在家里,学习环境和氛围大不相同,让人难以专注,以及资源的获得和能够使用的学习工具也变得不易或欠缺,遑论学生或其亲友的身心健康还可能有状况。因此,对许多学生来说,可能已不是会不会有好成绩的问题,而是会不会被当掉的问题。于是,到底2020年的春季班成绩要如何评给?就成了学生与学校间的重要议题。

根据《纽约时报》 (The New York Times) 的报导,有三种给成绩的方案:

1. 废除以往的字母评分 (A, B, C) ,所有学生都过关,没有人被当。当然,许多学校都不赞成这种提议。

2. 使用“过关或当掉” (pass / fail) 的评分方式,但学生仍可以选择字母评分。

3. “过关或没有纪录” (pass / no record) 的评分方法,当然,学生也可以选择字母评分。

**评分攸关升学 学生不得不审慎因应**

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采取“过关或当掉”方案,其学术参议院 (academic senate) 主席奥立佛‧欧莱里 (Oliver M. O'Reilly) 对《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 (U.S. News & World Report) 表示,在这个时候,我们要把学生的身心健康放在学业成绩之前,因此柏克莱采“过关或当掉”的评分方式,不过,可能有学生会想要字母评分,所以老师们仍会有计分纪录。若要以一种评分方法来套用所有人,是不可行的。毕竟,有些学生有申请研究所或其他的需求,而需要字母评分。

就读耶鲁大学英文系三年级的莉蒂亚‧柏雷森 (Lydia Burleson) 向《纽约时报》表示,她来自德州的乡村,所以她不具就读常春藤联盟学校的学术与社交需求的能力,因此在大学第一年适应得很差,现在她成熟了,表现变好了,所以,这学期她非常需要字母成绩,希望学校能够给学生选择评分方法的机会。

在《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National Public Radio) 的报导中就提到,哈佛大学医学院已宣布,即使他们接受今年春季班的“过关或当掉”的评分方式,但是如果学校有提供字母评分,他们比较希望学生可以提供字母成绩。这显示,一些学校仍偏好字母成绩,而想上这些研究所的学生就自然期待学校不要废除字母评分。

**疫情让不少家庭陷困境连带影响学生学习**

其实,采用“过关或没有纪录”评分的学校可能是更体贴学生的,因为表现不好没过关,就成为没有修课纪录。第一所决定修改评分方法的麻省理工学院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MIT) ,就是采取这种评分方式,学校认为,学生可能面临自己或亲友挚爱感染生病,或者可运用的科技或家中的情况也都不一样,学生的学习表现会因此受到影响,如果不调整评分方法,就是不公平和不合理地对待学生。

若看看《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National Public Radio) 的报导案例,就能理解学生的辛苦辛酸,和学校为什么要在评分上体贴学生。

佛蒙特大学 (University of Vermont) 的大四生卡洛琳 (Carolynn van Arsdale) 表示,因为疫情,她失业了,所以必须搬出公寓,回到父母家住,她的精神状况因此出现问题。

**病毒毁掉很多人 却毁不了人的善心暖意**

南加州大学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的萨曼莎 (Samantha Noor) 表示,父母家的网路不稳定,加上已无法使用学校的实验室,因此她无法把已经做了一年的研究写成毕业论文,于是她选择放弃这份论文,免得成绩难看或甚至被当掉。

安默斯特学院 (Amherst College) 的大四生米琪雅 (Miskiyat Jimba) 表示,搬回父母家住后,她必须在床上或地板上写作业,所以她无法像以前一样有好表现。

伯洛伊特学院 (Beloit College) 的校长艾瑞克‧柏以顿 (Eric Boynton) 向《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表示,在这个充满不确定的时候,学生的焦虑不安感高升,所以学校想要改变评分方式。真好!也许,病毒可以摧毁很多人和事情,就是无法夺走人的善心暖意。

纽约时报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作者》**蔡嘉凌** 专栏作家。现旅居纽约。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