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疫情下亚裔澳洲人遭受种族歧视的反思

**Read the story in English** **| Baca dalam Bahasa Indonesia**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敦促澳大利亚人在目击种族主义袭击事件时要向有关部门报告并予以谴责,也不要因对北京的情绪而迁怒于澳大利亚华人。**

自从冠状病毒大流行开始以来,亚裔澳大利亚人就遭受到言语谩骂和肢体袭击,被拒绝服务,收到死亡威胁,他们的财产也遭到破坏。

联邦代理移民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谴责他所在的墨尔本选区发生的一个华人家庭房屋被破坏的行为是“可耻的”和“怯懦的”,他向亚裔社区保证“99.9%的澳大利亚人”站在他们一边。

“如果是严重的暴力威胁或财产损失威胁,我还要求并建议民众向警方报案,如果是其他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攻击,可以向人权委员会报告,” 他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我对广大澳大利亚民众说,看到种族主义攻击事件要予以谴责。

“要求他们不要这样做。不要袖手旁观,任其发生,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予以谴责。”

几名政界人士对塔奇先生的建议表示赞同,其中包括首都领地司法和心理健康部长肖恩·拉特布利(Shane Rattenbury),拉特布利部长最近鼓励堪培拉人“在安全的情况下大声疾呼”。

上个月,首都领地反歧视专员(ACT Discrimination Commissioner)凯伦·图黑(Karen Toohey)指出,今年三月向首都领地人权委员会(ACT Human Rights Commission)报告的种族主义事件有所增加,其中包括针对卫生工作者和零售人员的事件。

维多利亚州多元文化委员会(Victorian Multicultural Commission)主席薇薇安·阮(Vivienne Ngyuen)也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毫无疑问,针对亚裔社区的种族主义事件显著增加”。

“有时候不是对你说了什么,而是那种眼神、翻白眼,还有那些低声说的话,”她说。

“这是显而易见的,毫无疑问。”

阮女士说,众所周知,向当局报告的种族主义事件比实际发生的少得多,要么是因为人们对法律途径一无所知,要么是“举证责任太高了,以至于没有人会受到指控”。

在维多利亚州,受害者可以根据州的《 2001年种族与宗教宽容法》(Racial and Religious Tolerance Act)提出申诉,也可以根据《种族歧视法》(Racial Discrimination Act)第18C条向人权委员会提出申诉。

“缺乏对立法的了解或知道有这些法律的存在意味着我们处于一种状况……[对种族主义事件的]报告比实际发生的少得多。”

“亚裔社区的成员感到确实无能无力,因此他们除了可能告诉他们的朋友或社交网络,并使用社交媒体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和经历之外,什么也不做。”

自从1月25日澳大利亚记录到首例确诊的新冠病例以来,这里许多亚裔背景的人士说他们经历了或明或暗的种族主义。

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最近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透露,在2月和3月提出种族歧视投诉的人中,约有四分之一的人说他们因新冠疫情成为目标。

澳大利亚永久居民、住在悉尼的凯蒂说,她与自去年10月以来一直约会的一名男子分手了,因为他对她的华人身份有偏见。

这位不愿透露姓氏的27岁女子告诉ABC,该男子在一月份探访了她位于上海的家人,之后就提出分手。

“他对我说‘我不想传染上冠状病毒,我不想死’,”她说。

“我完完全全惊呆了。”

凯蒂说,她指责他“种族主义”,之后两人的谈话迅速变得激烈起来。

“然后他说,‘中国人要讲卫生’。这绝对是不尊重的,也令人心灰意冷,”她说。

“即使当时上海的感染率相对较低,但大部分时间我还是和家人在家里隔离。

“太荒谬了,他那样说。我过了很久才慢慢接受这件事。”

“这改变了我对未来伴侣会的看法。”

她说,在澳大利亚生活了将近十年,她从未在如此个人的层面遭遇种族主义。

也有人担心,澳大利亚的华人社区,无论是公民、永久居民还是留学生,都可能受到澳中之间因COVID-19疫情爆发而引发的非同寻常的外交争端的牵连。

塔奇先生告诉ABC,他希望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不会进一步加剧澳大利亚的种族主义。

“我们还必须明确区分人们对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华裔澳大利亚人或这里的华人永久居民的看法。”

“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人们可以正当地对中国政府、英国政府、美国政府或澳大利亚政府有自己的看法,但这与你如何对待澳大利亚同胞是两码事。”

