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警方高层陶辉等卷入违章建筑争议,记者调查时一度被捕

香港处理去年“反送中”示威的主要警方官员、警务处助理处长陶辉等多名警方高层,近日接连卷入违章建筑(香港称“僭建”)风波。其中,陶辉夫妇被指没资格入住其所在房屋,并把不能用作旅馆的建筑物出租成民宿。香港地政总署正着手调查一系列涉及警方高层的违章建筑的问题。

香港警方表示不评论个别个案,但强调如有个别警务人员涉嫌违法或违纪,警队会按既定机制调查,不会偏私。

香港《壹周刊》记者在其住所附近调查时一度被指犯“游荡罪”被捕,其后获释,另外一名《苹果日报》采访主任怀疑被陶辉妻子把其照片放在社交网站,事件触发警权过大及削弱新闻自由的忧虑。

“僭建”问题一向被视为香港政客的政治炸弹,过往有不少高官和名人,先后被揭发有违章建筑问题,而要道歉和整改。不过,一般而言,如果当事人按照当局的清拆令处理违章建筑,并不会受到严重刑责,然而警方高层和官员,被认为需要有更高的敏感度,不可以“知法犯法”。

香港警队早已在“反送中”示威处理手法备受质疑,认受性正处于历史低位。香港警方否认有使用过份武力应对示威,根据香港中文大学的民意调查,仍然有约一半受访者给予警队零分。这些警察高层会否因“僭建”丑闻需要承担政治代价仍然有待观察,不过报章连日头版追踪事件,已打击了警队高层的形象。

- 香港高官为何屡陷“违建门”?
- 香港警察的自白:不愿夹在示威者与政府中间
- 港人眼里的“黑警”大陆人心中的“英雄”

## 陶辉事件

陶辉夫妇居住的清水湾碧水新村1号,在香港被称为“寮屋”或“牌照屋”。

上世纪40至70年代,大批大陆移民到香港,未经政府批准下建造房屋,港英政府其后要求住户申请牌照,让他们继续居住,牌照可以让“直系亲属”继承。

陶辉夫妇并非牌照持有人,陶辉声称,有关住所是其妻子家属所持有,并获准住在该处,他在接受媒体查询时,没有用到“租住”等字眼,被问到其妻是否直系亲属时,陶辉反问直系亲属的定义,但他强调会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如果要他离开,他愿意搬走。

这个住所被媒体质疑存在违章建筑(僭建)问题,原本只可以建两层,但现场则发现有三层,而其花园部分位置建在官地之上,被质疑是“霸占官地”。

事件越演越烈,香港媒体揭发陶辉任职警长的太太涉嫌把同村的61A号“牌照屋”,包装成1,100平方呎的民宿,在社交平台以每晚800港元放租。

民政事务总署证实,这间“牌照屋”未有领取旅馆牌照,会作出跟进,如有足够证据证明无牌经营旅馆会检控。传媒同样揭发,现场有一个长方形的铁皮屋,怀疑是霸占官地。

香港地政总署则证实61A号只限作储物用途。署方周一(4日)派人到上述两处地点调查搜证,署方强调如果发现有违例,会按规定处理。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向廉政公署举报,质疑陶辉夫妇涉嫌犯“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陶辉的英籍身份在“反送中”时期特别引发关注,曾遭英国媒体和政客点名批评,指他要为香港的“警暴”负责。

除了陶辉之外,警察机动部队校长庄定贤在西贡田寮的村屋亦被指涉嫌“僭建”及霸占官地,村屋附近有警察路障划出停车位。新界北总区警司韦华高在西贡大洞村的住宅涉嫌僭建天台屋。地政总署表示,会分别实地视察,如发现有非法情况,会按程序采取行动。

警方说不评论个别个案,称传媒如有相关资料或证据,可向有关部门查询或投诉,相关人员会积极配合调查。

另外,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被揭发曾租住有违章建筑的单位,不过警方澄清,邓炳强知悉单位有问题时而向业主交代需要清拆,但业主并没有这样做,他其后已搬离有关单位。

## 媒体调查警方高层违章建筑遇阻挠

在此次调查警方高层住所的问题上,香港记者遇到不同的阻挠和警告。

香港《壹周刊》记者和摄影记者在陶辉住所附近调查时,一度被指犯“游荡罪”被捕,其后获释,警方并影印了他们的采访资料。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质疑,警方没有法庭搜令下这样做是违法,并质疑警方任意使用“游荡罪”针对记者,警方的处理手法令人怀疑是因为记者正在报道与警方高层相关的报道。

另外陶辉任职警长的妻子涉嫌在社交网站上,把头像改成《苹果日报》采访主任。《苹果日报》去年取得法庭禁制令,禁止任何人披露其员工的个人资料,这份亲民主派的报纸已向陶辉妻子发出律师信投诉,质疑陶辉妻子是恐吓记者。

香港记者协会关注事件,认为有关举动并非巧合,会对涉事记者构成心理压力,忧虑有人意图威吓记者及打压新闻自由,要求警方彻查。

香港私隐专员公署表示留意到事件,称接获投诉后会按《私隐条例》处理并查找相关事实,确保公正执法。

陶辉被香港媒体追访时表示,不评论事件,称妻子自行决定社交媒体的事宜。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