华裔澳大利亚自由党联邦议员廖婵娥表示,国会两党都支持解决种族主义问题,并敦促人们不要将错误地将他们的愤怒指向澳大利亚华人社区。

“我希望这些人知道:不要将世界上发生的这些事情与澳大利亚华人混淆,”她说。

“澳大利亚华人并未造成COVID-19,他们与之一点关系也没有。实际上,澳大利亚华人就像所有澳大利亚人一样,我们都是一起面对这场疫情的。

“我们需要的是鼓励人们更多地认可和感谢不同的人带给这个国家的东西……我非常鼓励多元文化社区与我们国家其他人之间加深了解。”

塔奇先生上周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政府将在未来几周在多元文化媒体中投放一些广告,谴责种族主义,并为人们如何报告种族主义事件提供指导。

但是澳大利亚种族社区联合会(Federation of Ethnic Communities' Councils of Australia,FECCA)主席玛丽·帕特索斯(Mary Patetsos)说,该理事会呼吁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反种族主义宣传。

“我认为这是非常困难的时期,” 她接受ABC采访时说。

她说:“我认为这需要号召团结,号召尊重,以及号召整个澳大利亚社会避免恶劣行为,展现出我们所闻名的领导才能和品质,彼此互相关怀。”

联邦反对党还呼吁莫里森政府恢复吉拉德政府在2012年发起的“反对种族主义,从我做起”(Racism. It stops with me)运动,制定一项能对抗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全国战略。

这项运动于2018年结束,其网站上的信息显示,该运动鼓励和协调人们对减少和防止种族主义所做的努力。

影子多元文化事务部长安德鲁·吉尔斯(Andrew Giles)说,总理谴责种族主义的言论必须得到“行动的支持”。

他说:“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言辞,我们还需要开展一场运动,以明确表明澳大利亚对种族主义采取的是零容忍的态度。”

“通过研究法律的充分性,展开宣传,向整个澳大利亚社会,特别是当下遭受种族主义冲击的人发出信号:我们团结一致并着眼于一项更广泛的战略,观察种族主义对个人和社区所带来的影响。”

帕特索斯女士补充说,政府的行动“很关键”,必须要有一套全国性的反种族主义战略。

她说:“如果新冠病毒没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它至少教会了我们政府可以牵头并在实际上为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树立榜样。”

“[它还教会我们]危难关头两党一同支持的重要性,而不是分裂我们。

“它意味着我们要团结起来。谁先提出了这个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启动有效的措施。”

阮女士说,同样重要的是针对种族主义行为给人带来的影响展开持续不断的认识和教育,无论在学校还是在社区。

她说:“我来自一个饱受战争且一党执政的国家(越南),我绝对相信个人的基本人权绝对必不可少。”

“但是言论自由需要与责任相平衡……我们每个人,而不只是……对于我们的领导人而言,因为言论可以致命,言论对人的影响……比我们想象的更深远,更深刻。

“这些,我认为,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自新冠疫情进入全球大流行以来,一系列出于种族歧视动机的事件见诸报端,澳大利亚警方重申种族主义不可容忍。

昆州警方说,自三月份以来至少接到22起出于种族歧视动机的案件,其中包括人身攻击行为和带有种族歧视的谩骂。

警方指控一名15岁女孩在一次袭击中造成他人两项身体伤害。3月8日,这名女孩在布里斯班的皇后购物街指称另一名26岁的女性感染了新冠病毒,并多次用拳头攻击对方面部。

塔州警方一名发言人说,该州在三月期间报告过三起和种族歧视有关的案件,其中包括两次袭击。

其中一起事件据称是一名在霍巴特留学的香港学生在当地的一间超市戴着医用口罩而被嘲弄和殴打。

这名塔州警方的女发言人说:“我们鼓励社会各界人士能够考虑和体谅他人,尤其是在当前的紧急情况下。”

上个月,新州警方对一名55岁的男性提出指控,他据称在中国驻悉尼总领馆外用鞭子骚扰并威胁他人。

同样是上个月,在维州墨尔本市中心的伊丽莎白街上,两名女留学生指称遭到了一起种族主义袭击;而在Knoxfield区,一个华人家庭的车库被喷上了“新冠病毒,中国去死”的涂鸦。

维州警方一名发言人告诉ABC,警方严肃对待所有基于宗教、文化或种族的种族主义、歧视或侮辱事件。

这名发言人说:“维州警方了解这些事件可能对个人造成的影响。它们会使我们的社区感到脆弱、受到威胁和孤立。”

“警方鼓励任何经历或目击这些犯罪行为的人向当地警察局报案。”

**Read the story in English** **| Baca dalam Bahasa Indonesia**

**聚焦新冠病毒全球蔓延系列报道:**

**欢迎在社交媒体上关注ABC中文:**

**联系我们:**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